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与新冠疫情的第五轮战役:新变异毒株、关闭措施、罢工及股市下跌

英国人走过伦敦的威斯敏斯特桥,该国刚刚宣布将因奥密克戎毒株而采取新的防疫措施 (路透社)

在对新一轮新冠疫情随着冬季的来临而爆发的担忧之下,欧洲地区由于每日新增的新冠病毒感染病例达到历史新高——尤其是在德国、意大利、比利时、荷兰和英国——而处于恐慌之下,从而需要加强预防措施并关闭边境。

英国和德国的死亡人数都已经超过了10万人,而法国的死亡人数也在本周初上升至约11.9万人。

尽管世界卫生组织警告称,到春季来临之际,欧洲可能会有70万人死于新冠病毒感染,但是根据法新社公布的官方统计数据,这场疫情已经导致欧洲境内超过150万人死亡。自2019年底以来,这场大流行已在全球范围内造成超过500万人死亡。

Luftwaffe Transports Covid Patients From High Incidence States德国运送新冠病毒感染者(盖蒂图像)

令人担忧的变异毒株

新发现的变异毒株被世界卫生组织命名为“奥密克戎”(Omicron),并将其列为“令人担忧的变异毒株”类型,与此同时,欧洲国家宣布收紧卫生措施并禁止来自南非及其几个邻国的航班,因为欧洲卫生委员会将这种新的变异毒株列为“极易传播”的类型。

新的变异毒株继续在欧洲传播,据观察人士透露,欧洲目前已成为了“全球疫情震中”,继上周末在比利时发现首例感染奥密克戎的病例之后,在荷兰、德国和英国也疑似出现类似病例之后,丹麦也在上周日宣布登记了首例奥密克戎毒株的感染病例。

另一方面,意大利也发现了首例感染新变异毒株的病例,隶属政府的高等卫生研究所在上周六晚上解释称,“该阳性样本来自一名来自莫桑比克的患者。”

荷兰证实发现13名来自南非的旅行者感染了这种变异毒株。与此同时,德国政府的新冠危机顾问宣布,一名从南非返回的旅行者感染了这种能够“迅速传播”的变异毒株。在此之前,巴伐利亚州已于上周日宣布在慕尼黑市诊断出两例新的变异毒株的感染病例。而捷克卫生部也宣布了同样的消息。

紧急措施

鉴于此,欧洲疾病预防中心发布的警告预计,除非采取紧急措施,否则在未来的12月份和明年的1月份将出现新冠病毒感染率的激增,作为回应,部分欧洲国家宣布采取紧急措施以应对新的变异毒株。

德国政府应对新冠病毒危机顾问表示,如果新冠疫苗对该新变异毒株的有效率不高的话,那么全面关闭的措施将成为必要之举。意大利已经暂停了来自南非的航班,并命令从南非返回的意大利人员进行隔离。

截止目前,法国尚未宣布任何感染新变异毒株的病例,但仍在第五轮新冠疫情之前加强了卫生措施。在上周六,该国开始了针对18岁以上人群的第三剂新冠疫苗的接种活动,但是法国卫生部长奥利维尔·维兰仍在上周四排除了再度措施完全关闭措施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在上周日表示,“我们现在正与时间赛跑,以分析奥密克戎毒株。”但是她补充称,“科学家和疫苗制造商需要两到三周的时间才能对新变异毒株的特性形成全面的看法”,她还呼吁继续接种疫苗并继续采取预防措施。

在维也纳一条街道上的新冠病毒检测点,当局已开始对未完全接种新冠疫苗的人员采取限制措施 (阿纳多卢通讯社)

暴力的抗议

就在应对新毒株的同时,欧洲还经历着一轮罢工和抗议的浪潮,这些抗议者们反对部分国家强制接种疫苗或恢复隔离,以及一系列“令人痛苦的卫生措施”。

在奥地利,当全面隔离的决定在29日晚间得到批准后,有近4万人走上维也纳街头举行示威,响应极右翼政党的号召以谴责所谓的“独裁统治”,此外,在该国北部的林茨地区也爆发了一场有数千名示威者参与的游行。

