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粹主义是他们的共同点 三位总统如此促进新冠病毒传播

政治、民粹主义言论以及对预防措施的忽视导致新冠病毒在某些国家广泛传播(盖蒂图像)
政治、民粹主义言论以及对预防措施的忽视导致新冠病毒在某些国家广泛传播(盖蒂图像)

新冠大流行展现了右翼民粹主义言论的真实面目,并展现了其如何助长造成数十万人死亡和数百万人感染悲剧的发生,这发生在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执政时代,现在,巴西的民粹主义总统贾尔·博尔索纳罗以及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也正在发表着极端右翼主义言论。

在累计确诊病例和累计死亡病例数量方面,这三个国家位居世界前列,但美国除外,随着疫苗接种行动的扩大和总统拜登政府开始实施新政策,美国开始控制住疫情的发展,巴西单日新增死亡病例达4000例,创全球最高记录,与此同时,印度也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该国单日新增死亡病例已超过3000例,累计死亡病例数量接近40万例,据悉,《时代》杂志指出,美国政府质疑这些数字,并称实际数字比官方宣布数字要更多。

这三位领导人从一开始就应对新冠大流行方式上趋于一致,首先是轻视这种流行病,弱化其危险性,反对封锁措施和社交隔离措施,然后将狭隘的政治利益置于公民的公共卫生之上。

选举第一

印度在应对新冠大流行——特别是应对第二波疫情——的举措值得反思,由于其表现为政治民粹主义,并且具有造成灾难的潜力,在印度宣布新冠肺炎新增确诊病例最高的一周期间,执政的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 Party)发布了其领导人莫迪的一个政治集会录像带,因为印度有5个州将在下月举行选举。

除莫迪外,印度内政部长阿米特·沙阿(Amit Shah)也曾在印度东部与数千名印度人民党支持者举行了选举集会,这些集会一直持续到局势发展为不确定状态,莫迪宣布从本周末开始取消他的选举团活动。

印度执政党曾在“莫迪领导和愿景下”迅速宣布战胜了这场流行病,并表示:“我们向世界展示了抗击新冠疫情的榜样,”旨在试图利用这个口号继续进行竞选活动,自今年1月以来,选举活动一直在继续,莫迪并没有停止在印度各个城市组织选举集会。

莫迪试图将疫苗接种行动变成一场公共关系运动,3月出现在加拿大的广告牌上,写着感谢莫迪向国外出口疫苗的言论,据悉,由于阴谋论和有关新冠疫苗虚假消息的传播,印度村庄中有64%村民拒绝接种新冠疫苗。

造成印度新冠疫情失控的原因是,允许在哈里瓦(Haridwar)市举行大壶节(Kumbh Mela)宗教活动,自3月11日活动开始日起,数以百万计的印度教徒在神圣河流“恒河”中进行宗教庆祝仪式,尽管参加者有1600人确诊感染新冠病毒,但庆祝活动仍然继续进行。

尽管有许多警告,但执政的印度人民党领导人仍在全国媒体上散布声明,强调参加庆祝活动“安全、清洁”,与此同时,举办宗教庆祝活动的哈里瓦领导人表示,“没有任何人会因为新冠病毒而被禁止参加活动,因为我们确定,对上帝的信仰将克服对病毒的恐惧。”尽管有种种迹象表明,新冠病毒在游客队伍中传播,但印度总理一直保持沉默,直到本月中旬,他宣布参加该活动应该是“象征性的”,以防止新冠病毒的传播。

除了散布许多神话外,执政党领导人还呼吁喝牛尿以治疗新冠病毒和增强免疫力。

印度疫情发展到这种程度也有自然原因,鉴于政治领导层鲁莽应对新冠大流行,这种结局也是注定结果,全世界都在屏住呼吸,因为担心从免疫系统中逃脱的新冠病毒很容易发生双重突变,这可能会感染以前曾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员。

职位或病毒

自从新冠病毒出现以来,巴西总统贾尔·博尔索纳罗在应对新冠疫情问题上采取了一条孤独之路,尽管他感染了新冠病毒,但他始终否认其严重性,拒绝社会隔离措施,拒绝佩戴口罩,并拒绝采取全面封锁措施,其结果是,巴西单日新增死亡病例超过4000例,创下最高记录。

巴西总统与该国官员展开了永无止境的战斗,因为他将巴西各城市领导人——这些城市领导人批评了为遏制新冠疫情而采取的封锁措施——描述为“独裁者和暴政者”,而在死亡人数仍在上升的时候,博尔索纳罗宣布:“政府已经做了一切必要的举措,现在是时候开放这个国家了。”

巴西的死亡人数超过了25万人,但巴西总统对要求封锁国家的人员进行了严厉批评,要求他们停止“抱怨”,并表示,“你们还要继续哭多久?我们还要在房子里藏多久?”

这种情况发展到了更加致命的 “巴西热潮”爆发,并在拉丁美洲国家蔓延开来,事实上,议会调查正在调查受病毒感染的亚马逊河原住民的种族灭绝,而没有政府干预以拯救他们。

总统应对新冠大流行的严肃性促使议会提出了一项针对巴西总统的指控议会调查清单,如果得到批准,巴西总统可能会被弹劾,至少可以确保他无法再次参加竞选。

特朗普对新冠疫情的冷漠政策导致该病毒在美国广泛传播(半岛电视台)

特朗普学校

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一直是全世界民粹主义者的榜样,甚至在应对新冠大流行时,从拒绝佩戴口罩开始,拖延宣布实施全面封锁,到发布了有关新冠病毒的大量虚假信息,这使美国在死亡人数方面位居全球前列。

就像莫迪一样,尽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人数众多,特朗普仍坚持组织选举集会,并公开批评州长宣布封锁州的举措,特朗普弱化了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称之为“灾难”的新冠疫情,并在与竞选团队的电话交谈中表示,“人们对福奇和所有这些白痴感到厌倦。”

特朗普离开后,美国局势正在趋于稳定,但他留下了一个在死亡人数方面位居世界前列的美国。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美国总统乔·拜登在就职演说中承诺要成为所有美国人的总统,但是,通过分析他雄心勃勃的立法议程以及他在国会内处理这些议程的方式——特别是从共和党人的角度来看,再加上他任命政府高级职位的性质,我们不难发现,在迄今为止的时间内,拜登对共和党人采取的无视态度。

更多世界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