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纵深与决定性问题:关于埃及对苏丹“政变”立场的质疑

塞西与布尔汉在此前举行的一场会晤 (埃及媒体)

尽管苏丹的政治和安全紧张局势出现了升级,但是据观察人士透露,埃及方面的官方反应是“不冷不热”的,从而引发了人们对埃及关于其南部邻国当前危机进展的解读的质疑,特别是该邻国代表着埃及的战略纵深,并在类似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危机的关键和决定命运性的问题中与之交织在一起。

苏丹主权委员会主席布尔汉25日宣布在特殊决定下对该国实施紧急状态,并解散正负责向文职政府执行统治过渡的主权委员会及部长委员会,并在此后宣布,该国总理阿卜杜拉·哈姆杜克被软禁在总统府。

对于苏丹出现的事态进展,埃及外交部以一份简短的声明作为回应,并在声明中宣布,将密切跟进这些事件,并强调了实现苏丹人民的安全、稳定并维护其能力的重要性,还呼吁各方把利益和国家共识放在首位。

在有关埃及应对苏丹局势进展的问题上,存在一个重要的迹象,那就是自2019年苏丹前总统奥马尔·巴希尔的政权被推翻以来,苏丹的军事成分一直与开罗方面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而这与阿卜杜拉·哈姆杜克领导的政府不同,后者在处理共同问题上存在不同的倾向,特别是在与埃塞俄比亚相关的问题上。

根据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的分析人士和专家的看法,鉴于埃及和苏丹两国之间的恒定的历史、地缘政治和文明纽带,埃及在解决苏丹危机方面的作用仍然非常重要,特别是在苏丹内部成分之间解决问题的前景被封锁之后。

分析人士一致认为,当前的事件以及由此造成的该国在文职部门和军事部门之间的严重紧张局势,并不会对该国与开罗之间的关系产生根本性的影响,但是,对不稳定的担忧仍然会给埃及蒙上一层阴影,无论是出现难民潮还是非法移民,又或是紧张局势的出现会成为恐怖主义的孵化器。

等待结果

针对埃及官方对苏丹的局势发展缺乏明确立场的问题,政治分析家、学者凯里·奥马尔表示,开罗支持不被卷入苏丹当局和国家的解体过程中,并且可能正在等待当前局势的最终结果。

奥马尔排除了埃及会在苏丹当前的危机中支持一方而牺牲另一方的可能性,背景是埃及此前在巴希尔政权被推翻后,一直与苏丹的文职和军事成分保持着相同的距离。

对于苏丹当前紧张局势所产生的后果,这位埃及学者预计它不会影响到开罗,他还强调,这种影响不会很大,并指出军事成分对苏丹局势的控制会有助于埃及利益,而不会对其构成威胁。

他解释称,苏丹的军事成分从一开始就在多个问题上认同开罗的行动,尤其是在复兴大坝危机上,他还指出,与哈姆杜克政府不同,苏丹的军事成分在复兴大坝问题上支持向埃及靠拢,而哈姆杜克政府却更多地倾向于非洲和埃塞俄比亚。

关于埃及提供调解以拉近苏丹各方观点的可能性,这位埃及学者认为,开罗正在密切关视事态发展,只要埃及政治领导人没有宣布任何此类的消息,就不可能进行包括调解在内的更多解读。

国家安全

另一方面,非洲事务专家、埃及国家安全事务专家穆罕默德·阿卜杜勒-瓦赫德强调了苏丹当前的事件对埃及产生的直接影响,他指出,埃及和苏丹代表着彼此的战略纵深,两国在地缘政治、文明纽带以及共同的邻国和边界上均是如此。

在这个问题上他指出,例如,苏丹在埃及的侨民约有500万,其中大多数人是由于过去的政治事件而来到埃及的。

他还警告称,苏丹的不稳定所产生的后果,会对埃及产生直接的影响,无论是通过难民潮、非法移民还是恐怖主义行动等方式,他还指出,任何紧张局势都会为恐怖主义向邻国的蔓延创造孵化环境,就像过去发生在利比亚的那样。

