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特使的调解与坦克开展行动:“苏丹政变”在 华盛顿引发一波质疑

喀土穆的军事政变就发生在美国非洲之角特使费尔特曼与苏丹执政领导人举行会谈的一天之后 (半岛电视台)

与苏丹存在7个小时时差的美国首都华盛顿,在25日一早便得到了被主权委员会的文职成分称为喀土穆“军事政变”的消息,就在几个小时之前,美国的非洲之角特使杰弗里·费尔特曼还与苏丹军队及政府的领导人举行了会晤。

国际危机组织专家迈克尔·瓦希德·哈纳表示,这些政变发生的时机——尤其是在这些会晤之后,引出了大量的质问,并促使部分人质疑美国在苏丹的作用的性质。

哈纳在其推文中指出,“美国对事态发展方向的担忧是明确的,但是美国的外交努力似乎并没有影响到苏丹军方,这一点从政变发生的时机就可以看出——它就发生在这种外交努力的仅仅一天之后,从而将引起对地域名其他国家的担保的质疑。”

美国特使费尔特曼在24日晚上与苏丹总理哈姆杜克、主权委员会主席布尔汉及其副手哈米德提举行了会晤。

费尔特曼强调,美国支持苏丹根据其人民公开表达的意愿,而实现向文职民主政权的过渡,并敦促各方坚持共同遵守《宪法宣言》并尊重《朱巴和平协议》。

就在两天前,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罗伯特·梅嫩德斯,就推翻民主进程的后果向苏丹军队发出了警告。

梅嫩德斯在其推文中表示,美国及其盟国坚决支持苏丹人民在文职政权的领导下向民主过渡的愿望,并要求苏丹军方保持克制,呼吁苏丹当局保障政治自由和人权捍卫者的安全,并警告称,任何政变都将造成严重的后果。

美国法律禁止向以军事政变形式上台的政权提供任何发展、军事或财政援助。

在美国针对苏丹事件发表的首项官方回应中,美国驻喀土穆大使馆敦促“破坏向民主过渡的人员”允许文职政府继续其工作。

制裁的未来

在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统治期间,美国对苏丹问题的重视不断提高,并在苏丹同意赔偿其“恐怖主义行动”的受害者家属后,将其从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名单中除名,而这些恐怖主义行动与“科尔”号驱逐舰以及美国驻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两座大使馆的爆炸事件相关。

美国参议院在苏丹现政府组建之前通过了一项决议,这项决议指出,“只有在过渡到具有公信力的文职政府并反映苏丹人民的愿望之时,才会考虑将苏丹从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中除名,并解除对其实施的其他制裁,或是与苏丹政府实现关系正常化。”

部分评论人士认为,美国利用苏丹将其从支持恐怖主义国家的名单中除名的愿望,作为推动建立一个能够打击恐怖主义的民主国家的动力。

在特朗普的统治结束之前,苏丹在被列入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名单30年后,终于被从中除名,这项进展使之摆脱了国际孤立的状态,并开始接受国际援助。

世界银行行长戴维·马尔帕斯在上个月访问了苏丹首都,并启动了多个发展项目,同时还承诺会提供数十亿美元的资金以支持苏丹经济。

苏丹的军事成分需要利用与以色列正常化的问题来使这场政变合法化 (社交网站)

与以色列正常化的底牌

与此同时,部分观察人士认为,苏丹对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所持的开放态度,可能成为苏丹军方用来应对美国的工具之一,以推动美国与之打交道,并且避免将当前的情况归入政变的范畴。

阿拉伯世界民主组织负责人莎拉·沃森表示,美国以将苏丹从恐怖主义资助国名单除名的条件向苏丹方面施压,使之接受不受当地民众欢迎的“亚伯拉罕协议”(即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的协议),从而破坏了苏丹过渡政府的声誉,并动摇了该政府的稳定。

沃森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补充称,“是美国让苏丹军方占据了上风,而现在,我们便看到了后果。”

哈姆杜克政府已经暂停了与以色列之间的接触,并且没有与之建立全面的外交关系,因为目前绝大多数苏丹人民都拒绝与之关系正常化。

美国的一位前任外交官员向半岛电视台记者指出,苏丹军方可能会紧握正常化这张底牌,并要求以色列在美国那里为它提供支持,以换取与它实现关系正常化。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