能源与军事制造:埃及和土耳其的合作项目与前景

在有强烈迹象表明关系将会恢复之后,埃及与土耳其期待几天内在开罗召开的双边外交会议产生结果 (盖帝图像)
在有强烈迹象表明关系将会恢复之后,埃及与土耳其期待几天内在开罗召开的双边外交会议产生结果 (盖帝图像)

土耳其与埃及商人协会负责人阿提拉·阿塔森对开罗和安卡拉之间为平息事态而付出的努力表示欢迎,他还指出,真诚的和解将为两国在能源和军事制造领域建立双边经济集团开辟新的视野,此外还能提高两国之间的贸易往来。

尽管埃及和土耳其之间的关系在过去的8年内出现了恶化,但是双方之间的贸易并未受到重大影响,据阿塔森透露,双方之间最新的贸易额达到了52亿美元。

阿塔森在接受半岛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两国之间的贸易额仍然很低,人们正努力使这项数字在两年之内达到100亿美元以上。

关于这个成立于18年前的协会的作用,阿塔森强调,该协会的投资额非常大,他还指出,土耳其方面的投资(在埃及经营的公司超过300家)超过了20亿美元,与此同时,埃及方面的投资则高出几倍,达到近80亿美元。

该协会目前拥有733名成员——包括634名埃及人和99名土耳其人,其中大多数人从事纺纱、织造、进出口和建筑领域,还有部分人从事各个领域内的贸易活动。

尚无关于在土耳其境内运营的埃及公司数量的官方统计数据,但是据土耳其媒体报道,该国在2019年共有260家埃及公司,投入资本超过了100万土耳其里拉。

阿塔森表示,该协会在土耳其和埃及的政治危机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它提出了建设性的言辞,并呼吁两国之间进行接触,还组织商务旅行以促进双方的联络和关系,此外,这一作用的重要性在未来还将不断加强。

正面发展

该协会负责人强调了努力弥合观点分歧的重要性,他还指出,两国之间的接触在近期加快了节奏,但这并不是突然出现的,而是双方之间从未间断过的、持续且长久性的讨论,即使其不曾在媒体上出现。

在被问及政治局势的平息将如何推动两国经济关系和投资关系向前发展时,阿塔森解释称,这一点并不存在任何法律上的障碍,而只是心理上的影响。

他解释称,两国之间的形势越为正面,投资机会和投资者数量就会越多,他呼吁开罗简化向土耳其人授予入境签证的方式,就像安卡拉的措施一样,认为这必然会增加双方之间的投资机会。

阿塔森表示,有强烈的迹象表明双方之间的合作和双边经济伙伴关系有所增加,并且侧重于两国需求。他解释称,埃及仍然需要大量基础设施建设和消费品制造业以增加其出口。

另一方面,他还强调,土耳其公司在与这些业务打交道并参与其中时,具备充分的文化和实力,而当这些公司获得在两国之间开放的机会时,取得双边成功的机会也将会提高。

阿塔森将经济关系未受政治危机影响的事实,归因于两国人民之间存在的收益,以及土耳其和埃及市场在诸如宗教、亲缘关系、大众品位和需求等方面存在的共性,并强调双方关系的深度在当时已经超越了国际关系的力量。

但是,阿塔森对关闭和为相互投资制造障碍将产生的影响发出了警告,认为这会迫使两国人民不顾困难地去寻求双方之间替代的交易方式,这将给两国及其社会带来额外的成本和负担。他还呼吁两国政府为人民之间的往来提供便利。

阿塔森:安卡拉和开罗之间的贸易往来仍然很少,我们正努力在两年内使双方贸易额达到至少100亿美元 (社交网站)

友好团队

阿塔森在几天前谈到,土耳其议会批准与埃及建立议会友好团队,他还指出,该团队在过去早有存在,只是后来一度中断。

他还指出,通常情况下,人民议会都存在与其他国家建立的友好团队。

在即将对开罗展开外交访问前,土耳其议会在上周三批准成立该委员会,而该委员会曾在2013年因两国之间爆发的政治危机而被取消。

关于友好团队的作用,阿塔森解释称,它将监督法律、通讯和协议,以便成为双方之间的工作平台,并促进双方的后续行动,可以通过该平台发布并缔结新的协议和建立新的联络,而且我们将在未来“看到良好的结果”。

工业区建设

对于3年前发起的“让我们共同制造”的倡议的命运——随之产生的还有关于在埃及兴建全球工业城市的讨论,阿塔森解释称,这项倡议仍在继续,并且得到了土耳其公司的青睐,他还指出,与该协会联络的任何公司,都获得了有关在埃及投资的必要帮助和信息。

在有关建立工业区的问题上,他解释称,这个项目仍处在呼吁奠基的阶段,“一旦有机会启动,我们将努力工作,我们将提高埃及的生产能力,并带来硬通货,我们将在中型公司内推出工业孵化器,使之具有实力和能力,从而为埃及的收入和工业带来巨大的收益”。

