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在全球军火贸易中制造影响力

4月9日,韩国航空航天工业公司发布了首架“KF-21 Boramae”原型机 (法国媒体)

本月,在灯光和流行音乐的背景下,在总统文在寅的支持下,韩国推出了国产的首架“KF-21 Boramae”战斗机,并庆祝该国终于进入了“战斗机制造商的精英集团”。

文在寅对研发这款战斗机所代表的技术、经济效益、军事能力和国家威望表示赞赏,这一观点在有关这个耗资数十亿美元的多功能战斗机研发项目的大部分报道中得到了广泛的认同。

在这场盛会之中,没有人批评这个以预算失控和以军火贸易加剧地区动荡或冲突而闻名的军工行业。而且地区军备竞赛对韩国国家安全的影响也存在疑问。

韩国早在20多年前的金大中任期内,便决定自主研发先进的战斗机。需要指出的是,金大中曾因旨在缓和该国与朝鲜紧张关系的“阳光政策”而荣获诺贝尔和平奖。

在经过多次可行性研究和有关美国技术转让的争论之后,韩国于2016年正式开始了研发工作。在今年4月9日举行的揭幕仪式上,韩国总统文在寅自豪地详细介绍了这款新型战斗机的部分技术特点,据悉,该机型目前还处于原型机阶段。

文在寅在韩国东南部的泗川市向到场的政要们表示,“其‘有源相控阵雷达雷达’(AESA)和‘红外搜索与跟踪系统’能够快速探测到敌方的飞机与导弹。其‘光电瞄准吊舱’可以精确瞄准地面目标

韩国总统文在寅在韩国第一架国产战斗机“KF-21”的揭幕仪式上发表讲话 (路透社)

文在寅在讲话中明确地将战斗机研发与国家地位联系在一起。

文在寅还表示,“今天,我们实现了先辈们的梦想,‘让我们用自己的双手保护我们的天空’,这的确势不可挡

“皇冠上的宝石”

在对6架原型机进行超过2000次试飞之后,一旦该机型在2026年左右投入生产,它将取代韩国原有的F-4s与F-5s的机队,并与即将到来的F-35及现有的F-15与F-16机型组成第五代机队。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武器和军费高级研究员彼得·魏泽曼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这些类型的武器和先进的战斗机得到了充分的展示……宣扬其战斗能力,并提供了清晰的叙述——‘看,这的确是高科技,这的确是尖端技术’

魏泽曼补充称,“这留给人的印象是,其重要性可谓‘皇冠上的宝石’

文在寅还极力宣传了该项目可产生的经济效益。

根据他的说法,有近700家当地企业参与了该项目,并创造了1.2万个“体面的”工作岗位。大规模的生产还将增加10万个就业机会,并创造50多亿美元的经济。

文在寅强调,“KF-21项目将成为一股推动力量,使航空航天业成为韩国未来不容缺失的增长引擎

印尼已同意为新型战斗机的研发提供部分费用。本月早些时候,印尼国防部长普拉博沃(左)访问首尔,并会见了韩国国防部长官徐旭 (美联社)

但是“皇冠上的宝石”非常费钱,批评人士表示,这款战斗机可能无法收获到文在寅所宣传的这些收益。

批评人士指出,单是飞机的研发就花费了近70亿美元,而要按照计划在2032年内生产和部署120架战斗机,预计还需要90亿美元。行业警告称,预计开发和建设成本都可能大幅上升。

虽然各国有能力独立为国内用途的小型武器和武器系统提供资金,但是高价产品仍需要伙伴国家的支持以取得经济意义。

由美国主导的F-35联合攻击战斗机项目共涉及8个国家,韩国计划购买60架战斗机,其中部分已经完成了部署。

在韩国签署订单后,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批准向韩国转让21项关键技术,美国方面也将此与致力于与韩国结盟联系在一起——这是媒体猜测的一种施压策略,后来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也在安全相关问题上予以正式表态。

在“F-21”战斗机上,韩国要求印尼承担20%的开发预算,以换取50架战斗机与技术转让。然而,据媒体报道,该东南亚国家却拖欠了付款。

魏泽曼解释称,“一旦涉及到更大的项目,无论是战斗机、防空系统还是潜艇,从规模经济的角度来看,国内市场都无法维持下去,只有生产更多才可能负担得起

第六大武器出口国

根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武器交易数据库,韩国20年来一直在努力成为重要的武器生产国和供应国,并已从2000年的第31位上升至2020年的第6位。

