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伊士运河通航纪念日:在历史的财富与未来的风险之间

距苏伊士运河通航已经过去了152年 (法国媒体)

自1869年前开通以来,苏伊士运河已经投入使用了152年的时间。作为世界上最重要的航运通道之一,苏伊士运河仍然保持着其战略重要性,它不仅连接着东西方,并且也是埃及经济的主要动脉。

埃及政府正试图通过开发和扩大这条运河,并将其转变为综合经济区的手段,以应对在东方或北方建立替代航运通道的潜在风险。

根据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网站提供的数据,这条运河的真实历史是自第一家特许经营公司在挖掘工作中凿下第一斧开始,途中经历了多家公司,总共有2万名埃及劳工在恶劣的人道主义条件参与了运河的开凿工程,并最终在1869年8月完成了相关的挖掘工作。

在1869年11月17日举行的充满传奇色彩的通航仪式中,赫迪夫·伊斯梅尔在许多埃及乃至世界最著名的政治人物的出席下开启了这条航道,其中包括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的妻子欧仁妮皇后,以及奥地利皇帝、匈牙利国王、普鲁士王储、荷兰国王的弟弟、英国驻奥斯曼帝国首都阿斯塔纳大使等等。

关闭航道

随着全球贸易的增长,苏伊士运河已经成为了国际关注的中心,并因此多次暴露在危机之中。

在1956年7月26日,埃及总统纳赛尔宣布了将苏伊士运河国有化的历史性决定,从而引发了所谓的“苏伊士运河危机”,并招致以色列、法国和英国发动三方侵略。在战争期间,苏伊士运河被关闭,最终,这场侵略以外国军队的撤出、苏伊士河运回归埃及主权之下为结束。

在纳赛尔统治时代,苏伊士运河在1967年6月的失败后再次被关闭,直到1975年6月才重新开放,当时,萨达特总统发表了讲话,将苏伊士运河称为“各个大陆之间和各大文明之间的纽带,埃及人以其烈士之灵魂而在运河两岸传播和平与安宁,并使之成为和平的源泉和人类之间实现繁荣与合作的动脉”。

新的扩展

苏伊士运河扩建工程,即埃及媒体所说的“新苏伊士运河”,是现任埃及总统塞西向埃及人民提出的第一个工程,并已于2015年8月隆重开幕,有人认为,这是为了纪念苏伊士运河在赫迪夫·伊斯梅尔时代的通航仪式。

新的扩张因其经济可行性而受到了反对者的批评,此外,塞西坚持减少挖掘时间,因为这需要花费国家所需的大量金融流动性,而这次的扩张进程也没有产生任何显着的影响。

另一方面,埃及政府的国家信息服务网站指出,新的扩建工程使苏伊士运河“不再仅仅是缩短东西方航程的通道,而且将成为一个综合性的全球物流中心,有助于将苏伊士运河经济区打造为全球贸易区,旨在从过境船舶特别是巨型船舶的费用中为运河提供额外收入,此外,还将在运河两岸打造巨型项目,并建立新的城市社区。”

部分人认为,尽管开辟新的苏伊士运河支线和开发运河河道的新项目取得了成功,但是迄今为止,将这条运河打造为综合经济区,而不仅仅是一条水道的雄心却并未实现。

大部分开发项目均以拓宽和深化运河航道为重点,在今年5月,塞西批准了苦湖运河航道的开发项目,目标是将地区面积的长度从122公里增加至132公里,而长度为10公里,除新增的支线以外,其全长约达82公里。该项目还旨在将苏伊士运河南部区域扩大和深化132公里至162公里。

