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与土耳其和解为何威胁东地中海盟国?

埃及外交部长舒克里(左)与土耳其外交部长恰武什奥卢此前进行会晤(社交网站)

经过多年敌对之后,埃及与土耳其的和解使双边冲突得以缓和,并增加了恢复正常关系的机会,近年来,开罗盟国担心埃及与土耳其的和解将对埃及的地缘政治联盟产生负面影响,特别是对东地中海地区海上冲突产生负面影响。

令人担忧的是,当地时间4月16日在塞浦路斯举行了四方会议,其中包括塞浦路斯外交部长、以色列和希腊两国外交部长以及阿联酋总统外交顾问,虽然埃及没有被邀请而被排除在外,但近年来,埃及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埃尔·塞西致力于寻求支持它。

将埃及排除在外的另一个体现是,这三个国家(以色列、塞浦路斯和希腊)于3月签署了一项协议,以开发世界上最长且最深的电缆,将欧洲和亚洲在海底连接起来。

去年年初,上述三个国家及意大利就东地中海(Eastmed)管道项目达成共识,与此同时,开罗希望成为区域能源中心。

此举正值埃及 与土耳其关系出现和解之际,根据土耳其外交部长恰武什奥卢4月15日透露称,预计土耳其代表团将在5月应埃及邀请访问开罗,此前几天,埃及外交部长舒克里强调称,他的国家希望建立关系并与土耳其进行对话以符合两国利益。

在分别向半岛电视台发表的声明中,埃及和土耳其政治分析家一致认为,两国之间的和解对当前东地中海联盟构成威胁,并增加了开罗和安卡拉在海上冲突中取得成功的机会,最终可能在面对相互矛盾的东地中海联盟时导致双边集团化。

以色列的担忧

上个月底,以色列国家安全研究所(隶属于特拉维夫大学)警告埃及与土耳其和解对特拉维夫及其盟友塞浦路斯和希腊命运的影响,并警告这种和解对埃及尊重其当前地缘政治联盟承诺程度的影响,特别是对天然气丰富地区勘探问题和相关协议的影响。

以色列国家安全研究所呼吁以色列决策者监测有关开罗政策发展的其他指标,并指出,土耳其战略可能会通过在反对者之间建立不确定性状态而获得成功,这使联合开发和保护气田的努力变得复杂。

开罗与安卡拉轴线

埃及政治学学者穆罕默德·扎瓦维(Muhammad al-Zawawi)将该地区联盟结构中的流动性状况归因于,缺乏由一个或多个主导力量领导的连贯区域体系,因此,每个人现在都在寻找自己的短期战术利益,而又缺乏一个领导战略联盟的总括组织。

扎瓦维解释说,以色列与海湾国家的关系正常化代表了,有关阿拉伯系体终结怀疑状态的确定性,他援引塞西此前发表的讲话说,“每个人都在寻找自己的利益”,指的是阿联酋牵头下与以色列在能源领域签署的计划项目,这都超出了埃及利益,无论是在苏伊士运河方面,还是在埃及液化天然气野心方面。

扎瓦维强调说,开罗-安卡拉轴线一旦形成,就可能成为向欧洲出口天然气的停滞中枢,这将有助于埃及利益,石油管道将穿越土耳其、利比亚和埃及的海上边界,并涌入埃及,而开罗重视向欧洲出口天然气。

据扎瓦维称,开罗和安卡拉还可以将其合作领域拓宽至地震研究(油气勘探)领域,并拓宽至土耳其私人船只对海洋能源检测领域, 这样,避免与西方公司签定默认合同,西方公司在这个领域获得了最大份额。

扎瓦维谈及土耳其在技术领域的迅速发展,使土耳其在使用和操作无人驾驶飞机领域处于大国行列,并指出,军事领域可能是两国合作的新领域。

这位埃及学者解释说,加强这一主张的原因是,埃及和土耳其在先进F-35战斗机出口方面都遇到了来自美国的对抗,这促使这两国与俄罗斯保持友好关系,而俄罗斯不介意出口最新款苏霍伊(Sukhoi)和米格(MiG)——­美国战斗机竞争产品,这也可能使两国在国防领域进行更多合作。

地缘政治紧张局势

至于政治分析家塔里克·迪亚布(Tariq Diab),则认为东地中海地区目前正在经历地缘政治争端阶段,无论对方是国家还是集团,双方都试图加强自己的立场,并将其施压筹码最大化。

至于埃及,迪亚布——伊斯坦布尔埃及研究所的国际关系和中东事务研究人员——认为,与土耳其的和解是在试图对“东地中海”路线合作伙伴施加压力,埃及被排除在该路线之外,他并解释说,与土耳其的和解是迫使该集团组织将埃及纳入其天然气项目考虑的一种策略。

关于土耳其,迪亚布认为,与埃及的和解是一个强大的施压筹码,希腊被迫坐下来进行谈判并作出真正的让步,放弃高姿态,并解决地中海和爱琴海有争议问题。

从这个角度讲,迪亚布强调说,土耳其与埃及和解引起了雅典和特拉维夫政治头痛。

两种可能性

迪亚布预计,埃及和土耳其的和解会再次洗牌,这将在东地中海及其联盟中引起地缘政治裂痕,从而可能成为引发两种可能性的前奏:第一种是进一步加强和解,使之以集团和区域联盟的形式进入东地中海,应对另一个集团,第二种可能是和解不会超出战术范围,也不会长期向前发展。

