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传言即将就伊朗核计划达成协议后 为何恢复该协议的希望又变得渺茫?

博雷尔认为西方大国与德黑兰之间的谈判前景非常黯淡 (路透社)

在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负责人何塞普·博雷尔宣布重启维也纳核问题谈判的不到3周之后,他又于上周六在推特上写道,与伊朗达成协议以恢复2015年伊核协议的可能性已经变得渺茫。

随着伊朗核问题再度紧张,伊朗外交部长阿卜杜拉希安在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会议上承诺,将对美国和欧洲“三驾马车”的任何政治举动采取一致、有效且及时的回应。

在上一份季度报告中,国际原子能机构谴责伊朗未能就在德黑兰西部的马里万、法拉明和图尔库扎巴德这3个未申报地点发现的浓缩铀痕迹给出“令人满意的答复”。

最低要求

另一方面,伊朗外交官员、前伊朗驻挪威、斯里兰卡和匈牙利大使阿布杜·里扎·法拉吉·拉德认为,解除美国的各类制裁,是德黑兰就伊朗核协议达成任何潜在协议的最低要求。

这位伊朗外交官员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解释称,解除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已成为旨在恢复核协议的谈判过程中的主要节点,他还强调,伊朗此前曾宣布不会就附加问题进行谈判,例如伊朗的导弹计划和它在该地区的外交政策,而对方也不再要求将此类问题纳入维也纳会谈的进程。

法拉吉·拉德认为,将伊朗革命卫队从美国“恐怖组织”名单中删除的问题,处于伊朗要求取消美国全部制裁的框架之内,因为伊朗军事组织在国民经济中发挥着突出的作用,例如在生产、出口和进口等领域。

一线希望

尽管已经停滞两个多月的维也纳会谈取得成功的机会已经越来越小,但是伊朗外交官员法拉吉·拉德仍然认为,挽救伊核协议的可能性仍然存在,对此,他解释称,美国政府之所以对解决维也纳谈判的问题失去了热情,是由于美国即将在今年11月举行中期选举。

他还解释称,民主党政府受到了来自共和党的压力,导致其对伊朗的要求变得更为强硬,特别是在将伊朗革命卫队从“恐怖组织”名单中删除的问题上,他还强调,尽管就伊朗核问题达成协议似乎已经遥遥无期,但其实在美国的中期选举之后,谈判的大门仍将敞开。

法拉吉·拉德得出结论称,白宫在当前批准将伊朗革命卫队从“恐怖组织”名单中删除,可能会导致民主党在美国犹太复国主义游说团体的影响下失去国会内的一部分席位,他还认为,欧洲为弥合德黑兰和华盛顿之间的分歧所付出的努力,源于欧美之前为绕过即将举行的选举而进行的协调。

马哈茂德·阿巴斯扎德:核谈判的决定权在美国手中,伊朗无法再作出让步 (伊朗媒体)

伊朗的筹码

另一方面,伊朗议会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委员会发言人马哈茂德·阿巴斯扎德认为,是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所领导的政府扼杀了伊核协议,而维也纳谈判正在寻求恢复这项协议。

这位伊朗议员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补充称,核谈判的决定权现在就在美国手中,他还强调,根据伊朗议会在2020年11月下旬批准的“废除制裁的战略行动”法案,伊朗政府不得作出让步以恢复伊核协议。

扎德还表示,伊朗手中有足够的筹码来回应西方国家可能采取的任何挑衅性举措,他还排除了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在下一次会议上就伊核问题通过任何西方决议的可能性。

对此,他解释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更需要就伊核问题达成协议,根据他的观点,伊朗已经习惯了在没有核协议的情况下生活,并且已经获得了非常宝贵的经验,而不再急于挽救这项协议。

扎德认为,已于1970年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伊朗,有权享有原子能组织为其所有成员国批准的一切合法权利,他还指责该国际组织在有关伊朗核计划的问题上执行西方国家的议程,同时却对以色列的军事核计划视而不见。

国际影响

伊朗国际事务研究员哈尼夫·加法里认为,在过去几个月内的国际事态发展——尤其是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的战争,在推迟就恢复伊核协议而达成协议的过程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他还补充称,伊朗外交能够抵消乌克兰危机对维也纳谈判的影响,而谈判的继续暂停,是由于“白宫未能作出艰难的决定”。

加法里在对半岛电视台记者发表的讲话中解释称,如果国际原子能机构通过了西方在伊朗问题上的决定,那么伊朗的反应将与这项决定的严重程度及其对德黑兰的要求成正比,而且还可能采取包括出台谴责声明,以及在核问题上采取技术举措等不同措施。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