在荷兰,鹿特丹和海牙在上周爆发了暴力抗议,共有数十人被捕,抗议原因是当局实施的部分关闭措施,并阻止未接种新冠疫苗的人员进入某些地点。

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也在上周爆发了冲突和抗议活动,约有3.5万名示威者参加,以反对新的措施。

法国则在上周五决定,将针对安的列斯群岛医务人员的强制性疫苗接种推迟至12月31日,在此之前,这项决定已经引发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社会危机,并伴有持续数天的暴力事件。

在加勒比地区的法属瓜德罗普岛和马提尼克岛,也爆发了反对为医疗保健提供者和消防员强制接种疫苗的暴力抗议。

感染病例增多的原因是什么?

来自巴黎医院的心脏病医生穆罕默德·格纳姆认为,欧洲的新冠病毒感染率在下降后再次升高的主要原因有多个,其中包括近70%的欧洲人已经接种了新冠疫苗,但截止目前为止,还有30%的人员没有接种新冠疫苗。他还补充称,“疫苗的有效率并不均衡,未接种疫苗的人在病毒入侵那些疫苗未起到防护作用的接种者的过程中起到了负面作用。”

格纳姆向半岛电视台记者指出,“如果我们在此基础上,再加上其他的因素,例如疫苗提供的防护力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降低,并且不能遏制病毒的传播,我们就会更好地理解感染率上升的问题,并且明白免疫力并不足以减少疫情和新变异毒株的传播。”

此外,格纳姆还将感染病例大幅上升的问题归因于政府决策使居民生活恢复正常、人员混杂和过度拥挤,以及居民放弃佩戴口罩和其他的健康保护措施。

这位医生呼吁加快新冠疫苗的接种步伐,以迅速遏制病毒的传播,同时还要针对60岁以上的老年人进行第三剂疫苗接种,然后再将该接种范围扩大至年轻人群。

而关于新一轮疫情的严重性——特别是随着变异毒株奥密克戎的出现,格纳姆认为,“欧洲现在正处于第五轮疫情的开始,每当疫情蔓延,就会有新的变异毒株出现。有很多毒株出现后又消失了,以至于人们根本没有听说过它们,因为它们与这种新的毒株相比并不危险,我们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了解这种新的毒株的危险程度。”

格纳姆认为,“新的变异毒株令人担忧,它并不像其他的变异病毒,因为它在短时间内产生了许多的变体,从而使它更具传染性,并且在人员之间和国家之间传播速度更快。因此,新变异毒株的快速突变可能会让疫苗在它面前失效,这也是它让我们感到关注和担忧的原因所在。”

A passenger tries to find a flight as several airlines have stopped flying out of South Africa, amidst the spread of the new SARS-CoV-2 variant Omicron, at O.R. Tambo International Airport in Johannesburg南非约翰内斯堡坦博国际机场内的一名旅客,而该国目前已经成为了新冠疫情的新震中(路透社)

调整现有疫苗

当南非科学家声称他们无法确定目前可用的新冠疫苗是否能有效应对奥密克戎变异毒株之时,我们又有什么解决方案来应对它呢?

格纳姆解释称,最初接种的疫苗是为了应对新冠病毒的原始毒株,但是由于原始毒株与新出现的毒株仍具有一些共同特征,因此,现有的疫苗对新变异毒株奥密克戎仍然有效,尽管效力相对较低。

但是,根据格纳姆的说法,最大的恐惧在于新毒株快速突变的次数——可以短时间内达到10次,这就使得它的传播更为迅速且更加复杂。但他表示,需要对该毒株进行分析和审查,以判断其危险性和严重程度,“首要和最终解决的方案仍然是接种疫苗并采取必要的预防措施。”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