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势力:乌克兰在与俄罗斯的危机中依靠哪方?

法国总统马克龙(右)与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举行峰会 (路透社)

自2014年与俄罗斯爆发冲突以来,乌克兰的外交关系一直以几大国际势力为重心,而也许这个重点的核心路线就是支持乌克兰应对“俄罗斯的侵略”。

“民主倡议”研究中心负责人奥列克西·哈兰认为,这种做法是有道理的,因为“在2014年俄罗斯违反1994年签订的《布达佩斯协议》之后,乌克兰发现自身非常弱势,为了抵抗侵略,它不得不加快步伐建立一支强大的军队,并提供政治和经济上的支持

哈兰还认为,这原本是《布达佩斯协议》所要求的“西方义务”,这项协议要求乌克兰放弃核武器,以换取其领土完整和安全的保障,然而,签署国(英国、俄罗斯和美国)却未能执行这项协议。

美国

无论是需要乌克兰依靠自身,还是由以美国为首的国际势力来承担义务,这都可以部分解释自2014年以来美国对乌克兰问题予以关注的情况。

在过去的7年中,美国以军事、安全和其他的援助形式向乌克兰提供了近20亿美元的支持,但是乌克兰仍希望获得“美国的致命武器”来对付俄罗斯。

来自“乌克兰未来研究所”的国际关系专家伊利亚·库萨认为,这种支持超出了“义务”并上升到了“利益”的范畴,他还表示,美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视遏制俄罗斯普京政权的势力,以及俄罗斯在地区、欧洲和全球的存在与影响力。

在乌克兰问题上,库萨认为,美国将视之为推动乌克兰走向西方,也是对美国和北约国家安全的威胁,并力争在该地区夺得更多、更大的政治和经济施压底牌。例如受到美国强烈反对的、可避开乌克兰而将天然气直接运输到欧洲的“北溪2”项目。

至于这种支持的局限性,这位专家认为,这首先取决于美国政府,而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政府对该问题的关注,就远不及现任总统拜登政府。

其次,此事还与美国建立联盟以在必要时支持以武力遏制俄罗斯野心的问题相关,但是这位专家表示,目前,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可能的,而其中的原因有很多。

第三,美国的支持还与协议的性质,以及拜登和普京可能作出的让步水平相关,旨在停止俄罗斯的升级,并使美俄双方在乌克兰问题上保持在非公开的冷战框架内。

北约

自2014年以来,北约已成为乌克兰积极寻求得到其支持并成为正式成员国的一方,而且这种努力还得到了邻国及美国的支持。

在立法上,乌克兰放弃了“不结盟”的特性,并于2019年初批准了宪法修正案,并据此设定了坚决寻求加入北约和欧盟的路线。

在过去的几年内,在乌克兰和格鲁吉亚“东部伙伴关系”项目的框架内,乌克兰与北约的关系出现了非凡的进展,双方定期举行政治峰会,并举行广泛的联合军事演习,而在2020年中旬,乌克兰还加入了北约的“增强机会计划”。

但是,许多专家认为,北约对乌克兰的支持问题更为复杂,专家们可能一致认为,北约并不希望纳入一个部分地域存在问题的国家,继而引发其与地区最大国家俄罗斯之间的直接和广泛对抗。

国际关系专家安德烈·博扎洛夫认为,“这里的复杂性主要来自对引发直接对抗的恐惧,因为这种直接对抗可能将是困难、漫长而且代价高昂的。其次,还由于北约中以匈牙利和法国为首的许多国家,公开或暗中反对乌克兰的加入,原因是乌克兰国内的改革薄弱,并且距符合北约标准还差得很远

乌克兰总统(右)与土耳其总统在过去举行的一场会晤 (路透社)

土耳其

在乌克兰获取支持的问题上,土耳其或许算排名第三,特别是鉴于土耳其是北约的一个主要国家,并且它对乌克兰问题的关注可能超过了其他的国家。

在这个问题上,过去几个月来,两国之间的军事合作关系达到了“战略伙伴关系”的水平,并在联合工业化的框架内达成了30多项交易与项目。

“大西洋”研究中心的乌克兰事务专家彼得·狄金森表示,“土耳其拒绝吞并克里米亚半岛以及对存在民族同源性的克里米亚鞑靼人的迫害,此外,土耳其也不愿见到俄罗斯北至黑海、南至叙利亚的势力扩张

他还补充称,“乌克兰希望通过土耳其这个门户来拉近它与北约之间的关系,另一方面,除了与北约相关的因素以外,还由于土耳其近年来已经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地区大国,并已在叙利亚、利比亚和阿塞拜疆的纳卡地区证明了自身的存在

但是狄金森也缩小了土耳其向乌克兰提供直接支持的范围,“两国之间的经济伙伴关系要大于军事上的伙伴关系,我认为这种支持将取决于土耳其的精打细算,特别是在有关购买土耳其无人机的问题上,尽管存在分歧,土耳其仍然渴望与俄罗斯建立更大、更广泛的关系

欧盟与英国

自2014年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爆发上一次危机以来,欧盟已经成为乌克兰的主要支持者,后者拒绝俄罗斯的入侵,对俄实施制裁,并向乌克兰提供财政援助,力求在“诺曼底四方”(俄罗斯、乌克兰、法国和德国)的框架内通过政治手段解决问题。

但是在过去几年中,这一立场发生了转变,尤其是在欧盟主要国家(德国和法国)之间,它们暗示了重新与俄罗斯建立正常化关系的重要性,并在这方面采取了一些措施。

来自乌克兰未来研究所的专家伊利亚·库萨表示,“欧洲也受到了制裁俄罗斯及俄罗斯制裁的影响。随着时间的流逝,利益就超越了最初所重视的原则

但是他还指出,欧洲在乌克兰问题上存在分歧,“波罗的海国家与波兰比其他欧洲国家更为坚决,英国(在脱欧之前与之后)也持类似看法,它们都认为俄罗斯是一个侵略国家,而且其侵略和干预的范围绝不会止于乌克兰

他还解释称,“这些国家对普京为恢复苏联的荣光而作出的努力感到担忧,此外,英国也对俄罗斯存在障碍和猜忌,特别是在双重间谍谢尔盖·斯克里帕尔于2018年在索尔兹伯里中毒之后

近年来,加拿大以军事合作协定、联合训练和演习等形式为乌克兰提供的军事支持,也体现得尤为突出。

根据专家的看法,这种军事支持的范围不会超出北约的框架,也不会超出与美国政府之间的协调,特别是如果美国这次切实希望通过武力制止俄罗斯行动的话。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