他还表示,苏丹东部地区曾是恐怖主义活动、非法移民或有组织犯罪的走廊,并且一直东延至埃及东北部的西奈半岛,或北延至欧洲地区。

针对这些担忧,这位安全专家强调,埃及非常重视苏丹的稳定,并密切关注事态进展,因为这些事件会直接影响埃及的国家安全。

苏丹人走上首都喀土穆的街头以抗议政变 (阿纳多卢通讯社)

修正进程

关于埃及对苏丹当前事件的立场,阿卜杜勒-瓦赫德解释称,鉴于两国在几乎所有领域内都普遍存在的挑战,开罗和喀土穆双方一直在互相加强。

他认为,苏丹军方的控制代表着修正政治进程的行动,他还引用布尔汉的声明,提到苏丹街头当前出现的混乱状态,并因此有必要采取措施来维护当地的安全和稳定,而且在当前的分裂状态下,苏丹军方是革命的保护者。

阿卜杜勒-瓦赫德预计,在苏丹最近采取的措施之后,局势会得到解决,即使这些措施是一剂苦药。他还强调,开罗不会牺牲一方而倾向于另一方,因为这在埃及对待以苏丹为首的邻国的外交政策中,是不可接受的行为,相反,埃及将重视居中而为各方提供解停。

他还解释称,埃及在巴希尔统治期间便处于苏丹政府和反对派之间的调解方地位,并在革命运动时期处于军事部门和文职部门之间的中间地位。

关于埃及在下一阶段可能在各方之间发挥的调解作用,这位安全专家指出,埃及对此表示欢迎,其政治领导人又热衷于发挥这样的作用,并常常表示愿意提供一切便利,以提供帮助和维护苏丹的安全与稳定。

关于苏丹危机对复兴大坝问题的影响,阿卜杜勒-瓦赫德解释称,埃及正在加强苏丹,并希望它拥有一支军队和强大的国家机构,以共同应对埃塞俄比亚的顽固态度,并采取共同立场以达成具有约束力的法律协议。

他接着说道,开罗和喀土穆在非洲的双边合作前景不仅与亚的斯亚贝巴相关,还与尼罗河流域的其他所有国家有关,因为两国此前曾就尼罗河流域国家框架协议的部分规定采取了统一立场。

长期需求

埃及前任外交部长助理法加利·塔哈认为,埃及没有也绝不会对苏丹发生的任何事情视而不见,因为它不仅仅是地理位置上的邻国,而且还是对埃及国家安全影响最大的邻国之一,它的地理位置和双方共处在尼罗河河道的事实都证明了这一点。

塔哈强调,在苏丹发生的一切都影响着埃及,并且也会受到埃及的影响,他呼吁埃及当局密切跟进苏丹正在发生的事情,并不时地为了两国的稳定而实施干预。

对于埃及在这场危机上的立场,塔哈表示,苏丹境内的各方出于不同的考虑,有的欢迎并要求埃及实施干预,而有的却对此表示拒绝。

这位前任外交官员强调,在任何情况下,埃及与苏丹两国“都处于一种长期需求和共同命运的关系之下,双方都不会产生放弃或破坏这种关系的想法”。

至于在苏丹内部紧张局势下的复兴大坝问题,塔哈认为,这当然会对两国产生负面影响,他还强调,有必要在长期需求和共同命运的基础上进行联合的协调。

在这个问题上,他还指出,当苏丹的政策在某些阶段试图忽视埃塞俄比亚的政策,或者是保持中立时,它很快便意识到了其中的困难,甚至发现其中的错误和对苏丹利益产生的负面影响。

关于苏丹危机面对的障碍和埃及在平息局势中可能发挥的作用,塔哈解释称,苏丹当前这场危机的严重性,在于以正面或负面形式交织在这场危机中的各方的多样性,因此,这种内部分裂要比应对任何一个外部问题都更加危险。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