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克巴73周年之际 耶路撒冷正经历同样的流离失所和更残酷的占领

在耶路撒冷以南巴赫村土地上建造的阿诺纳定居点(半岛网)

耶路撒冷人不用等待每年的5月15日来纪念纳克巴纪念日,因为他们每天都经历着大灾难,随着以色列采取旨在驱逐他们并在地理位置上限制他们自由的措施,巴勒斯坦人在耶路撒冷这座城市的生活空间正在不断缩小。

阿拉伯研究协会的研究员马赞·贾巴里(Mazen al-Jabari)认为,耶路撒冷代表着以控制领土和改变人口构成为代表的巴以冲突核心,以色列殖民主义曾经并仍在使用各种工具,通过招募其所有能量和能力,根据其殖民政策来控制领土和改变人口构成,以实现地缘政治和地理变化。

贾巴里补充说,“1948年占领了耶路撒冷西部,摧毁了39个村庄,当时村庄中住着约97950人,并没收了38平方公里土地,这不仅是直接冲突造成的,也是由于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奉行的殖民、种族和种族政策,动员这些政策来控制空间并控制土地和人口

苏尔巴赫的土地所有者看着正在吞噬他们土地的定居点,附近正在修建另一个定居点(半岛网)

在贾巴里看来,根据这些政策,以色列仍在计划,不仅要涉及占该市人口30%的耶路撒冷阿拉伯人,而且还试图将这一比例分散到社会和经济方面在地理空间中处于边缘地位的人口。

以色列正致力于通过几种方式来解决人口统计学问题,以有利于城市中的犹太人,最显着的是犹太移民、自然增长、人口膨胀和定居,以达到犹太人占多数的等式来扩展控制和获得主权。

贾巴里说,“也许定居点是最重要的,因为它反映了整个进程的生命力,以色列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取得了成功,正如2018年的统计数据表明,耶路撒冷的犹太人口达到569900人,占总人口62%,阿拉伯人的人数达到349500人,占耶路撒冷人口的38%。”

贾巴里谈及耶路撒冷人移民到隔离墙后面社区而又不丧失居住权的危险,在那里,耶路撒冷人居住在随机的居民楼中,其中超过50%的蓝色身份证持有人居住在这里,“一方面,以色列摆脱了很大一部分人口,另一方面,以色列致力于塑造地理环境,以实现其在耶路撒冷的人口统计目标。”

马赞·贾巴里:今天在耶路撒冷发生的事情与1948年发生的事情不可分离(半岛网)

解决人口构成问题以利于犹太人

贾巴里强调说,今天在耶路撒冷发生的事情与1948年发生的事情不可分离。1948年,耶路撒冷市面临西部占领和流离失所,村庄被毁灭,所有居民流离失所,这些流离失所者占纳巴族总人口的40%,在纳克巴大灾难之后,到1967年,他们的比例一直不超过总人口的1.5%。

贾巴里对耶路撒冷人口变化讨论进行总结说,鉴于1922年至2016年的人口变化,值得注意的是,犹太人的人数自1922年以来从33900人增加到2016年的550100人,而巴勒斯坦人从1992年的28600人增加到2016年的332600人,关键点是1948年对巴勒斯坦人的种族清洗。

耶路撒冷政治研究所的数据显示,目前约有952,000人居住在耶路撒冷,其中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仍然占总人口的38%。

建立在阿克萨南部穆克卜尔山城镇领土上的阿蒙定居点(半岛网)

在回答如何形容纳克巴大灾难发生73年之后的耶路撒冷状态?时,贾巴里说,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种族主义殖民主义的受害者,以色列在巴勒斯坦整个民族灾难中建立了自己的国家,以实现其在巴勒斯坦的圣经梦想。

贾巴里补充说,耶路撒冷于1948年被撕毁,其居民流离失所,但在以色列1967年占领耶路撒冷东部之后,仍然面临着殖民机制,该策略与占据人口最少的最大土地面积,并使用一套政策和程序来控制人口统计学以使新移民受益的方法相同。

这些政策和程序包括没收土地,减少巴勒斯坦人的城市面积(13%),修建隔离墙以划定城市边界,以及将巴勒斯坦人在隔离墙外的边缘地区驱逐出境至没有服务和安全的空间,在这座边缘地区居住着约14万名持有耶路撒冷身份证的巴勒斯坦人。

