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为何加强关系?

2019 年 6 月 5 日,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在俄罗斯莫斯科会晤期间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准备握握手(路透社)

在军舰绕日本主岛航行数周后,中国和俄罗斯两国军队向日本和韩国的防空区派出轰炸机,迫使首尔做出紧急出动战斗机的回应。

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周二在东京会见了记者,对上周发生的联合巡逻表示“严重关切”,称北京和莫斯科的举动清楚表明,“日本周边的安全局势越来越严峻”。

在岸信夫发表上述讲话时,中国和俄罗斯两国官员正在举行虚拟会谈,称赞这次空中和海军演习是“重大事件”,并签署了一项新协议,以进一步深化国防关系。

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与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签署了上述协议,今年是军事合作空前增长的一年,包括8月份在中国宁夏举行的大型军事演习,俄罗斯军队成为第一批外国军队加入中国的常规演习,并宣布联合开发军用直升机、导弹攻击预警系统,甚至在月球上共同建立一个研究站。

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 俄罗斯和欧亚大陆高级研究员奈杰尔-古尔德-戴维斯(Nigel Gould-Davies) 表示,“这是两国至少自 1950 年代中期以来最牢固、最密切和最好的关系,并且可能成为永远。”

2019年8月8日,中国海军陆战队在俄罗斯加里宁格勒地区波罗的海沿岸的赫梅廖夫卡射击场参加2019年国际陆军运动会(路透社)

奈杰尔-古尔德-戴维斯指出,中俄关系历来以相互谨慎为标志,包括 1960 年代的边界冲突,据报道,这场冲突将北京和莫斯科推向了核战争的边缘,古尔德-戴维斯说,目前的事态是“特殊状态”,他说,关系“发展非常迅速,实际上是在过去 10 年内”,在西方因俄罗斯于 2014 年吞并克里米亚而对其实施制裁之后,中俄关系加速发展。

外交、经济关系

两国不仅在国防上靠得更近,而且在外交和经济方面也拉近了距离。

在外交政策上,北京和莫斯科对伊朗、叙利亚和委内瑞拉采取了类似的做法,最近又重新推动解除联合国对朝鲜实施的制裁。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俄罗斯总统普京也有私人关系,自2013年以来,两人进行了30多次会面,中国领导人甚至称普京为“最好的朋友”。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2021 年 6 月 28 日在俄罗斯莫斯科克里姆林宫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视频电话会议(路透社)

对中国而言,俄罗斯是其最大的武器供应国和第二大石油进口来源国,对于俄罗斯来说,中国是其最大的国家贸易伙伴和能源项目的主要投资来源,包括北极圈内的亚马尔液化天然气工厂和西伯利亚电力管道,这是一个价值 550 亿美元的天然气项目,是俄罗斯历史上最大的天然气项目。

奈杰尔-古尔德-戴维斯表示,这一切背后的主要驱动力是中国和俄罗斯对自由民主价值观的敌意。

戴维斯告诉半岛电视台说,“两国都被反民主政权统治,这些政权在抵制本国自由西方价值观的影响方面有着强烈的共同利益,”他并表示,“他们在破坏体现自由价值观的国家和联盟方面也有着强烈的共同利益。因此,他们的主要共同利益实际上是一种意识形态——他们试图破坏民主和自由的西方。”

自我实现的预言?

关系的深化确实让西方感到担忧,美国情报评估将中国、俄罗斯及其结盟列为美国和北约的最大安全威胁,西方安全联盟于 1949 年成立,作为对抗苏联的堡垒,计划扩大其重点,以解决对抗两国的问题。

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上个月在接受伦敦《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他不认为中国和俄罗斯是两个不同的威胁。

延斯·斯托尔滕贝格表示,“中国和俄罗斯密切合作,”他说,“将中国、俄罗斯、亚太或欧洲区分开来的整个想法——这是一个很大的安全环境,我们必须共同解决所有问题。”

