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有能力制衡“以色列恐怖” 什么阻碍了伊朗向核大国的转变?

伊朗总统易卜拉欣·莱希(中)与伊朗原子能组织主席穆罕默德·伊斯拉米(右)在伊朗“核技术国庆日”参观核技术展览会 (欧洲通讯社)

在今年前两个月进行的维也纳核谈判即将宣布达成核协议之后,由于俄罗斯要求获得继续与伊朗合作的书面保证,维也纳谈判于3月陷入僵局,从而导致这个原本就很热门的问题进一步升级。

随着西方和以色列在过去几年中频繁谈论伊朗接近获得核弹,以及重返核协议的机会越来越少,西方对伊朗的升级愈演愈烈,而德黑兰的一再否认不再有助于说服公众舆论,以打消对伊朗制造原子弹的担忧。

在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发布针对德黑兰的决议后,核问题再次受到关注,伊朗观察家对其国家成为核大国的可能性存在分歧。

国际原子能机构最近发布了一份报告,认为德黑兰尚未就三个未申报地点发现的铀痕迹提供“技术上可信的解释”,伊朗对此予以反对,并认为这是“政治和非建设性决定”。

核弹与加强力量源泉

阿拉伯伊朗研究中心主任穆罕默德·萨利赫·塞德钦认为,伊朗政界从未就核问题与西方国家相处方式达成共识,并解释说,与前总统哈桑·鲁哈尼认为需要在区域和国际层面解决棘手问题的观点相反,德黑兰有些人认为,必须加强力量源泉。

穆罕默德·萨利赫·塞德钦向半岛电视台解释说,伊朗强硬派运动的愿景是建立在与西方相处的力量源泉上,拒绝为解决与西方的棘手问题而做出任何让步,他并补充说,保守派运动认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除了消除核计划和导弹计划以确保以色列的安全外,不会接受任何事情。

这位分析家强调,伊朗的保守派鹰派正在敦促有必要使用核计划,因为它是“伊朗威慑系统”中的一个影响因素,这解释了他们希望获得核武器以确保该国安全并加强其免受外部威胁的必要性。

根据塞德钦的说法,这部分人认为,获得核武器将建立“与以色列实体的恐怖等式”,并认为,坚持核协议和核不扩散条约并不能保证国家利益。

鉴于以色列对德黑兰的持续威胁,阿拉伯伊朗研究中心主任得出结论说,“以色列实体的安全是德黑兰与华盛顿之间冲突的核心,占领国领导人反对旨在挽救核协议的谈判,揭示了其在维也纳失败的主要原因。”

这位专家表示,针对伊朗的持续升级可能会推动其内部的强硬派运动向核能力转变,而目前没有考虑到这一问题。

德黑兰核工业展览会 (阿纳多卢通讯社)

核武器技术能力

有关德黑兰是否有能力生产核弹问题,德黑兰大学政治学教授、伊朗核档案研究员穆赫森·贾里恩德(Mohsen Jaliund)表示,答案是坦率且肯定的。

这位研究人员和学者认为,伊朗的高浓缩铀库存使德黑兰有能力开发核弹,其将浓缩铀丰度从 60% 提高到 90%。

穆赫森·贾里恩德表示,根据国际原子能机构发布的上一季度报告,德黑兰丰度为60% 的浓缩铀库存超过 43 公斤,而 42 公斤丰度为90% 的浓缩铀足以制造原子弹。

这位伊朗研究人员强调了通过伊朗现有浓缩铀库存从丰度60%提高到 90% 的可能性。

马赫迪·阿齐兹声称获得核弹的后果对德黑兰来说将是非常昂贵的 (半岛电视台)

制造核武器的障碍

另一方面,一部分伊朗人排除了他们的国家拥有核弹的可能性,并强调说,除了禁止生产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教令外,拥有核武器对国家安全构成直接威胁,并可能导致核军备竞赛,后果不堪设想。

在此背景下,努尔通讯社政治研究员兼总干事马赫迪·阿齐兹认为,“没有什么比伊朗最高领袖阿里·哈梅内伊禁止制造核弹的教令更重要的了”,他并强调,对德黑兰来说,获得核武器代价高昂,而且无法确保伊朗的战略利益。

阿齐兹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发表讲话时,将地区安全局势比作“即将爆炸的火药桶”,他并补充说,在国际无法对抗拥有数十枚核弹头的“犹太复国主义实体”之后,德黑兰转型为核大国将导致该地区的核军备竞赛,而这是德黑兰不希望发生的事情。

阿齐兹补充说,“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伊朗的军事理论中没有地位”,他指责华盛顿和特拉维夫捏造关于德黑兰制造核武器方法的宣传,此举旨在让伊朗在挽救核协议的谈判中做出让步。

阿齐兹最后总结说,恢复伊核协议能够消除该地区局势升级的阴影,特别是如果美国取消对伊朗的制裁,并且德黑兰与国际原子能机构之间恢复建设性互动。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