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反政府武装与军方对峙 若开邦冲突不断

若开邦的冲突令人担心,军方和若开军之间的非正式停火存在破裂的风险 (欧洲通讯社)

自2月1日,缅甸军方对昂山素季领导的民选政府发动政变,引发大规模公民不服从运动以来,以前动荡不安的西部若开邦一直保持着相对平静。

但最近的冲突令人担忧,去年11月在长期陷入困境的地区达成的非正式停火即将破裂,甚至该国其他地区的武装叛乱也开始上升。

虽然11月第二周多次出现了关于战斗的报道,但若开军发言人Khaing Thu Kha仅承认,叛乱集团在11月9日参与了一个两小时的冲突,因为军方“故意”进入了若开军控制的地区。

Khaing Thu Kha说,“为捍卫领土发生了一次短暂的冲突,”并补充说,局势已经平静,军方似乎没有想要继续前进的意图。

另一方面,军方否认了与若开军的对抗,称它与若开罗兴亚救世军发生了战斗。2017年,若开罗兴亚救世军袭击警察哨所引发了一场残酷的镇压,超过70万名罗兴亚平民越过边境逃往孟加拉国。此次镇压行动被列入国际种族灭绝案件。

军方发言人佐敏吞于11月10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并没有与若开军发生冲突。”若开罗兴亚救世军发表了一份声明,称在11月7日、9日和11日与军方发生了战斗。

若开军是比若开罗兴亚救世军更加强大的对手,在两年的残酷冲突后,与缅甸军方陷入争执僵局。许多人称,这场冲突是该国几十年来最凶猛的内战。

自从2月份军方夺取政权,若开军扩大了对长期困境的政治控制以来,若开邦一直是缅甸最平静的地区 (欧洲通讯社)

国际危机集团高级顾问理查德·霍西虽然停火协议在一年的大部分都得到了执行,但双方的目标受到巨大的影响。

他告诉半岛电视台,“若开军利用停火,重整了部队并加强了行政机构的执行力,在某些时候,军方会介入维持红线。触发最近冲突的可能是一个随机事件,但显然有严重升级的可能。”

关于贸易的争论

据报道,战斗发生在与孟加拉国边境接壤的孟都镇。

总部位于若开邦的人权组织Wan Lark基金会执行董事Khaing Kaung San表示,冲突可能是由对贸易路线的争夺引发。

他还表示,鉴于军方在全国各地面临其他武装团体的“进攻袭击”,军方可能对正面对战若开军感到犹豫,但它不会接受若开军在缅甸境内享有“更大的自主权”。

Khaung Kaung San说,“如果再次发生2018年到2020年发生的战斗,那么会有更多的破坏和更多的内部流离失所者。”

霍西表示,军方对战若开军可能导致力量“过度摊开”,从而使其他反抗团体得到发展。

虽然大多数分析师认为,双方都希望避免战争,但其他迹象表明停火协议面临破裂的压力。

罗兴亚难民营:政府邀请媒体到缅甸进行实地采访 (半岛电视台)

虽然军方释放了被指控为“恐怖分子”、隶属于若开军的政治犯,但它开始逮捕被指控与“人民国防军”有关的人,这是政变后成立的一个松散的武装抵抗群体。

在报道称若开邦发生冲突后,当局还开始逮捕记者并调查当地媒体纳林贾拉通信社和西部新闻。西部新闻的记者已经躲藏起来。打击当地媒体是2018年至2020年冲突中常见的策略。

在2009年成立的若开军和主要活跃在缅甸边境地区的数十个民族武装团体,大多是若开邦佛教徒,占据该国大部分人口。

在罗兴亚穆斯林受到镇压后,2018年,战斗在军方和若开军之间展开,冲突主要由地方对中央政府的不满以及渴望获得更多政治自治权的推动。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冲突导致数万人逃离家园,炮弹、枪击、地雷导致近1000名平民严重受伤或死亡,包括超过170名儿童。

在2020年选举即将来临的情况下,对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政府的共同反感促使双方达成非正式停火,结束了暴力行为。