2017年,在伊斯坦布尔召开“让我们共同制造”的会议间隙,该协会透露了一项关于建立工业区的研究,以期在开罗以东的一个工业城市内投资30亿美元以打造这一项目。

自由贸易

关于两国间自由贸易协定仍在继续且未受过去几年内紧张关系影响的证据,阿塔森表示,这类协定是出于控制贸易开放的公共利益而制定的,哪怕是在冲突期间,利益也仍然存在,两国都理解其所具有的价值。

他还补充称,“自由贸易协定的实施需要一定的时间,这是一种最佳的协议方式,而且不会有任何损失,两国之间的双边协定必将进一步增加”,他还对埃及在国际协议中的重要作用表示欢迎。

自由贸易协定仍然远离了政治上的紧张局势。埃及议会在2020年初无视了关于取消它与土耳其在2005年签署的协议的要求,从而使这项协议延续至今。这项协议规定其无限期有效,但是任何一方在决定终止协议的情况下,需要提前6个月通知对方。

该企业家联合会目前包括634位埃及人和99位土耳其人 (社交网站)

合作前景

阿塔森认为,原材料、燃料和化学物品活跃在土耳其和埃及两国的进出口平衡中,他还表示,希望制造业能带来交易量的提高,因为这将提高两国就业,从而为运营公司产生收益。

关于在埃及运营的土耳其公司的数量,阿塔森表示,除了以德国、荷兰、约旦和沙特的名义和投资在埃及经营的土耳其公司之外,当地目前还有300多家土耳其公司,而他对此感到非常高兴。

关于当前的联合项目与未来的合作前景,阿塔森强调称,目前的大部分投资都是基于消耗品,例如纺织品、家用材料、化学药品、部分机械零件、塑料制品和纸制品等,其中大多数出口至埃及,然后再经埃及出口至国外,还有一部分直接进入了埃及市场。

建立与液化埃及天然气或向欧洲运输能源相关的经济集团至关重要,这也是两国之间最重要的问题之一。

经济集团

阿塔森还谈到了两国和解在推动能源领域形成经济集团过程中的重要性,包括通过从利比亚经埃及至土耳其的管道,以向欧洲出口天然气,实现埃及打造液化天然气出口平台的愿景。

在这个问题上,阿塔森强调,建立与液化埃及天然气或向欧洲运输能源相关的经济集团至关重要,这也是两国之间最重要的问题之一。

阿塔森还谈到了两国之间军事工业化的未来发展方向,特别是鉴于土耳其在技术领域内的进步,尤其是在无人机和导航船只的使用与操作,以及其他非常规经济的发展上。

关于军事行动,阿塔森解释称,土耳其过去曾与埃及海军合作,以在安卡拉的监督下,在埃及境内制造护卫舰、装甲运兵车、无人机等,此外还进行了坦克维护,对部分埃及军事设施的保养、维护和更新等等。

他还补充称,埃及希望在这些行业和领域内与土耳其进行合作,而土耳其也有这方面的意愿,并且双方在此事上存在沟通。

他强调称,如果双方在这个问题上存在更多的联系,那么两国之间实现和解与达成交易的机会都将提高,土耳其在出口中所占份额也将增加,除了确保该地区的和平之外,这还将为地区提供更多的机会。

指标与数据

根据官方发布的指标和数据,在过去的7年内,安卡拉和开罗之间的贸易往来几乎保持不变,在2014年至2020年之间,土耳其对埃及的出口额为219亿美元,而在该时间内从埃及的进口额则为121亿美元。

媒体援引土耳其的统计数据报道,在此期间,土耳其对埃及的出口额每年达30亿美元。

根据埃及进出口监督管理局提供的数据,在过去一年中,土耳其在埃及最大的进口市场中排名第五,其价值约为30.61亿美元(2019年的这项总额约为33亿美元)。

根据同一项数据,土耳其还在埃及最大的出口市场中排名第三,其在去年的价值约为16.14亿美元,而在2019年底,这项数字约为17亿美元。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土耳其在管理防空需求方面一直面临问题,这削弱了它应对边界威胁的能力。但是,土耳其获得了俄罗斯S-400系统的电池,而他们也一直努力对本土制造的防御系统进行现代化改造,特别是有传言称,土耳其将拆除俄罗斯的S-400系统,向美国的F-35战机项目迈进。

2021年3月31日

经过多年敌对之后,埃及与土耳其的和解使双边冲突得以缓和,并增加了恢复正常关系的机会,近年来,开罗盟国担心埃及与土耳其的和解将对埃及的地缘政治联盟产生负面影响,特别是对东地中海地区海上冲突产生负面影响。

2021年4月20日
更多经济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