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美国冻结资金,现金短缺的阿富汗人将迎来严冬

首都喀布尔的阿富汗人在银行外排队取现金(阿纳多卢通讯社)

在向美国国会提交的最新报告中,阿富汗重建特别检查组(SIGAR)详细说明了华盛顿决定切断塔利班政府获取数十亿资金和资产的渠道,将导致这个资金短缺国家遭遇的破坏程度。

最高监督机构的报告称,在美国为期 20 年的占领期间,华盛顿在阿富汗的重建上花费了 1460 亿美元,其中 890 亿美元用于培训和支持阿富汗“已不复存在”的国家安全部队。

报告中还谈及,“其他重建目标,例如帮助妇女和女孩或建立法治,正受到新塔利班政权的直接威胁”。

8月中旬塔利班推翻西方领导的阿富汗政府之后,美国与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机构,决定切断阿富汗获得超过95亿美元资产和贷款的渠道。

这项决定对阿富汗的医疗保健和其他部门产生了破坏性影响,在国际援助减少的情况下,所有这些部门都在努力继续运营。

根据世界银行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上个月底,由于援助削减,约有 1400 万人(三分之一的阿富汗人)处于饥饿的边缘。

阿富汗粮食危机

前工业和商务部副部长苏莱曼·本·沙阿表示,美国、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决定促使联合国和欧盟更多地参与阿富汗正在发生的人道主义危机。

苏莱曼·本·沙阿告诉半岛电视台说,“联合国立即采取行动并重新开始努力,这对联合国的形象以及阿富汗人民对其的看法大有裨益。”

同样,本·沙阿援引了欧盟上周宣布于 11 月重新开放其驻喀布尔大使馆的消息,他并表示, “这是所有这一切中为数不多的积极发展之一。”

限制银行提款

然而,随着严冬的临近,本·沙阿表示,由于外交进程和谈判进展缓慢,阿富汗人民“正在付出巨大代价”。

在塔利班接管阿富汗之后,大多数银行已经关门大吉,这些银行已经在处理急于取款的大量人员,而银行重新开放或将需要数周时间。

当他们这样做时,银行每周提款限额为 200 美元,这导致男人和女人在外面排长队等待数小时,甚至数天,以提取尽可能多的现金。

本·沙阿担心,在现金驱动的经济中,阿富汗的经济发展可能会受到影响,他表示,“没有人就阿富汗未来的经济前景提出全面看法。”

其他阿富汗人——其中包括那些仍在努力向该国提供援助和服务的海外人士——表示,削减开支和缺乏明确的经济计划极大地抑制了他们接触有需要人员的能力。

曾在喀布尔与国际援助机构合作的阿富汗裔美国人马基兹·谢尔扎伊 (Makiz Sherzai) 表示,银行和其他金融服务机构施加的限制使得即使在国外的阿富汗人也很难尝试帮助该国人民,其中包括他们自己的家人。

谢尔扎伊举例说明了她最近在美国其他阿富汗人财政援助下发起的食品运动。

谢尔扎伊表示,“我只需要寄几千美元,但我无法将其直接寄给在阿富汗进行食物募捐的人。”

这迫使她找到一条迂回的路线将钱汇入阿富汗,“我不得不把钱汇给欧洲的某个人,然后那个人把钱寄给巴基斯坦的某个人,然后资金从那里送到阿富汗人手中。”

过去,谢尔扎伊和在国外的其他阿富汗人只会通过西联汇款或速汇金汇款。但是,这两项服务都对进入阿富汗的转账设置了相同的 200 美元限额。

一些住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阿富汗人告诉半岛电视台说,他们在试图向阿富汗的朋友和亲戚汇款时被西联汇款拒之门外。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阿富汗裔美国妇女说,“他们告诉我们:‘我们不能向阿富汗汇款,因为银行告诉我们,他们没有钱可以发放’。”

妇女儿童受苦

谢尔扎伊表示,看到远方的阿富汗“孩子们饿死,绝对令人心碎”。

随着全国气温持续下降,她想发起另一项筹款活动,为儿童提供食物、毯子和保暖衣服,但弄清楚如何向阿富汗汇款是一项“重大挑战”。

曾与试图帮助阿富汗妇女的组织合作的阿富汗裔美国企业家马苏达·苏尔坦(Masuda Sultan )表示,资金冻结尤其令人不安,因为美国国际开发署等非政府组织已将资源分配给阿富汗人,而不是塔利班的伊斯兰酋长国。

苏尔坦表示,“无论他们的政府是谁,我们都应该寻找向他们提供帮助的方法,我们与世界各地我们不同意或不喜欢的政府合作。”

本·沙阿同意这一评估,称阿富汗人民正在应对“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性”,并担心,如果当前的金融体系——虽然存在缺陷——崩溃,阿富汗人民可能会遭遇什么。

“这就是我们现在拥有的体系,如果它被推翻,我们不知道取而代之的是何种体系,也不知道新的体系是否甚至比现有体系更糟糕。”

这种恐惧就是本·沙阿说辞的原因,他表示,国际社会必须“找到一种与体系合作的方法,以确保阿富汗人民不会继续为一个很少获得外部支持的政府付出代价。”

苏尔坦特别担心对喀布尔财政援助的任何延迟,都会抵消 20 年外国存在所带来的任何收益,阿富汗重建特别检查组在其报告中也提到了这一点。

阿富汗重建特别检查组表示,美国国务院和美国国际开发署计划“为阿富汗未来的重建援助设定条件,以确保阿富汗妇女和女孩的持续进步”。

苏尔坦告诉半岛电视台说,“美国国际开发署在阿富汗从事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工作,对女童教育和妇女儿童健康的投资被认为是美国干预的最亮点。”

已经有迹象表明,在塔利班掌权的伊斯兰酋长国,恢复妇女权利方面取得的任何进展都可能受到限制。

尽管喀布尔、赫拉特和扎兰吉等城市的少数妇女继续举行抗议活动,呼吁她们享有工作和受教育以及加入政府的权利,但塔利班最近的决定并没有提高人们的信心。

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不允许少女重返学校。塔利班领导人还就女性重返工作岗位发出了混合信号,上台后不久,他们要求所有女性政府工作人员待在家里,直到他们确定该组织的地面战士不会对这些女性构成安全威胁。

苏尔坦表示,必须让国际社会了解阿富汗人道主义危机的规模,并让他们了解,资金削减正在影响教师和医护人员,而不是塔利班领导人。

他表示,“随着人道主义需求的增长,我很担心他们在前进车轮上睡着了。”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