但有人说,这种评估过于简单,可能会导致“严重错误”。

前澳大利亚外交官、独立国际关系分析师波·波罗上个月说,“不存在针对西方的大阴谋,”他在总部位于美国的全球安全研究中心组织的一次虚拟谈话中说,“这是一种典型的大国关系,意味着它是由共同利益驱动的,而不是由共同价值观驱动的。”

这位分析师表示,通过相互支持,中国和俄罗斯获得了“重要红利”,包括加强了“各自政权的合法性和稳定性”,他补充说,防务合作使莫斯科能够在世界舞台上展示俄罗斯的影响力,而北京则能够获得俄罗斯先进的军事技术和作战经验。

在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被实施制裁后,这种关系还使莫斯科能够“填补西方公司撤出俄罗斯留下的技术空白”,波·波罗表示,“中国对技术的投资对于俄罗斯北极液化天然气项目的实现至关重要。”

卡内基莫斯科中心的陈寒士(Alexander Gabuev)对此表示赞同。

陈寒士表示,俄罗斯和中国之间的关系“受西方控制之外的基本因素驱动”,他在 3 月份的一次谈话中指出,两国拥有4300 公里(2672 英里)的边界,由于 1969 年的边境冲突,“他们知道成为敌人是多么危险和代价昂贵的事情。”

这就是他上个月在推特上发表言论的原因,他发表推文称,北约声称中国和俄罗斯是一个挑战,“夸大了当前的中俄合作水平和细微差别”。

他说,这两个国家“都信奉他们的战略自主权”,并且“将中国和俄罗斯混为一个需要通过统一工具来对抗的准联盟,西方有可能创造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当双重遏制导致中俄合作进一步深化时,这会导致更多美国施压。”

“虚伪的侵略者”

对一些人来说,美国的压力是起点。

常驻北京的政治分析家、中国国家广播公司 CGTN 的评论员 Einar Tangen 表示,“中国和俄罗斯都认为美国是一个虚伪的侵略者,意图削弱中俄,以维持其霸权。”

他说,美国在这方面采取的行动包括将中俄两国列为最大的国家安全威胁,对涉嫌侵犯人权的行为实施制裁,以及建立北京和莫斯科认为的反俄中联盟。

其中包括四方安全对话(Quad),这是一个由美国领导的非正式联盟,包括美国、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亚,该组织被中国谴责为“亚洲北约”,去年恢复了海军演习,这是 13 年来的首次此类演习,四国海军今年扩大了演习范围,分两个阶段在菲律宾海和孟加拉湾举行。

此后,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之间新成立的安全联盟,称为 AUKUS。美国和英国9 月宣布该三边协议时表示,澳大利亚将获得核动力潜艇——分析人士称,此举将允许澳大利亚海军在有争议的南海和台湾海峡进行巡逻。

中国谴责该联盟是对地区稳定“极其不负责任”的威胁,而俄罗斯则称其为“对国际核不扩散机制的巨大挑战”。

总部位于莫斯科的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分析​​师丹尼尔·博奇科夫说,“这些(类型的行动)不可避免地鼓励中国与俄罗斯进行更密切的合作,旨在对敌对行为做出对等回应。”

这些回应包括最近在日本和韩国附近举行的中俄联合演习,而日韩这两个国家都是美国盟友。

博奇科夫表示,日益激烈的竞争很可能导致冷战期间僵化的集团重新出现,一方面是美国领导的社区,另一方面是中国、俄罗斯及其盟友。

博奇科夫说,“这造成了地缘政治僵局,似乎无论如何都无法克服,”他并表示,“通过像针刺一样的危险局部对峙,同时测试彼此的‘红线’,让所有政权都为最坏情况积累力量。”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23日表示,北约已经成为遏制俄罗斯和中国的全球军事政治联盟,与此同时,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莫斯科国际安全会议开幕时表示,对北约不断加强的军事能力及其靠近俄罗斯边境的基础设施感到担忧。

Published On 2021年6月23日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