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西北部遇袭事件后的搜证行动

在10月29日的袭击事件发生后,缅甸西北部钦邦的坦朗镇发生了火灾 (美联社)

缅甸居民坦比亚克(Thang Biak)在邻国印度看电视新闻时,发现他位于缅甸西北部钦邦的房子已经被烧毁了。

今年9月14日,坦比亚克带着他的3个儿子,跟着其他居民逃离了缅甸的山顶小镇坦朗,并在两周后进入了印度的米佐拉姆邦。需要指出的是,坦朗镇约有8000人。

坦比亚克表示,“当我们逃跑时,我们什么也没带。现在,我们所有的财产都被毁掉了”,由于担心受到军事报复,他对半岛电视台记者使用了他的化名,“当我得知我的房子被烧毁时,我非常沮丧,吃不下也睡不着。”

坦比亚克的家是在10月29日被烧毁的坦朗市160多所房屋和两座教堂之一。缅甸军方加紧行动,以铲除自今年2月1日政变以来在全国各地涌现的平民武装组织。

各国政府、人权组织以及民间社会团体都对缅甸军方在坦朗制造的破坏行为发出谴责,并要求军方承担责任。

上周,包括人权观察在内的500多个组织签署了一份声明,呼吁联合国安理会采取紧急行动,以“结束缅甸军政府的恐怖行动”。

美国方面表示,这一事件“暴露了缅甸政权对缅甸人民的生命与福祉的完全漠视”,并认为袭击事件“突出表明国际社会迫切需要让缅甸军方承担责任”。

但是随着要求对缅甸军方问责的呼声越来越高,那些收集和分享坦朗实地情况的人们却面临着许多的风险和障碍,包括害怕被捕或遭到报复,以及持续的互联网关闭。当地消息人士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他们也无法确定目击者的身份,因为坦朗的居民早在今年9月发生的暴力浪潮中便已经逃离了这座小镇,该镇目前已经被缅甸军方占领。

“我们记者无法亲自前去记录……我们无法获得足够的证据,通讯也被切断了”,来自一家总部位于钦邦的媒体机构的记者Salai Zing这样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

3家教堂在袭击中受损,而人权组织与活动人士指责缅甸军方发动了这场炮击 (半岛电视台)

在这场政变之前,缅甸西北部与印度接壤的偏远山区已经多年没有发生战争了。尽管该地区内存在着成立于1988年的民族武装组织——钦民族阵线(CNF),但是该组织已经在2015年与缅甸政府签署了《全国停火协议》,并且自此以后就没有再与缅甸军方发生任何冲突。

自今年5月以来,缅甸西北部地区一直是武装抵抗运动的大本营,这里驻扎着该国几支抗争最为激烈的反政变民防武装,这些武装部队有时会与钦民族阵线的武装部队一起,对缅甸军方发起协同攻击。

作为回应,缅甸军方炮击了居民区,并限制了食品和援助的运输。几十年来,缅甸军方一直采用这种战术来摧毁少数民族武装组织的支持基地。

根据联合国提供的数据,自今年5月以来,钦邦及其邻近的实皆和马圭地区有逾3.7万人在国内流离失所,另有1.5万人逃往印度。联合国方面表示,自这场政变以来,缅甸全国已有22.3万人流离失所。

不断升级的暴力

虽然军方攻击的目的是摧毁抵抗运动,但这些攻击似乎产生了相反的效果。9月7日,流亡的缅甸民族团结政府宣布对军政府发动“人民防御战争”,并号召全国人民发动“起义”,以反对独裁统治。

在坦朗,冲突在几天后开始加速。9月18日,抵抗运动声称杀死了30名士兵。就在同一天,军方使用大炮轰击该镇,并烧毁了18栋建筑。一名赶来扑灭大火的牧师被击毙,当地人找到他的尸体时,他的无名指已经被切断。

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内,士兵和警察占领了这个城镇。据钦人权组织称,有4人在试图取回财物或给被遗落的人员送食物时遭到枪击,其中有两人死亡。

10月8日,据当地媒体“伊洛瓦底江”报道,缅甸军队已经在钦、实皆和马圭部署了近3000名士兵,而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指出,“令人震惊的报告”表明在这些地区的几个城镇内“部署了大量的重型武器和军队”。

钦族国防军(CDF)主席Romoe Lian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在10月29日上午,钦族国防军的武装人员手持单发猎枪而在周围的森林中行动,以保护城镇免受抢劫。当两名士兵闯入当地一户人家时,钦族国防军的武装人员开了3枪,并打死了其中一名士兵。军方用炮击进行报复,而钦族国防军的人员只能撤退。

钦族国防军在当天早上利用无人机拍摄的视频显示,一支武装部队进入了该镇的部分建筑。在摄像机停止拍摄后,这些建筑被烧毁。在当天晚些时候从远处拍摄的照片和视频中,出现了多股明显的烟雾,这表明几起火灾是相互独立的。

缅甸军方发言人佐敏吞(Zaw Min Tun)向国家媒体表示,在10月29日上午,当抵抗武装分子引爆3枚自制炸弹并“使用小型武器开火”时,驻守坦朗的士兵和警察正在“为居民的安全”而巡逻。他还表示,在安全部队实施反击之后,抵抗武装分子撤退了,并且“放火烧毁了4座房屋,让防止安全人员跟随他们”。

