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政变:抗议转向公民不服从运动 民族武装组织加入行动

随着反对缅甸军事政变的抗议运动进入第八周,居住在该国北部和东部边境各邦内的少数民族武装组织也开始统一立场,支持民众运动和公民不服从运动,以推翻由陆军参谋长敏昂莱在今年2月夺取政权后建立的国家管理委员会。

另一方面,军事政府向部分加入公民不服从运动的公务人员发出警告,命令他们撤出政府提供的住房,此外,还有很多人员被解雇,仅外交部被解雇的工作人员就达数十人。

根据总部设在泰国的政治犯援助协会发布的数据,随着仰光及其他地区冲突的升级,截止23日晚上,已有2682人被捕,其中包括40余名新闻工作者。此外,截止23日早上,还记录了261名遇害者的名字。该协会还指出,由于未能记录所有在示威广场上遇害,或是在示威结束回家后遭到杀害的人员的名字,所以这项数据很可能会进一步上升。

各种统计数据显示,超过半数的遇害者年龄都在30岁以下,其中,在1990年政变之后出生的年轻一代在此次的示威中表现突出,此外,还有来自民盟的剩余政治人士、1988年运动的一代,以及部分普通公民与政府公务人员。

反对政变的抗议活动进入第八周,并扩散到许多地区内 (路透社)

缅甸七邦与民族武装的联邦梦

另一项实地进展是,与民族和宗教(包括基督教和佛教)少数派相关的10个武装组织或部队,宣布退出与政府的任何对话,并谴责军队和警察在仰光等地对示威游行实施的镇压行动,呼吁国际社会和世界各地的活跃人士、人权卫士支持缅甸人民拒绝“军事独裁”的立场。尽管这些团体收到了邀请以参加本月底举行的缅甸建军节活动,但其中大多数都拒绝参加。

除了来自许多政府服务部门、机关与机构的公务人员参加公民不服从运动之外,这场示威活动还在地理上和种族上扩张到了更多的地区,观察员认为,这种扩张使得军方难以镇压民众运动,尽管他们在仰光等主要城市内掌握着安全控制权。

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了来自少数民族武装和部队的人员保护示威者的情景,以免他们受到缅甸军方的任何镇压,而参与示威的多数派缅族,至今并不拥有任何武装组织。

缅甸拥有大量的少数民族,这些少数民族主要分布在7个邦内,即克钦邦、掸邦、钦邦、克耶邦、克伦邦、孟邦、若开邦。根据部分统计结果,占缅甸多数的缅族占到了该国人口总数的60%至70%。

在这“七邦”之内,这些少数民族成立了他们的民族武装部队及其他分支的种族武装团体,数十年来,这些武装都在与仰光的军事政府作战,并渴望获得广泛的经济、政治、文化和行政权利,其中最重要的是将缅甸转变为一个联邦国家,而这也是缅甸少数民族最大的梦想。

在接下来的几周和几个月中,少数民族武装组织或部队可能会在反对军事政变的抗议活动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已经有人提出建立一支联邦军队的构想,以在这些武装组织之间进行协调。在此之前,该领域内已经出现了部分举措,例如,克伦民族联盟的武装力量已经宣布,将尽力阻止被孤立在其势力范围内的军方队伍获得后勤和军事支持,因为该地区重新爆发的冲突影响到了数百名克伦人。

反对派人士逃往民族武装控制地区

此外,越来越多的反对军方及其政府的活跃人士,开始进入由民族武装组织或部队控制的地区,正如1988年运动后发生的情况。据亲近反对派的媒体估计,已有数百人离开了仰光,并前往该国北部和东部的克耶邦、克伦邦等处于少数民族武装控制下的地区。而缅甸军方的新闻发言人则表示,约有一千人逃往了少数民族地区,以逃避安全部门的逮捕。

而反对军方的活跃人士寻求避难的首选地,就是处于克伦民族联盟的武装部队控制之下的克伦邦,此外,反对派掸邦救援委员会也表明,将庇护所有逃离国家管理委员会的人员,而国家管理委员会正是军方在政变后建立并领导的机构。另一方面,部分活跃在边境地区的武装团体可能会单方面寻求与军方签署停战协议。

类似影子政府的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

这些民族武装组织的立场,与来自全国民主联盟的活跃人士以及上一届议会的议员们的努力相交,即在国家总统温敏、国务资政昂山素季,以及该党众多领导人物与活跃人士缺席的状况下,通过建立“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而统一各界反对政变的努力。

值得注意的是,曼温凯丹被任命为临时副总统,以领导“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的工作,而他是在军事政变之前举行的上次选举中,再次赢得选票的全国民主联盟党的议员之一,他的父亲是一位知名政治家,也曾在该国独立初期担任部长,并与昂山素季之父非常亲近,但却在1947年遭到暗杀。曼温凯丹来自克伦族而非缅族,他信仰基督教而非佛教,这种身份使得选择他作为“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的领导人,非常引人注目。而该委员会寻求成为类似影子政府的存在。

人权组织记录了截止23日早上,在抗议活动中遇害的261人的名字 (欧洲通讯社)

截止目前,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已经任命了5位部长,其中包括代理外交部长杜津玛昂——为华盛顿缅甸问题界所熟知,且亲近昂山素季的女权活跃人士。此外,还确认由觉莫吞担任缅甸常驻联合国大使,而后者是首批表态支持示威者并拒绝加入军事政府的官员之一。

该委员会令人想起全国民主联盟在1990年的大选中获胜后出现的类似经历:当时,军方同样没有承认选举结果,并拒绝将权力移交给获胜者,导致民盟内许多赢得了议会席位的人逃往东部边境地区,以躲避军方的追捕,并建立了“缅甸联邦国家联盟政府”,直到2012年9月,该政府仍是被流放的反对派政府。尽管受到西方国家的支持,但该政府在缅甸的存在仍然非常薄弱,因为军方仍然控制着国家和公共生活的具体环节。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自6周前通过军事政变夺取缅甸政权以来,缅甸士兵与警察已经枪杀了200多名和平抗议者,并逮捕了近2200人,关于实施殴打和酷刑的报道也越来越多。

Published On 2021年3月19日
更多亚洲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