被指控与若开军有联系的数千人在2月政变后被军方释放 (欧洲通讯社)

全国民主联盟的政府将若开军列为“恐怖组织”,并呼吁军方粉碎该集团。它还从重要的和平会议中排除了若开军,阻止对受冲突影响的人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并取消了多地的投票权。

来自若开邦的24岁的青年活动家Kyaw Lynn告诉半岛电视台,全国民主联盟对若开邦武装冲突和政治问题的立场使大多数人觉得他们并没有在政变后真正失去任何东西,尽管该国其他地区发生了大规模抗议和叛乱。

若开军扩大影响

在若开邦,动荡使若开军进一步巩固其地位,而军方已经无暇顾及这里。

8月,若开军的副总司令Nyo Twan Awng告诉《缅甸前沿》,若开军对该国有三分之二的地区有事实上的权力,目前正在运行自己的行政和司法系统。

若开军还公开致力于建立一个包含被边缘化的罗兴亚人的包容性政府。

若开军发言人Khaing Thu Kha说,该组织的政治力量——若开民族联盟已经参与了新冠疫情防控,遣返流离失所者并执行扫毒计划。

虽然若开军避免加入反对军方的革命,但它对政变和和平抗议者受到暴力镇压表示了谴责。

Khaing Thu Kha说,“一方面,人们在这一年里安静地生活在没有战争的环境中。另一方面,缅甸正在发生的事情是可耻和令人失望的。”

2月,陆军总司令敏昂莱在新议会会议召开前几个小时拘留了昂山素季及其政府的多名高级成员。

2018年若开军与缅甸军方的战斗,迫使数千人逃离家园;一年前,军方对罗兴亚人发动了残酷镇压 (美联社)

军方夺取权力在该国大部分地区激起了反政变抗议活动以及大规模公民不服从运动。据跟踪局势进展的政治犯援助协会称,军方用武力作出了回应,至少有1270人被杀,超过10000人被捕。

若开军早在4月份时就已经表示,街头抗议不应该与公民不服从运动相连,以避免分散建立行政控制的主要目标。Kyaw Lynn表示,若开军对当地人口有“巨大影响”,很少有人会反对这样的要求。

一位著名的缅甸政治和军事分析师,因害怕被捕而要求匿名,告诉半岛电视台:“若开邦的停火对两者都有益。对于缅甸军方来说,结束战斗使他们能够发动政变,而对于若开军而言,,结束战斗允许他们在若开邦建立军事地位和自己的行政管理体系。”

这位分析师认为,军方希望停火协议能够保持稳定,因为停火有助于提出选举欺诈并准备夺取权力。

但是,军方可能希望在若开军巩固对若开邦的控制前,解决民众压力。自政变后近10个月,军方政府一直无法完全控制缅甸。

在11月的冲突发生后不久,日本政府缅甸民族和解特使笹川阳平在内比都会见了政变领导者敏昂莱,并访问了若开邦。

除了拜访受冲突影响而流离失所的罗兴亚人和若开人外,他还与若开军领导人举行了会谈,敦促他们避免冲突。11月16日,若开军释放了15名军方士兵和警察。

缅甸影子政府呼吁起义反抗军方 (半岛电视台)

但分析师表示,维护停火可能会越来越棘手,因为若开军希望在缅甸内部获得命运自决权,而这超过了将军方的接受范围。

要求匿名的分析师说,“为了实现若开军的政治目标,他们必须选择武装道路。与军方谈判不可能获得命运自决权。”

该国其他地区的战斗升级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对若开军形成有利局面。

但在已经遭受了多年暴力的地区,新冲突可能无法持续太久。

若开军发言人Khaing Thu Kha警告说,“冲突是否会加剧取决于军方。他们进入若开军的任何领土都会引发战争。”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据一个知名人权组织称,缅甸军方在东部克伦尼邦逮捕了人道主义工作者,并摧毁了为冲突中流离失所的人所准备的粮食储备,从而可能犯下了战争罪。

Published On 2021年11月10日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