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登战场:泰国抗议者“失无所失”

8 月底在曼谷丁登区举行的抗议活动中,反政府抗议者逃离警察的水炮(路透社)

在露出身上的伤疤之前,盖普抬头看了看街对面的一群警察。现在才晚上 7 点,但该地区的安全部队已经处于高度戒备状态。

这位喜欢使用自己昵称的 23 岁男子在曼谷第二大贫民窟社区中心丁登区的一家路边小餐馆告诉半岛电视台说,“警察已经多次向我开枪。”

如今,这个地区——一个高楼林立的贫民窟社区,到处都是破旧的政府住房——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战区。在距离盖普坐的桌子几米远的地方,数十名身穿防弹背心的警察正在巡逻,他们手持装有橡胶子弹的猎枪和装有实弹的手枪。

在盖普讲话的同时,远处不时传来爆炸声。 他说,“他们是我们的兄弟。”

盖普是一群自称为 Thalugas(突破毒气/催泪瓦斯)新抗议者中的一员。

经过一年多的反政府集会——抗议者对民主和强大君主制改革的呼吁似乎似乎在很大程度上被置若罔闻——他们正在加大对总理巴育·占奥差政府施压。

大约三个月以来,太阳一落山,这些年轻人就不停与警察发生冲突,而新冠大流行带来的经济影响为他们的斗争提供了新的动力。自 7 月以来,暴力活动有所平息,但每天晚上 7 点左右,年轻的抗议者用中指嘲弄警察,骑着摩托车尖叫辱骂。最终,随着示威者向占领该地区警察团体发射烟花,紧张局势升级为暴力冲突,警方随后以全面且经常是暴力的逮捕作为回应。

“盖普”是一名反政府抗议者,站在曼谷市中心的一栋公寓楼里,靠近警察和抗议者几乎每晚发生冲突的地方(半岛电视台)

许多人对他们认为的政府应对新冠大流行的不当方式感到不满,并指责巴育——领导 2014 年的政变——疏忽大意。

抗议者所在的社区深深地感受到了挫败感,在这些社区中,大多数年轻人都没有工作,并且难以养活有时感染新冠病毒的家人。

盖普解释说:“我希望受伤的人、挣扎中的人得到帮助。”他并表示,“我需要政府最终予以关注。我的妻子被解雇了,我的孩子现在正在为他的教育而苦苦挣扎。我的自行车也被收债人员拿走了。老实说,在这一点上,我几乎无法养活我的家人。”

新冠疫情战斗

像盖普这样的年轻示威者点燃了交通灯和泰国国王哇集拉隆功的巨幅肖像,这些肖像分散在整个城市。抗议者使用弹弓、被称为“乒乓球炸弹”的小型炸药、燃烧弹以及他们能拿到的任何基本武器来攻击警察。

作为回应,警方发射了橡皮子弹、水炮和催泪瓦斯。

与之对应的是,抗议者找到了新的方法来保护自己免受警察的伤害。

绰号为伍迪的另一名Thalugas 组织成员表示,“我是一个劳动型人员,我知道如何使用双手制作东西。”他并表示,“所以,我通过制造保护我们的装备来发挥我在这个组织中的作用。首先,我开始制作横幅和标牌,但现在我建造的盾牌比警察盾牌还要坚固。”

他解释说,骚乱始于第二波新冠疫情。

8 月,新冠疫情局势开始迅速恶化——泰国报告的平均单日新增确诊病例为 20000 例,而前一年,平均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量为个位数——以至于泰国首都被全面封锁,以防止医院不堪重负。

伍迪表示,封锁对他的家人造成了灾难性影响,政府对丁登人民提供的支持太少。

他并表示,去年,在大流行的最初几个月,低收入公民获得了约 100 美元的现金支付。但这一次,资金似乎已经枯竭了。

然后,在八月中旬,三名青少年被实弹射击。

“伍迪”为面对高压水炮、催泪瓦斯和橡皮子弹的抗议者制作防护装备(半岛电视台)

据他的医生说,当一颗子弹击中他的头部时,其中一个男孩陷入昏迷。盖普与被枪杀的 15 岁少年关系密切,他说,这名男孩最近因伤势过重而死亡。国际特赦组织呼吁对枪击事件展开紧急调查,目前尚不清楚子弹是从哪里发射而来。

盖普表示,“我的年轻朋友被一颗真正的子弹击中了头部,”他的声音因激动而颤抖。 “他没能挺过来。当然,我非常生气,然后这种愤怒变成了沮丧。在那之后,我只想报仇。”