这样的情况让人回想起2017年缅甸军方在若开邦针对穆斯林占多数的罗兴亚人发起的“清洗行动”,当时,士兵们放火焚烧了数百个村庄,有73万人逃到了临近的孟加拉国。

此后,由昂山素季领导的政府指责“当地穆斯林”纵火,同时也拒绝了记者和人权观察员的独立采访,并拒绝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任命的实况调查团进行合作。而这种镇压正是由冈比亚提出的种族灭绝案件的主题。

来自坦朗的独立政治家、反政变活动人士萨莱·多哈尔(Salai Dokhar)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近期的火灾不可能是由当地抵抗组织引起的。需要指出的是,他在监狱里被关押4个月后,于今年6月底被释放。

“无论贫穷还是富裕,我们钦族人都在乎住房。对于钦族人而言,房子是所有财产中最具价值的”,“我们绝对不会去摧毁我们花费了数百万缅币才建造好的房屋和教堂……我们没有那么野蛮。”

钦族人权组织表示,这些火灾是由缅甸军方向钦邦发射的燃烧弹引起的。自今年的政变以来,钦族人权组织一直在记录缅甸军方在钦邦犯下的暴行。

该组织的副执行主任萨莱·扎克林(Salai Za Uk Ling)向半岛电视台记者指出,这些火灾是“蓄意制造的,是缅甸军方采取的焦土行动的部分内容……在这项行动中,地面士兵被授权从事旨在随意破坏生命与财产的任何行动”。

10月29日上午公布的照片和视频证据主要来自钦族国防军的无人机镜头,并却没有捕捉到火灾发生的瞬间。到目前为止,只有一名接受美国之音电台采访的目击者的叙述得到了公布。

而记录这一事件的人们指出,他们在收集和核实信息方面遇到了许多的困难。

核实证据所存在的挑战

自政变发生以来,缅甸军方已经逮捕了至少126名记者,并扩大了对网络监控的使用,设立了道路检查站,安全部队定期检查电子设备。部分人也因为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人权事件的视频而被捕。

当地记者Salai Zing向半岛电视台记者指出,由于担心成为攻击目标,他的团队自3月份以来已经大幅减少了报道活动。他还指出,“我们关闭了办公室,摘下了招牌……我们要求我们的记者像普通公民一样生活,并告诉他们不要携带相机。”

他的团队不仅无法派记者前往现场进行报道,而且他们还面临着自9月份以来缅甸西北部24个城镇的互联网被关闭的状况,其中便包括坦朗。

他还表示,“对于记者而言,获取数据和信息变得非常困难,当我们进行调查时,有许多第三方会一个接一个地出现。”

非营利组织“缅甸见证”(Myanmar Witness)独立收集、核实并储存了可能存在侵犯人权行为的证据,包括支持对违反国际法行为的调查。该组织的调查负责人本杰明·斯特里克表示,该组织也面临着因坦朗发生大火而引起的证据短缺。

为了核实一个事件的细节,该组织比较了多个证据,包括社交媒体上的帖子及其直接收到的内容。到目前为止,它已经分析了自政变以来的1187篇媒体报道,认为其中37%是缅甸安全部队所为,但是目前还没有对10月29日的坦朗大火的肇事者得出结论。

斯特里克表示,“我们得出结论的水平要深入得多,以确保我们看到的确实是穿着带有特定军衔和徽章的制服的士兵。在我们达到这样的水平之前,我们无法得出结论。”

他还表示,记录问题的最大障碍是有限的互联网和电信接入,这“导致越来越少的镜头和越来越少的人在网上发布有关正在发生的事情”。

然而,在国家层面上,却已经出现了进步的迹象。

由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立的缅甸独立调查机制(IIMM)在上周五宣布,自政变以来它已经收集了超过150万条证据,而初步证据表明,存在针对平民的、“普遍而系统的攻击”,并且可以上升至反人类罪的范畴。

钦邦位于缅甸西北部,与印度接壤,在今年2月份军方夺取政权之前,当地基本上没有任何战争 (半岛电视台)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于2018年设立了该机制,旨在收集、巩固、保存和分析缅甸自2011年以来发生的严重国际犯罪和违反国际法行为的证据,以便在地区、国家和国际法庭上追究肇事者的责任。

斯特里克的组织与该机制分享着证据,他指出,尽管存在持续的障碍,他也认为这些组织能够找到一种方式来记录、保存并核实那些侵犯人权的报道,这样一来,这些证据“不仅可以在下周或下个月内使用,并且在未来5年、10年、15年或20年的时间内,都可以在相关的司法行动和调查中派上用场”。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美国总统乔·拜登和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维多多,在苏格兰格拉斯哥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大会间隙,呼吁缅甸军方释放政治犯,并停止一切暴力活动。

Published On 2021年11月2日

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比尔·理查森在完成一项私人人道主义任务后离开了缅甸,他在该任务中寻求推动东南亚国家抗击新冠大流行,并促进援助的交付。

Published On 2021年11月5日

负责调查缅甸最严重罪行的联合国机构负责人表示,自 2 月 1 日军方夺取政权以来收集的初步证据表明,对平民发动的广泛而系统袭击“相当于危害人类罪”。

Published On 2021年11月6日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