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十年后 俄罗斯和伊朗干预叙利亚的后果

叙利亚总统(左)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访问位于拉塔基亚的俄罗斯赫梅明空军基地(法国媒体)
叙利亚总统(左)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访问位于拉塔基亚的俄罗斯赫梅明空军基地(法国媒体)

俄罗斯和伊朗对叙利亚战争的干预构成了革命进程转折点,以至于叙利亚政权无法根据其意愿将这两个国家从叙利亚赶走,也无法实现叙利亚所想。俄罗斯和伊朗不仅仅是在军事上支持叙利亚政权,而且努力在社会、经济和政治上巩固叙利亚政权的存在,即使其处于德黑兰和莫斯科控制下的某些阶段,似乎他们支持叙利亚政权是为了获得回报。

自从叙利亚革命开始以来已经过去了10年,这种局势似乎是揭示伊朗和俄罗斯干预叙利亚所产生后果的一次机会,他们与叙利亚政权并肩作战,使他们有能力控制叙利亚的所有关键领域,或许其中最突出的是俄罗斯的军事和经济发展,或许是叙利亚人声称对伊朗而言的“宗派主义”。

伊朗在叙利亚具有广泛的影响力,尤其是在社会层面(法国媒体)

在干预期间,俄罗斯努力在叙利亚政权军队中组建一支新军,形式上隶属于叙利亚政权,但实际上由俄罗斯军官管理,此外,莫斯科还向叙利亚政权提供武器支持,这些武器随后被供应给第五军团,至于伊朗,则巩固了对由巴沙尔·阿萨德兄弟马希尔领导的叙利亚第四装甲师的控制,并控制了遍布全国的民兵。

从经济上讲,俄罗斯控制塔尔图斯港(Tartous)代表了战略、军事和经济目标,因为莫斯科在未来数十年内稳固了其在地中海的地位,并开始获得该港口的资源,此外,还获得了房地产公司和诸如叙利亚磷酸盐协议之类的协议,这引发了伊朗和俄罗斯之间为获得这些协议的斗争。至于伊朗,则加强了在叙利亚某些地区的传教活动,为在叙利亚所有地区的广泛尝试做准备,并且还在经济上努力与叙利亚政权及其商人建立公司和伙伴关系,最著名的是德黑兰计划在叙利亚推出一家新的通讯运营商。

俄罗斯军用航空在挽救阿萨德政权免于垮台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法国媒体)

他们之间的区别

反对阿萨德政权的叙利亚人认为,俄罗斯和伊朗在叙利亚的主要目标并不相同,因此,“我们都是伙伴”网站叙利亚籍负责人艾曼·阿卜杜勒·努尔(Ayman Abdel Nour)表示,两种干预之间的区别是重大的,对叙利亚人民承担着不同的方面。俄罗斯的干预仅限于军事领域和经济领域,至于伊朗的干预,则通过派遣大量伊朗人和伊拉克人以获得叙利亚国籍,来改变社会文化。

阿卜杜勒·努尔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伊朗人正在寻求通过加强真主党和其他民兵来破坏叙利亚体系,直到叙利亚变成第二个黎巴嫩。

政治分析师阿卜杜勒·卡里姆·奥马尔(Abdul Karim al-Omar)同意阿卜杜勒·努尔的观点,他认为伊朗的干预更为危险,特别是在伊朗开始在叙利亚传播什叶派教派之后。奥马尔表示,“德黑兰正视图通过在其势力范围内传播胡塞尼亚,来渗透到叙利亚社会

俄罗斯人和伊朗人在过去10年中已在叙利亚各层面建立了影响力(法国媒体)

两种干预的结束

反对者不认叙利亚政权能够制止伊朗和俄罗斯的干涉,在他们看来,叙利亚已经成为俄罗斯和伊朗两国的势力范围地区,奥马尔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强调说,“在叙利亚重要地区任命叙利亚政权军官是基于对两个国家之一的忠诚。”指的是俄罗斯和伊朗。他补充说,国际意志的存在以及日内瓦宣言和第2254号决议的执行,可以使叙利亚问题恢复到2011年以前的正常水平。

与此同时,阿卜杜勒·努尔认为,无法利用地区和国际条件来限制德黑兰和莫斯科的行动,但他希望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存在将仅限于其在地中海的军事基地和一些经济影响,如果存在国际影响的话。至于伊朗人的存在,阿卜杜勒·努尔认为其更为复杂,伊朗的影响将是多方面的,并致力于在什叶派和逊尼派甚至阿拉维派之间传播什叶派教义。

伊朗和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存在和控制已完全改变了叙利亚的特征,即使在达成政治解决方案情况下,叙利亚人仍然对俄罗斯和伊朗致力于获取所得感到担忧,特别是伊朗举动在叙利亚革命爆发十年后加剧了该国局势动荡,并保留了势力范围和新的意识形态基础,特别是在叙利亚政权支持者队伍中的意识形态,而不论他们的派别为何,但所有人都同意的是,叙利亚在社会、军事、经济和宗教各阶级层面都无法回到2011年的状态。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持续10年的叙利亚战争造成数十万人丧生,数百万人流离失所,基础设施遭到巨大破坏,经济已经筋疲力尽,更不用说房屋、公共设施、医疗设施或教育机构受到的巨大破坏。

2021年3月15日

爆发十年后,恐怖的叙利亚战争从头条新闻中消失了,此前,西方国家犹豫不决参与其中,俄罗斯人忙于支持“罪恶”政党,而地区国家干预叙利亚战争是为了自私地维护其狭隘的短期利益。

2021年3月8日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