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炼狱”:教堂和神职人员遭到缅甸军方攻击

包括天主教徒在内的基督徒约占缅甸人口的6%,但是其中大部分都来自少数民族地区。专家们认为,他们成为袭击目标既有宗教方面的原因,也有种族方面的原因 (路透社)

上个月,缅甸士兵枪杀了31岁的浸信会牧师Cung Biak Hum,当时,他正在帮助扑灭一场由军方炮击引发的火灾。当这位牧师所处的、位于缅甸西北部钦邦的丹朗镇(Thantlang)被大火烧毁时,士兵们却锯掉了他的手指,并偷走了他的结婚戒指。

钦邦人权组织副主任Salai Za Uk Ling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这位牧师的遇害,及其被砍断的手指,都显示出缅甸军队的士兵在持续镇压人民的战争中的冷漠与残忍。”

发生在9月19日的事件是自2月1日政变以来,人权组织和媒体记录的至少20起事件之一,在这些事件中,基督教教堂、教会领袖和志愿者成为了军事袭击或交火的目标。

这些事件包括炮击教堂、拘留牧师以及将教堂用作军事基地。

克耶邦的一名天主教堂负责人表示,“教堂内现在空无一人”,由于担心遭到报复,他和其他几位接受本文采访的人员一样要求匿名,“恐惧已经被植入人们心中,就连教堂也不能免受袭击。”

记者多次试图联系军方发言人Zaw Min Tun,并要求他就本报道中提到的事件发表评论,但他的手机关机了,也没有对此作出任何回应。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今年5月,缅甸军方为袭击克耶邦的教堂辩护称,“当地叛军”藏匿在内。这场袭击的打击对象包括一座天主教堂,炮击造成了4人死亡。

教会曾为逃离暴力的人们提供避难所,但在缅甸军方镇压一切形式的反抗者时,教会也受到了牵连。钦邦的基督徒声称,这是被士兵们扔出去的赞美诗,他们在今年8月份洗劫了这座教堂 (社交网站)

根据2014年的人口普查数据,缅甸人口中有近90%是佛教徒。这项人口普查调查了约5000万人,却排除了近100万罗兴亚人——其中大部分是穆斯林。

以佛教为主的缅族控制着缅甸的军事和政治,军方长期以来一直在推动佛教民族主义组织的振兴。2008年缅甸军方起草的宪法承认了“佛教作为绝大多数公民信仰的特殊地位”。

与此同时,基督徒只占缅甸总人口的6%,他们大多来自边境沿线的少数民族。在这些地区,他们被边缘化和被迫同化的经历,促成了长达数十年的、争取民族命运自决权的武装斗争。

人权组织世界基督教团结会东亚问题高级分析师本尼迪克特·罗杰斯表示,缅甸军方一直对非佛教宗教少数派怀有“根深蒂固的敌意”。需要指出的是,罗杰斯曾写过3本有关缅甸的著作。

“军方经常利用宗教作为镇压的工具。他们播下了宗教民族主义的种子,几十年来一直如此”,他还补充称,自今年政变以来,这些模式有增无减。他向半岛电视台记者指出,“基督教徒当然会成为攻击目标,其中的原因既有宗教方面,又有种族方面。”

根据人口普查的结果,钦邦、克耶邦和克钦邦是缅甸最大的基督徒聚集地。

今年6月,克耶邦蒂莫索镇的圣母教堂在军事袭击中受到的破坏 (社交网站)

在缅甸西北部与印度接壤的钦邦,当地47.8万居民中约有85%是基督徒,而在缅甸东南部与泰国接壤的克耶邦内,当地28.6万居民中有46%是基督徒。

在缅甸最北端与中国接壤的克钦邦内,接受调查的160万人中有34%是基督徒。这项人口普查排除了居住在克钦独立组织控制地区内的近4.6万人。

克钦神学院教授、研究与出版部门负责人Layang Seng Ja表示,“中央政府在克钦邦的土地上标示出他们的所有权,并在任何有山的地方建造他们的佛塔”,“在我们美丽的山丘、山谷、平原和山脉上,都存在着这种统治的象征。”

今年6月6日,克耶邦蒂莫索镇的圣母教堂在军事袭击中受到的破坏 (社交网站)

对反抗的镇压

自今年的政变以来,在针对基督徒的军事暴力背后,缅甸全国的抵抗运动也受到了更为广泛的镇压。

根据人权组织的说法,缅甸安全部队已经杀死了超过1100名手无寸铁的平民,其中大部分是在举行街头示威期间遇害的。随着拿起武器的人越来越多,军方开始无差别地针对所有平民发动袭击,而在此前的数十年内,军方一直在少数民族地区实施“四刀切”的战略。

