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提前投票:加泰罗尼亚人担心右翼掌权

西班牙极右翼呼声党领袖圣地亚哥·阿巴斯卡尔在7月23日提前选举之前在西班牙埃尔埃希多阿尔梅里亚港举行的开幕竞选集会上讲话时挥手 (路透)

如果民意调查证明正确并且极右翼呼声党在下周日提前大选后成为未来西班牙政府的一部分,那么面临被取缔风险的不仅仅是支持独立的政党,甚至公共图书馆的加泰罗尼亚语杂志也面临消失的危险。

布里亚纳新任命的呼声党文化议员耶稣·阿尔比奥尔上周在推特上自豪地宣布,“任务完成。”此前他取消了当地图书馆的杂志订阅,其中两本是儿童漫画。

他用大写字母总结道,“我们将不再继续用我们镇的钱来推动加泰罗尼亚分离主义。这些杂志已经过时了。”

阿尔比奥尔删除加泰罗尼亚语杂志的行为引起了布里亚纳以外多个政党的广泛谴责,有些人认为这是试图进行审查。

加泰罗尼亚社会党主席萨尔瓦多·伊利亚甚至呼吁西班牙主要保守党领袖、人民党的阿尔贝托·努涅斯·费霍谴责“这个禁止加泰罗尼亚杂志的狂热分子”。

然而,如果极右翼势力在7月23日投票后成为人民党领导的政府中的小党(这种可能性越来越大),那么呼声党想要消除的不仅仅是公共图书馆中的加泰罗尼亚语儿童漫画。

人民党领导人阿尔贝托·努涅斯·费霍和马德里自治区主席伊莎贝尔·迪亚斯·阿尤索(左)出席在马德里举行的竞选集会 (路透)

从加泰罗尼亚到巴斯克地区和加利西亚,呼声党的选举宣言提议通过全民公投禁止全国所有支持独立的政党。

加泰罗尼亚政治分析家、加泰罗尼亚语杂志《Esguard》编辑杰尔马·卡普德维拉(Germa Capdevila)告诉半岛电视台,“呼声党希望将支持独立的异议非法化,并废除西班牙的自治政府。”

“他们还主张目前由自治政府管理的领域全部恢复集中控制,如卫生、教育和安全。至少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未来确实是黑暗的。”

目前,民意调查显示,呼声党将在西班牙下届议会中占据约35至40个席位,并继续保持第三大党地位,在任何右翼政府中都扮演着造王者的角色。

但卡普德维拉表示,如果呼声党真正掌握州级政治权力,他预计不会立即采取禁止政党等重大政策。

“每当一个政党进入政府时,他们就会软化语气。就极右翼而言,意大利的焦尔吉娅·梅洛尼就是这样,如果他们是右翼联盟中的初级伙伴(就像呼声党),情况会更糟糕。”

对于加泰罗尼亚支持独立的政党及其选民来说,人们越来越警惕地看待呼声党可能成为政府一部分的这个想法。

支持加泰罗尼亚独立的作家兼历史学家泽维尔·迪兹告诉半岛电视台。“很难准确预测会发生什么。但随着选举的临近,恐惧、压抑和不安的气氛正在发酵。”

“我们担心的其中一个问题是,呼声党的极右翼分子是终生亲佛朗哥的支持者,他们有着同样古老的佛朗哥目标,包括强加西班牙文化和西班牙语,并试图摆脱加泰罗尼亚语,”指的是前西班牙独裁者弗朗西斯科·佛朗哥将军。

马德里,一名男子骑着自行车经过一张竞选海报,海报上是极右翼政党呼声党的圣地亚哥·阿瓦斯卡尔 (路透)

卡普德维拉说道,在加泰罗尼亚支持独立的政党中,极右翼进入政府的危险已成为“他们政治运动的动力之一”。

他表示,“ERC(加泰罗尼亚共和左翼)和 CUP(加泰人民候选人团结党)都认为最终目标是独立,但从短期来看,他们也表示这些选举中最重要的目标是获得多数席位,避免极右翼掌权。”

卡普德维拉指出,“唯一不遵循这一路线的分离主义政党是三者联盟中最保守的一个,Junts(一起为了加泰罗尼亚),它基本上一直表示,马德里的左翼或右翼掌权并不重要,他们都将永远反对独立运动。”

来自具有强烈分离主义传统的加泰罗尼亚城市赫罗纳的终身支持独立选民路易斯·西蒙表示,“假设人民党和呼声党获胜,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两党之间的权力平衡,但我认为短期内他们不敢禁止政党。不过从长远来看,确实,他们可以尝试这么做。”

西蒙指出,呼声党对支持独立政党的强硬立场与右翼反对西班牙首相佩德罗·桑切斯及其社会主义工人党的运动的一个关键内容相吻合。

他说道,“社会党在经济方面做得相当不错,因此右翼的主要拉票策略是一种恐吓策略,即他们不断批评桑切斯与红军(他的极左联盟伙伴,包括共产党人)以及加泰罗尼亚和巴斯克独立党合作通过进步法律。”

西蒙表示,虽然呼声党进入政府的前景“让我脊背发凉”,并且他将投票支持左翼CUP党。但他补充道,他有“一些朋友支持独立,他们不会投票,因为他们对政治上的一切感到十分愤怒”。

西蒙还称,“然后,我还有其他支持独立的朋友将投票给社会党,以试图阻止人民党。”

一名妇女在西班牙提前大选前准备邮寄投票 (路透)

卡普德维拉证实,2017年加泰罗尼亚独立申请失败后,“该运动的某些人会有这样一种感觉,即六年前,他们竭尽全力,他们的领导人没有做他们应该做的那么多,现在他们不会投票了”。

卡普德维拉表示,“最重要的是这种弃权主义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因为如果你研究社交网络,你会发现它们似乎占了大多数的声音。虽然社交媒体是一个经常过度夸大现实的回声室,但弃权主义却正中极右翼的下怀。因为极右翼的支持者都会投票,这是肯定的。”

西蒙预测,由于选举在夏季举行,可能的人民党-呼声党政府与加泰罗尼亚独立之间的第一次真正对峙将于9月11日,即加泰罗尼亚的国庆节进行。

西蒙说道,“8月份假期期间不会发生太多事情,但那将是我们第一次对决的地方。

而在卡普德维拉看来,从长远来看,马德里的人民党-呼声党政府很可能成为加泰罗尼亚分离主义运动的新。

他指出,“这一点毫无疑问,因为看一下像从图书馆取消五本杂志这样的小轶事在全国范围内产生的影响,包括新闻发布会、政客的参与等就知道了。”

“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不仅是主动行动,也是一种被动行动。这就是2017年试图与西班牙决裂的原因,而这一次同样的事情很可能再次发生。”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