尽管存在新冠疫机,但项目仍取得了成功

今年8月,部长委员会媒体中心谈到了运河所取得的成功——尽管新冠疫情的肆虐波及了全球贸易活动。该中疏解释称,全球贸易总量的12%均是通过苏伊士运河运输的。

报道指出,苏伊士运河的通航能力也从开通新支流之前的每天77艘增加至每天97艘船,此外,还允许吃水深度不超过66英尺的船只双向通过。

报道指出,苏伊士运河在2020-2021年创下了历史最高的年度收入,达58.4亿美元,而在2019-2020年,这项收入为57.2亿美元。

尽管全球贸易活动因新冠疫情而大幅减少,但是该运河宣布在2022年期间将所有船舶的过境费用上浮6%,并将从明年2月开始实施,只有旅游船只和运输液化天然气的船只除外。

潜在的风险

在今年3月下旬阻塞苏伊士运河通道的“天赐号”(Ever Given)搁浅危机期间,人们再次讨论了该运河可能面临的风险,以及其他国家计划用于与苏伊士运河竞争的替代项目。

部分货船因油价下跌以及全球贸易动向,而选择驶往环绕非洲大陆的好望角航线,其目的是降低经济费用——尽管路程很长,但却能够免于支付这条运河的过境费用。

苏伊士运河面临的最突出威胁,来自以色列的一个项目——该项目计划挖掘一条与苏伊士运河平行的、连接埃拉特和阿什凯隆港口的运河。但是该项目因缺乏资金而已关闭多年,但是据观察人士分析,以色列和阿联酋之间的关系正常化,可能会使这个项目重焕生机。

在2020年的最后一个季度,阿联酋与以色列签署了一项协议,旨在通过一条连接红海埃拉特港和地中海阿什凯隆港的管道,而将海湾石油运往欧洲,而在目前,其中大部分石油都需要经过苏伊士运河来运输。

同样,北海也可能带来类似的威胁——俄罗斯能源公司计划在北海开发一条运河,以便让船只在不到15天的时间内抵达俄罗斯港口,俄罗斯计划利用这条新的海上走廊来向国外市场出口石油和天然气,从而可能对苏伊士运河构成重大的威胁。

此外,中国也计划为其船舶寻找一条完全处于国际水域内的替代航线——这条航线将从大西洋延伸至太平洋,并且途经北冰洋以及北极周边海域。

由于这条航线需要启用重型破冰船,因此这种选择仍然非常棘手,并且不适合当前的商业海上交通活动,但是由于气候的变化和破冰船行业的技术发展,这条航线可能会拥有非常光明的前景。

苏伊士运河无法竞争

经济学家穆斯塔法·阿卜杜-萨拉姆认为,好望角航线是苏伊士运河面临的最大威胁,而其他项目可能面临着与地形性质相关的巨大困难,正如以色列项目中面临的岩石地况,以及俄罗斯项目中面临的冰冻条件,此外,像这类项目往往需要数十亿美元才能完成,而这是许多国家可能无法实现的。

阿卜杜-萨拉姆此前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强调,他仍然相信苏伊士运河是,而且仍然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航道,并且在未来几年内它仍将如此。

苏伊士运河负责人奥萨马·拉比阿也证实了这一点,并否认该运河处于任何真正的危险之中,他还强调,埃拉特-阿什凯隆管道并不会对运河构成威胁,因为其总量仅占到运河运输总量的7%,如果我们假设所有的海湾石油都通过这条管道进行运输,而阿什凯隆又位于地中海上,这将使石油再次被装载至油轮,从而增加了运输的距离、成本和时间。

拉比阿在之前的电视声明中补充称,“新苏伊士运河”将使这条运河完全远离任何竞争,因为它提供了比北部类似项目更大的安全系数,因为这些北部项目需要在过往船只前面放置破冰船。至于苏伊士运河,“只要你提供合适的价格,那么你就将获得良好的服务、速度与安全。”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长赐号”在埃及苏伊士运河造成的危机已于29日解除,该运河上的国际航运活动也宣告恢复,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却更为困难,无论是估算这场令人关注的事件所造成的实际和最终损失,还是明确将负责赔付受损者的责任方性质——是拥有这只船舶的公司,还是租赁这只船舶的公司,还是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又或是保险与再保险公司?

Published On 2021年3月31日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