自今年5月出现激烈的军事进攻以来,克耶邦和掸邦南已有超过10万人逃离家园。

至少已有5座教堂在炮火中被毁,其中包括克耶邦洛伊考镇的耶稣圣心天主教堂,并造成4位平民丧生。

在今年5月22日,位于该镇南部某村的近300人在教堂内避难,并躲在两座大教堂和牧师的住所内。其中一位化名“库雷”的56岁的农民表示,“战争似乎正在向我们逼近,而我们都以为教堂会很安全。”

村民们在院子周围升起了白旗,以示和平。库雷指出,他们还丢弃了菜刀和其他可能被误认为是武器的物品。

根据他的叙述,士兵们在第二天就到来了。他们搜查了教堂并对村民进行问讯。“他们警告我们不要离开教堂,还说如果他们看到有人出来,就会开枪。”

今年8月,士兵们袭击缅甸西北部钦邦的一所教堂后,被丢弃在地的《圣经》 (社交网站)

当天晚上,他与几个村民守在教堂门口。

他继续说道,其中一人在当地时间晚上9时左右被击中了腿部。而在凌晨1点左右,炮火开始袭击这个村庄以及附近的两个村庄。当炮火在两小时后停止时,库雷及其他负责守卫的人员打开了教堂的大门,结果里面浓烟滚滚。共有3名年迈的妇女和1名年迈的男性死亡,另有8人受伤。

当库雷第二天返回时,他发现教堂已经被洗劫一空。“从那以后,每当士兵们来到我们的村庄,他们总是驻扎在我们的教堂内”,库雷指出,他和村里的其他人则一直居住在一个流离失所者的营地内。

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的天主教教会负责人表示,士兵们驻扎在洛伊考镇的Doumyalay Parish教堂内,并在5月29日进入了该镇内的圣彼得神学院的庭院,而当时有1300人在此避难,在这场冲突中,一名志愿者被击毙。

位于克耶邦巴罗索镇(Hpruso)的一座天主教堂也在13日遭到了炮火的攻击,对此,该天主教会负责人表示,冲突仍在继续。

他还补充称,士兵们已经没收了教会组织为流离失所者募集的药品和食品,这也是媒体和人权组织在缅甸全国各地记录下来的、阻碍援助的方式之一。

尽管会冒着生命危险,但这位教会负责人仍然强调,将竭尽全力保护和帮助有需要的平民。

他还表示,“人道主义关切、人的尊严和价值以及同情心,使我们把(所有平民)看作是我们需要帮助的兄弟姐妹”,“我们必须在他们的恐惧中与他们同在,并保护他们。我们人民的苦难就是我们的苦难。我们人民的痛苦就是我们的痛苦。”

军方的怀疑

自今年4月份武装抵抗组织出现以来,钦邦的军事袭击已经导致近1.2万人流离失所。钦邦人权组织收集到的报告显示,已有3座教堂被士兵占领,另有4座教堂被炮火击中,还有一名来自马图皮镇的牧师遭到了任意拘留——这名牧师自8月23日以来,一直在未受到指控的情况下被强制拘禁。

半岛电视台记者看到的照片显示,今年8月,士兵们通过了法拉姆镇的塔阿尔浸信会教堂,并将《圣经》和赞美诗扔在教堂外的垃圾堆中。

5月24日,克耶邦洛伊考镇的耶稣圣心天主教堂在军事炮击中受到的损坏 (社交网站)

今年10月3日,据当地媒体Zalen报道,缅甸士兵们进入了马圭地区的一座天主教教堂,那里也是米达特镇流离失所的村民的避难之处。据报道,士兵们审问了这些村民,并检查了他们的手机,寻找他们与武装抵抗组织存在关联的证据。该媒体还在13日报道称,士兵们纵火烧毁了钦邦法拉姆镇的一座教堂,并洗劫了一个小村庄。但半岛电视台记者无法独立证实这些报道。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浸信会代表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在今年8月,士兵们在占领米达特镇的浸信会教堂时还毁坏了教堂内的圣经。他认为,“政变影响了我们在安全、自由的状态下进行敬拜的能力”,“人们担心在祈祷的时候会遭到袭击或轰炸。”

自政变以来,缅甸各地的基督教会面临着暴力、逮捕和其他形式的迫害,这在缅甸北部地区已经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早在2011年,克钦独立组织与军方之间的停火协议就已经宣告破裂。

