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起义会爆发吗? 以色列的巴勒斯坦人如何加入在耶路撒冷和阿克萨的抗议活动

阿拉伯城镇入口处燃烧的轮胎,此前,巴勒斯坦青年与镇压抗议活动的警察部队之间发生了冲突 (半岛电视台)
阿拉伯城镇入口处燃烧的轮胎,此前,巴勒斯坦青年与镇压抗议活动的警察部队之间发生了冲突 (半岛电视台)

随着耶路撒冷和阿克萨起义的活动进入第21年,居住在以色列的巴勒斯坦人的活动及其情景在巴勒斯坦重现。2000年10月的起义事件发生前,以色列时任总理沙龙发动了对阿克萨清真寺的冲击。

如今的情况随着新的在以巴勒斯坦人的出现而有所不同,但是,同样的火花再次点燃了2021年5月在巴勒斯坦领土的民众抗议,捍卫耶路撒冷和阿克萨。

与2000年10月的对抗不同,当时在以巴勒斯坦人通过政治和群众领袖组织的抗议活动,以色列警察对峙,捍卫了耶路撒冷、阿克萨和圣地,以色列警察用实弹杀死了13名巴勒斯坦青年,当前的民众起义已经越过了与警察对抗的障碍,与定居者团体、对阿拉伯公民进行系统性攻击的名为“付出代价”团伙发生冲突,这反映出一切与古老的巴勒斯坦生死攸关的事件均已进入关键阶段。

在这份报告中,我们以问答形式介绍了在以巴勒斯坦人的状况及其为捍卫自己的土地权利而进行的斗争,以及他们如何在与警察和以色列定居者的冲突中为耶路撒冷和阿克萨赢得胜利。

由在以巴勒斯坦人组成的统一青年运动在乌姆阿法姆发起,以应对暴力和有组织的犯罪 (半岛电视台)

在以巴勒斯坦人是谁?

在纳克巴事件(The Nakba)和1948年战争以及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签署停战协议后,约有156000巴勒斯坦人仍留在绿线内,占当地人口的18%。在774个村庄和城市中的531个巴勒斯坦城镇被摧毁后,807000名巴勒斯坦人的流离失所。在贾法、罗德、拉姆勒、海法和阿克雷等主要的巴勒斯坦城市,当地居民因冲突逃离,很大一部分人成为难民,但是一些小型巴勒斯坦人居民区仍然存在。

纳克巴事件是二十世纪最大的种族清洗,居住在历史悠久的巴勒斯坦的140万巴勒斯坦人中,数十万人在犹太复国主义势力的武力威胁下被迫离开村庄和城市,去往西岸、加沙地带和邻近的阿拉伯国家。

旧的贾法市场废弃后,犹太商人在这里投资建立了小百货市场,之后巴勒斯坦人被禁止使用该市场 (半岛电视台)

纳克巴事件之后在以巴勒斯坦人的状况如何?

根据临时议会的决定,在1948年战争期间,特别是1948年5月19日,在犹太复国主义势力占领的土地上,剩余的巴勒斯坦人处于军事统治之下,直到1966年底。

根据强制性紧急法规,军事法庭建立,专门审判巴勒斯坦人,而他们却没有上诉权。以色列军队被赋予广泛的权力以关闭某些地区,在任何阿拉伯村庄或城市实行宵禁,进行未经审判的搜查和拘留,拆除房屋和没收土地,禁止出版书籍和报纸,将他们行政拘留和流放到偏远地方。

1966年11月,以色列总理列维·埃什科尔宣布废除军事政府,但这并不意味着放弃了以色列机构迄今为止针对在以巴勒斯坦人强制执行的紧急法律。

青年运动和反对“勇敢者”计划的民众委员会的第一次经验,该计划旨在没收80万德南的内盖夫土地 (半岛电视台)

以色列针对在以巴勒斯坦人的立法和挑战是什么?

根据以色列统计局的数据,截至2020年9月,犹太人占该国人口的75%,数量为684.1万人,巴勒斯坦人占比为20%,数量为194.6万。这次人口普查包括在被占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当地估计约有40万巴勒斯坦人。

纳克巴事件之后,在以巴勒斯坦人因以色列议会的立法遭受了长达73年的苦难,历届以色列政府在土地、住房、建筑、教育和工作问题上都颁布了数十项法律,歧视在以巴勒斯坦人,剥夺其公民权利,没收其土地并限制他们在公共场所的活动。

这些立法中最突出的也许是国民议会法,该法于2018年7月获得了以色列议会的批准,加强了对阿拉伯人和阿拉伯语的种族主义和歧视,并指出:“以色列国是古老的故乡,赞颂国歌和国旗以及定居是犹太人享有的权利。”

拒绝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民侵略的示威游行 (半岛电视台)

在以巴勒斯坦人如何组织反对以色列不公正和歧视的斗争?

除了政党和政治人士、民族和伊斯兰运动以及民间社会逐渐发展外,2000年成立的耶路撒冷和阿克萨起义的斗争也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在各个地区建立了活跃的人民委员会。

人民委员会的大部分活动集中在土地和住房问题以及地区建设和扩大阿拉伯城镇的建设影响力上,以应对没收土地建立定居点的行为。此外,他们还建立基础设施,如铁路、国家水电线路、横跨以色列的街道和天然气管道,为阿拉伯社区打开了地方治理和教育的大门。

一个以色列内部的青年运动拒绝2020年1月启动的美国和平计划 (半岛电视台)

青年运动捍卫在以巴勒斯坦人权利的里程碑是什么?