新型战斗机将最终取代韩国老一代的F-4战斗机 (法国媒体)

这项武器贸易包括装甲车、坦克、战斗机与训练机,此外还有集束炸弹、火箭发射器等小型武器,出口至世界各地。

文在寅表示,韩国计划向伊拉克、马来西亚、秘鲁、菲律宾、卡塔尔、塞内加尔和泰国等潜在买家出口“KF-21”战斗机。

国防领域的专家表示,今年早些时候,当缅甸海军去接被马来西亚驱逐出境的1000多名缅甸人员时,停靠在西部港口卢穆特(Lumut)的船只便是2019年12月在韩国的一家造船厂内制造完成的。

尽管韩国是签署并批准了2014年武器控制条约的100多个国家之一,但是其军火贸易仍在不断增长。而这项条约的签署“旨在减少非法和不负责任的武器交易给人类造成的痛苦”。

由于也门的冲突,德国等部分国家已经暂停了针对沙特阿拉伯的武器出口,但是目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韩国打算效仿这些国家的举措。

尽管也门已经陷入了联合国所谓的“世界上最为严重的一场人道主义危机”,但是韩国制造的Raybolt反坦克火箭发射器仍在这场战争中发挥着突出的作用。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3月份宣布将暂停针对缅甸的军事出口,此前曾向其出口的武器包括军用卡车和催泪瓦斯。

韩国国防部长官徐旭(右二)出席去年11月举行的韩国武器展览会 (法国媒体)

韩国新型战斗机在国际市场上的推出,可能还会刺激那些无法负担美国、俄罗斯和法国类似产品的中等国家加大这笔开支。

魏泽曼表示,“这创造了更高的供应水平,使购买武器变得更有吸引力,也更加便宜,从而将加剧国家之间的武器采购竞争

对建立和平的影响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报道称,从2010年到2019年,东亚地区的军事开支已经连续10年呈上升状态,对这款战斗机持批评立场的人士对韩国在过去20年内的大规模军备建设对国家安全的影响提出了质疑,特别是对创造有利于朝鲜半岛实现和平所需氛围的影响。

1950年至1953年期间的朝鲜战争以停战协议而非和平条约告终,而朝鲜仍被视为韩国最主要的安全威胁。

来自韩国最大的公民社会组织——公民参与民主团结组织的和平与裁军中心研究员Hwang Soo-young解释称,朝鲜的常规武器远远落后于韩国。韩国每年的军事开支接近500亿美元,超过了朝鲜的全部GDP。

部分人认为,在常规武器上的差距,正是朝鲜继续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动机之一。

该研究员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随着韩国加强其常规力量,朝鲜除坚持发展核武器和弹道导弹等非对称力量之外已别无选择

韩国还面临着所谓的“安全困境”——该国在先进武器上的支出,迫使竞争国家作出回应,并最终将其国家安全置入危险境地。竞争国家可能会部署更为先进和昂贵的武器系统,以降低其在武装冲突中的反应时间。

部分韩国人担心,该国的武器工业扩张可能会刺激朝鲜进一步发展核武器,以弥补其相对落后的常规火力 (美联社)

但是对于首尔的和平人士而言,最主要的担心在于韩国迅速发展的军工行业可能对朝鲜产生的影响,以及对朝韩和解可能性的影响。

“和平一号”研究员Oh Mi-jeong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韩国的国家安全战略应该以结束朝韩两国的分裂和对抗、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为目标,并通过和平协议建立一项和平机制”,并对战斗机的隐性实质发出了谴责。

“针对朝鲜制造先发制人的武器和开展地区军备竞赛,这是不可能实现目标的举措。而且韩国所拥有的战斗机已经足够了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美国官员23日表示,朝鲜上周末向半岛西部海域发射了两枚导弹,这是自乔·拜登在今年1月正式就任总统以来,朝鲜首次公开进行导弹试射。美国政府表示,仍然愿意与朝鲜方面举行谈判。

Published On 2021年3月24日
更多亚洲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