在2015年,来自克钦浸信会的两名志愿者教师在掸邦北部的一个军营附近被奸杀,而该案件的凶手一直没有被绳之以法。

在2017年,两名浸信会领导人在将记者带到一座被军方空袭所破坏的教堂之后,因涉嫌诽谤和支持克钦独立组织而被判入狱。

在2019年,克钦浸信会主席哈卡兰·萨姆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举行的宗教自由活动上向特朗普表示,缅甸的基督徒一直受到缅甸军方的“压迫和折磨”,并且缺乏宗教自由,此后,他也受到了来自军方的威胁与指控。

尽管人道主义工作一直面临着审查,但是克钦教会一直是应对武装冲突的人道主义行动的一部分,特别是在处于克钦独立组织控制下的地区——自2016年以来,国际援助进入这些地区的途径实际上已经被封锁。

在2018年,克钦浸信会被迫暂停在这些地区开展的人道主义行动,此前,军方指责该组织通过其工作而向克钦独立组织提供支持。

自政变以来,克钦独立组织和军方之间的战争加剧。而在这场冲突中,至少已有1.4万人流离失所,另外还有超过10万人住在难民营内。

当地八莫地区(Bhamo)的一名天主教教会领导人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该地区经历了数场最为激烈的战争,教会的人道主义志愿者经常在各个检查站内遭到拦截,而在今年5月,一名天主教牧师在从八莫地区前往该邦首府的途中被拘留了4天的时间。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会领导人表示,“当我们在运送人道主义援助时,士兵怀疑我们,而我们却无法在人们需要的时候将援助送到他们手中。”

这是克钦教会被卷入这场政变后出现的危机中的众多方式之一。

今年3月8日,克钦邦首府的一名天主教修女跪在警察和士兵面前,恳求他们怜悯聚集在教堂前的一群抗议者,当天,在安全部队开枪造成两人死亡时,她也是最初作出反应的人员之一。

长期以来,教堂一直为那些从缅甸少数民族地区逃离冲突的人们提供避难所,包括北部的克钦邦在内——当地的克钦独立军一直在与军方作战 (路透社)

在今年3月和4月,4座克钦教堂遭到了袭击。据当地媒体报道,其中一处是掸邦北部的一座浸信会教堂,当时有30名士兵进入了这座教堂,开枪并将其中10人拘禁2天,其中包括4名牧师。

在3月13日,位于该邦首府的克钦神学院也遭到了突击搜查。据Layang Seng Ja称,由15辆军车组成的车队包围了这座校园,士兵们搜查了校园和宿舍。她还表示,自此之后,学校已经让学生回家了。

该学院的教授表示,“如果士兵们看到人们聚集在一起,他们就会认为他们在计划起义”,这位教授本人也因为害怕被捕而逃到了克钦独立组织的总部。她还补充称,“我想回到教室,向我的学生们传达耶稣的和平与正义、爱与同情,但现在我却做不到。”

军方也密切关注着克钦地区的祷告内容。缅甸Nawngmun镇的3名牧师自6月14日以来一直处于被拘禁的状态,他们被指控在祷告和平时使用了“结束军事独裁”的煽动性措辞。

今年8月26日,便衣警察搜查了克钦浸信会总部,声称该教会的秘书签署了一份新冠疫情祷告声明,而其中使用了“恐怖主义军政府”一词。该教会声称,这句话源自从克钦语翻译成缅甸语时出现的错误。

Layang Seng Ja 表示,“军方检查了我们的祷告内容”,“我们不能在自己的土地上实行宗教自由。我们也不能谈论和平或正义。”

她还补充称,“我们正处在一个由军政府及其扭曲心态造成的人间炼狱中。”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印度尼西亚外交部长表示,缅甸军方在政变后实施东南亚和平路线图方面没有取得重大进展,也没有对地区特使在该国的工作提供任何反馈。

Published On 2021年10月5日

一位地区特使表示,东南亚国家正在讨论不邀请缅甸军政府首脑参加本月晚些时候领导人峰会的可能性,此前,2月政变使缅甸陷入混乱之后,将军们未能就旨在恢复和平的商定路线图取得进展。

Published On 2021年10月7日

被军方赶下台的缅甸文职总统温敏的辩护律师称,他在庭审期间为自己辩护作证称,在2月1日政变发生前的几小时,军官们曾试图迫使他交出权力,

Published On 2021年10月13日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