Thalugas 抗议者确信,这些青少年是被警察射杀而亡。其他男孩,第一个年仅 14 岁,肩膀中枪,第三个 16 岁,脚部中弹,两个人都已康复。

尽管如此,根据泰国皇家警察发言人克里萨纳(Krissana Pattanacharoen)说法称,执法部门仅在公众处于危险之中时才会以武力回应。他说,警方已考虑到所有国际标准,并支持抗议者的权利。

克里萨纳告诉半岛电视台说,“当暴力发生时,它会影响生活在该地区所有人的生活,所以,我们必须在那里确保人们受到保护,”他表示说,“虽然我们致力于维护法律和秩序,但在某些情况下,警察可能会犯错。在这些情况下,我们会采取纪律处分并调整我们的方法。”

挑战“精英”

泰国新兴的民主活动家之一,Tanat “Luknat ” Thanakitamnuay,已成为Thalugas不太可能的盟友,这位活动家和政治人物来自极其富有的背景,之前与该国军方支持的机构有联系。

今天,他通过挑战传统精英而开始了政治生涯。

这位活动家表示,暴力不可避免,因为抗议者感到被当权者抛弃了。

他谈到Thalugas 抗议者说,“你把人们推到他们可接受的边缘之处,那么,你又能对他们有何期望呢?”

Luknat 表示,“这些人往往是我们社会的受害者,”他并表示,“他们是一无所有的人,他们的父母是这个社会的受害者,他们的祖父母也是这个社会的受害者,他们一直被他们自己的政府视为社会的失败原因。”

丁登地区的示威者放火焚烧交通灯和泰国国王的巨幅肖像广告牌,他们还使用弹弓以及他们能找到的任何基本武器和炸药攻击警察(路透社)

Luknut 比大多数人更了解抗议活动中的暴力行为。

8 月,他被警察用催泪瓦斯弹击中了脸部。现在,他的右眼失明,他就警察的暴行冲动对国际社会发出警告。

安全部队拥有血腥镇压的历史,包括 1976 年在法政大学杀害学生活动人士,以及在 2010 年首都大部分地区关闭数月的反政府抗议活动后枪杀平民。

人权组织表示,肇事者很少被绳之以法,但丁登的情况看起来更像是警察占领。

人权观察的泰国研究员苏奈·帕苏克告诉半岛电视台说,“警方现在将丁登地区抗议者称为‘叛乱分子’,这令人震惊,因为这表明他们的行动不再是为了控制人群,而是全力镇压,”他并表示,“也就是说,迄今为止,警方已经部署了数百名警察来占领该社区,并阻止抗议者聚集在一起。这里拥有逮捕,粗鲁对待,但没有大规模的冲突或镇压。”

‘失无所失’

回到丁登地区,随着夜幕降临,爆炸声越来越大。警察显得更加紧张,盘问盖普的小组,并询问他们在做什么。

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的Thalugas六名成员中的四人已经被捕,并获释,他们所有人都声称,他们因被警察殴打、被非致命武器射击而受到某种伤害,而其他人则声称警察正在进行实弹射击。

但据追踪逮捕情况的法律组织泰国人权律师协会称,自去年7 月民主抗议活动开始以来,估计有 1500 人因与抗议有关的指控被捕,这些年轻人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该组织还表示,仅 9 月以来就有数百人被捕,主要是因为 丁登发生骚乱。

另一名绰号为 Tee 的 20 岁抗议者解释说,抗议者在他们的要求得到满足之前不会停止,他并补充说,这些年轻人已经形成了深厚的友情,一种在暴力和绝望时期建立起来的兄弟情谊。

Tee 表示,“我们每天都在这里战斗,”他并表示,“我们通常从那边的那座桥下开始,”他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十字路口说,那里已经成为城市冲突的核心。

Tee 说,他们试图和平抗议已有一年多,但非暴力方法不起作用。

与此同时,一些年轻人意识到使用暴力在推动泰国更广泛民主运动方面存在风险。

反政府抗议者“Tee”站在曼谷市中心的一栋公寓楼里,丁登区的许多人从事低薪工作,并遭遇新冠疫情封锁和限制的沉重打击(半岛电视台)

最近几个月,冲突阻止了许多人加入抗议运动。

Tee 觉得能够选择呆在家里,并在 推特或 Facebook 上抗议是一种奢侈。

他说,他的 Thalugas 同胞主要从事机械师和送餐司机等低薪工作,由于新冠大流行的爆发,他们的收入减少了一半,平均每月约为 250 美元。

Tee 说,“我们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我们已经在谷底了。”

“我们不能再让政府忽视我们了,他们必须关注我们。”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