2013年是大众运动的转折点,青年运动开始反对“勇敢者”计划,以色列这项计划旨在没收内盖夫80万德南的贝都因人土地。面对在所有巴勒斯坦地区持续了几个月的青年运动,以色列政府撤消了该计划。

鉴于内部斗争的作用下降以及2015年开始的政治和政党信任危机,以色列内部巴勒斯坦地区在处理采用边缘化和排斥方法的以色列政策时处于起伏不定的状态。青年运动在2020年1月时恢复了健康状态,强烈反对由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发起的旨在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的美国和平计划。

2021年初,青年运动通过统一的群众运动重新开始了活动,该运动从乌姆·阿法姆市开始,并扩展到以色列内部所有巴勒斯坦城镇,抗议暴力、犯罪,谴责警察未能制止武装混乱,以及与威胁以巴勒斯坦人安全的有组织犯罪团伙勾结。

2021年5月,以色列内部巴勒斯坦的青年运动成为支持谢赫·贾拉家人的基础,无论是在面临驱逐威胁的家庭中与他们一起通宵守卫,还是组织抗议和捐款活动支持耶路撒冷和阿克萨。此前,他们在大马士革门强迫以色列占领警察拆除铁栅栏,而以色列司法机构将谢赫·贾拉的计划延期,日期不详。

以巴勒斯坦人去阿克萨清真寺,阿克萨地区被宣布禁止进入长达12个月的新冠防疫期 (半岛电视台)

在以巴勒斯坦人如何抗议一起支持圣城和阿克萨?

巴勒斯坦青年人组织的反暴力和犯罪运动在以色列内部巴勒斯坦城镇中持续了四个月,这创造了一个孵化的环境,加速了成员吸收,以对抗恰逢斋月开始针对谢赫·贾拉社区8个家庭的驱逐和财产没收事件。以色列占领警察决定在通向耶路撒冷旧城和阿克萨清真寺正门的大马士革门设置铁栅栏。

占领对耶路撒冷和阿克萨的侵略,是对圣地的大肆亵渎,践踏巴勒斯坦人和穆斯林的感情,巴勒斯坦人民各个部分之间建立起团结和凝聚力,火山爆发了。年轻人自发的愤怒促使他们上街示威和抗议,以色列警察镇压了他们,利用帮派定居者对巴勒斯坦人发动袭击。

巴勒斯坦青年与镇压抗议的警察部队之间发生冲突后,阿拉伯城镇入口处轮胎在燃烧 (半岛电视台)

抗议活动的第一个火花在哪里爆发,与定居者的冲突如何开始?

2021年5月10日午夜,定居者团伙在所谓的“耶路撒冷统一日”(恰逢斋月28日)侵犯耶路撒冷和阿克萨失败后,司法部长决定推迟从谢赫·贾拉居民区驱逐巴勒斯坦家庭的计划。定居者团伙中一些人属于“律法核心”组织,居住在罗德,为对罗德大清真寺举行的抗议活动做出回应,他们向一群巴勒斯坦人开火,导致一名31岁的巴勒斯坦人死亡,三名年轻男子受伤。

定居者帮派对在罗德的巴勒斯坦人的袭击升级,该地区共有80000人,其中30000是巴勒斯坦人,这促使沿海城市也爆发了抗议游行支持罗德,游行在拉姆勒、贾法、哈法和阿克尔及其附近地区进行,抗议活动是由以色列大学的阿拉伯学生组织。

定居者团伙对巴勒斯坦人的袭击转移到内盖夫、穆萨莱萨(Muthallath)和加利利的大型阿拉伯城镇。那里的人群涌上街道,与来自“付出代价”团伙的定居者民兵进行对抗,后者在以色列警察的保护下,袭击了阿拉伯公民并侵犯他们的财产。

最近的在以巴勒斯坦人冲突与21年前爆发的阿克萨起义情况相似 (半岛电视台)

抗议活动是否发展并演变为第三次起义?

在斋月期间,由于以色列机构持续袭击耶路撒冷和阿克萨,抗议活动和在以色列内部巴勒斯坦城镇爆发,不公正、迫害、种族主义、歧视和贫穷的因素不断累积,民众自发地组织了起义。在罗德和沿海城市贾法、拉姆勒和阿克尔,抗议活动最为剧烈,当地的阿拉伯居民遭受严重的迫害和种族主义,并目睹了系统的种族主义清洗,迫使巴勒斯坦人移民,为犹太人和定居者让位。

在历史悠久的巴勒斯坦为生存而进行的斗争中,抗议活动进一步扩大,并变成了一场自卫斗争,这为遭受同样以色列政策之苦的所有巴勒斯坦人形成了团结与凝聚的状态,即使以色列的处理手段和机制有所不同,但是总目标都是驱逐巴勒斯坦人,因为耶路撒冷谢赫·贾拉居民区发生的事情在贾法的阿贾米居民区和阿克的旧城中屡屡发生。

很明显,阿拉伯、伊斯兰和阿克萨圣地是一个统一的因素,是引发民众抗议的诱因,但是没有人能够在这些自发的青年抗议活动没有领导人的情况下,预测其是否正在朝第三次起义的爆发迈进。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巴勒斯坦问题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