迪亚布解释说,在第一种情况下,在两国之间划定海洋边界选择将是一条极有可能的道路,如果希腊、塞浦路斯、以色列和阿联酋保持共同的前进步伐和项目,而不考虑土耳其和埃及的利益,就属于这种情况。

至于第二种情况,迪亚布表示,在这种情况下能够满足埃及对东地中海项目的要求,或土耳其对与希腊进行谈判的要求,这种情况可能导致埃及与土耳其划定海上边界的推迟,但他强调说,从长远来看,这是不可避免的一步。

这位埃及研究人员预计,从长远来看,未来的模式将是通过谈判和妥协来解决东地中海的海上争端,通过双边倡议和集体倡议,不会实现零和状态,由于各方都有能力洗牌,威胁并阻止任何排除或转移其利用该地区天然气资源的项目。

迹象和维度

关于开罗和安卡拉在东地中海实现和解的迹象和维度,土耳其政治分析家艾哈迈德·奥萨尔(Ahmed Oisal)——他是奥萨姆中东研究中心(设在安卡拉的独立机构)主任——证实,他的国家与阿塞拜疆之间存在着共同利益,同时对试图将土耳其远离其在东地中海影响地区权力发出警告,这是由于存在大大小小岛屿(属于希腊),土耳其不提供服务,该地区就没有和平。

至于埃及,这位土耳其研究人员认为,埃及在公平分享海域方面受益于土耳其原则,与此同时,土耳其的参与对埃及拥有直接共同利益,从而导致两国之间有了更多的互动和谅解。

关于埃及盟国对埃及与土耳其和解担忧的原因,奥萨尔解释说,背景是以色列不希望该地区削弱或威胁其利益的国家之间开展合作,以及希腊和远方法国想削弱土耳其在东地中海和北非的影响力,此外,阿联酋没有直接利益,但其出于对土耳其的仇恨进行干预,以利于以色列和希腊,这是不合逻辑的事情。

这位土耳其分析家强调说,如果两国在公平、参与、兄弟般合作以及稳固邻里逻辑上达成共识,那么他的国家就无需对埃及实力感到担忧,并指出,他的国家不需要在这方面做出让步,但可能会存在一些基于共同利益的谅解。

在谈到利比亚问题及其与东地中海联盟关系时,奥萨尔表示,鉴于利比亚的共同重要性,双方有意进行合作,因为利比亚的稳定和复兴是两国的力量之源。

最突出的影响

另一方面,土耳其研究人员和政治分析家菲拉斯·拉德瓦诺格鲁(Firas Radwanoglu)则表示,希腊是土耳其与埃及和解的最主要和最大受害者,与水资源和政治影响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希腊致力于在东地中海水域获得的影响力,将受到直接损害,此外,其他国家支持埃及,旨在实现在利比亚的影响力。

菲拉斯·拉德瓦诺格鲁认为,以色列认为土耳其是最强大的竞争对手,在安卡拉至少能够消灭埃及大国之时,这在该地区平衡中非常重要。

拉德瓦诺格鲁预计,以色列和希腊这两国地中海沿海国家,将仍然是沿岸国家中的两个弱国,与此同时,塞浦路斯盟友只不过是政治往来中的媒体阵线,不会向埃及提供任何东西,他强调了利比亚在东地中海问题中的重要性,因为在与土耳其划定海上边界之后,利比亚已经成为一个有力词语。

新秩序错位

鉴于目前迹象,土耳其研究员兼新闻记者阿卜杜拉·艾多甘(Abdullah Aydogan)认为,他的国家与埃及的和解将改变使土耳其远离东地中海的战略和努力,在以色列与阿联酋实现关系正常化之后,新秩序将扰乱中东,这对埃及产生了负面影响,这种新秩序与阿巴扎比远离开罗形成鲜明对比。

考虑到埃及在最近的塞浦路斯会议上被其盟国排除在外,这位土耳其作家表示,四方国家对埃及政府与土耳其和睦相处新政策表示不满。

艾多甘强调称,像土耳其和埃及这样的重要国家可能无法在该地区制定新方案,但这些国家可以阻止其他国家制定针对它们的计划和方案,他并指出,两国可以在”你赢,我也赢“ 双赢模式基础上进行合作,这在某种程度上最终符合两国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

艾多甘还表示,他的国家以前曾收到过与以色列签署划定海上边界协议的提议,类似于土耳其与利比亚签署的划定海上边界协议,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选择拒绝这一提议,并选择支持埃及利益。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土耳其外交部长梅夫吕特·恰武什奥卢向希腊发出公开邀请,恢复关于地中海相互冲突的海事权利主张的初步谈判,他表示已收到阿尔巴尼亚总理的邀请,将与希腊外交部长在地拉那举行会议。

Published On 2021年1月12日
Mevlut Cavusoglu - Luigi Di Maio meeting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