尽管这座城市及其居民在过去73年中经历了一切,但它仍在抵抗并能够保留旧城区的大部分人口,并且在耶路撒冷的每一片土地上,特别是迄今为止,阿拉伯地区的斗争仍在继续,巴勒斯坦人在伪造、颠覆事实和描绘圣经神话浪潮中一直保持着政治和文化上的认同。

艾哈迈德·苏·拉班:自耶路撒冷被占领至今,已经在耶路撒冷建造了超过5.7万个定居点(半岛网)

疯狂修建定居点之年

专门从事定居点事务的研究人员艾哈迈德·苏·拉班(Ahmed Sub Laban)将去年描述为旧城及其周围地区疯狂修建定居点之年,以“埃拉德和阿特雷特·科尼宁”为首的定居协会加大了通过以色列法院,抢夺耶路撒冷房地产以及渗透和控制房地产的努力。

驱逐危险威胁着大约300座巴勒斯坦人住房,无论是在锡尔万镇的Batn Al-Hawa居民区,还是在谢赫·贾拉居民区,此外,占领当局最近透露他们为受益的犹太人在谢赫·贾拉居民区西部腾出了土地登记空间,犹太人声称他们在1948年以前就拥有这片土地。

据艾哈迈德·苏·拉班称,新举措代表了与占领区冲突的一系列根本性的质变,这是自耶路撒冷市东部地区被占领以来发生的首次质变,特别是在定居协会试图控制房地产的敏感地区。

一群极端定居者在耶路撒冷旧城组织游行(半岛网)

最近,耶路撒冷的研究人员强调称,有泄漏消息称,在锡尔万中部有一块土地被定居者占领,对定居者来说,这是个好消息,但对这座城市的居民来说,这是最糟糕的消息,尤其是由于这些建筑物是在没有获得建筑许可情况下建造的,这为他们提供了便利,去年,占领当局以未经许可名义拆毁了耶路撒冷的197所房屋。

苏·拉班指出,1999年标志着定居社区控制耶路撒冷房地产战略的重要转折点。

艾哈迈德·苏·拉班表示,“直到那一年,目标都集中在旧城,但在克林顿签署谅解备忘录之后,定居协会立即在他们称为“圣盆地”的旧城区附近活跃起来,重点是在巴勒斯坦居民区的心脏地带建立前哨基地,现在有五千名定居者居住在那里,据悉,克林顿签署的谅解备忘录规定,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仍然是巴勒斯坦人。

关于耶路撒冷的定居点扩建问题,苏·拉班解释说,Jabal Abu Ghneim定居点扩张最近得到了批准,其新计划称为“ Har Homa al-Gharbia”定居点,除了目前在Jabal Abu Ghneim上坐落的7000个定居点之外,还将新建2000套定居点住房。

拜特·哈尼纳的巴勒斯坦房屋附近在该城镇土地上建造的皮斯加特定居点(半岛网)

除此之外,批准在“吉瓦特·哈马托斯”定居点建造2800套新住房,随着新定居点住房的建设,连接耶路撒冷和约旦河西岸南部的最后一条走廊将关闭,这些新住房将完全形成隔离带,将耶路撒冷与南部地区从地理上隔离开来。

至于耶路撒冷北部,预计不久将在“阿塔罗特”地区建造一万套定居点住房,使耶路撒冷与约旦河西岸北部完全隔离。

据艾哈迈德·苏·拉班称,自耶路撒冷被占领至今,耶路撒冷的定居点住房套数已超过57000套,其中居住着约22万名定居者。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巴勒斯坦人民所遭遇的纳克巴大灾难不仅限于屠杀、流离失所和种族灭绝,而且还包括犹太复国主义者对巴勒斯坦村庄和城市的破坏,在纳克巴大灾难期间,犹太人将巴勒斯坦民众家中财产洗劫一空,这些行为在纳克巴大灾难发生后持续了数月之久,而纳克巴旨在清空巴勒斯坦的阿拉伯民众,并确保他们无法重返已被摧毁的城镇和家园。

更多巴勒斯坦问题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