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逊的艰难考验 英国能否成功说服美国和中国拯救世界免遭环境灾难?

格拉斯哥气候大会能否在减缓全球变暖方面取得成功引发质疑(美国宇航局)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将在他的国家格拉斯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大会(COP26)称之为“极其复杂的地缘政治事件”,这并没有错,此次气候大会汇集了世界各地130 位领导人,被认为是爆发新冠大流行之后的最大外交聚会。

英国肩负着说服各国领导人承诺到 2030 年将全球变暖幅度降低至 1.5 摄氏度的重大责任,如果华盛顿和北京不能达成共识,这个目标就不可能实现,英国外交任务的复杂性在于,将世界两大经济体聚集在一起,并说服其做出真正的承诺。

尽管最有影响力的两个国家领导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缺席,但摄影师的镜头重点捕捉了将世界领导人聚集在一起的许多画面,与此同时,美国总统拜登也备受关注。

气候大会前夕格拉斯哥乔治广场的象征性气候火场(盖蒂图像)

全球英国

英国为这次峰会做了很多准备,特别是在退出欧盟之后,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试图向欧洲人传达一个信息,即他的国家有能力在气候保护领域领导全球外交,并在该领域动员国际努力,而无需依赖欧洲集团。

此次峰会是对英国政府为描绘“脱欧”阶段(英国脱欧协议)后的国家形象而发起的“全球英国”口号的首次真正考验,而美国人和中国人的观点趋同将是最艰难的考验。

鲍里斯·约翰逊回顾了他在罗马召开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上的政治讲话,旨在警告格拉斯哥气候大会的失败,及其对水资源和食物短缺以及移民流动的影响。

约翰逊将罗马帝国的衰落与移民的流动以及无法控制“来自东方和其他地区移民”的到来联系起来,因此,帝国崩溃了,我们进入了持续了很长时间的一个黑暗时代,他并强调,气候大会的失败可能使世界进入一个新的黑暗时代。

拜登和特朗普影子

在中国和俄罗斯两国总统缺席情况下,美国总统乔·拜登将占据格拉斯哥峰会领导地位,与他共同出现的是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影子,而特朗普此前曾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

拜登面临三大挑战:

  • 第一:与中国就气候问题达成共识,这里出现了美国政府拒绝将环境问题与其他问题分开的困境,而中国则表示,可以搁置其他有争议问题——其中包括人权问题——旨在就气候问题达成共识。
  • 至于第二个挑战,则是追赶拜登的唐纳德·特朗普的阴影,以及一些国家和环境行为者担心唐纳德·特朗普再次回归的可能性,这意味着新的挫折和新的气候协定退出,这就是为什么拜登必须让所有人相信美国的承诺是不可逆转的原因。
  • 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挑战,则是面对中国争夺世界领导地位,美国的影响力及其背后动员世界舆论的能力问题。

中国 目前缺席

很难理解中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立场,2020年底,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中国将在2060年实现“零碳排放”,比美国的承诺晚了10年。

然后,中国国家主席将在当年宣布终止对中国境内外燃煤能源项目的国家支持,韩国和日本也做出的承诺相同。自 2013 年以来,上述三个国家占煤炭项目融资的 95%。

中国集多面于一身,它是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国家,同时拥有 7 家最大的风力发电机制造商,而且,中国经济生产的可再生能源比世界其他地区的总和还多,这降低了中国太阳能和风能的成本。

但中国 53% 的能源也依赖于煤炭,并且仍在努力提高产能,据联合国报告,中国需要在 10 年内关闭 500 家煤炭制造厂。

20 家化石燃料公司应该为三分之一的温室气体排放负责 (Pixabay)

巨人之战

中国和美国排放了世界上大约 40% 的污染气体,因此,任何气候决定都取决于华盛顿和北京之间达成的共识。

美国总统乔·拜登试图打破两国关系僵局,当时,他派遣个人气候特使约翰·克里与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举行会晤,双方接触仍在继续,但尚未有迹象表明他们在达成任何协议方面取得成功。

中国方面表示,到 2060 年结束煤炭使用还需要大约 20 年的时间,这使得格拉斯哥气候大会有关到 2050 年实现零碳排放的目标变得困难。

在中国的碳排放量已经是美国碳排放量两倍之后,中国无法再争辩说美国是全球变暖的主要原因了。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