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价出售 为何尽管汽油出口增加,伊朗的损失却在增加?

观察人士认为,美国制裁迫使德黑兰在黑市以极低的价格出售石油及其衍生品,以挫败极限施压政策,规避石油制裁(Shutterstock)

在关于伊朗议会打算对低价出售石油衍生品展开调查的相互矛盾的消息传出后,石油部助理部长兼国家石油衍生品炼油和分销公司执行董事贾利勒·萨拉里(Jalil Salari)肯定地消除了疑虑,他强调,新冠大流行期间的汽油出口价格没有达到国内政府补贴汽油价格的三分之一。

萨拉里周二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说,石油行业的 4 家最大的国有公司受到石油衍生品低价销售的影响,而没有关注这个行业在过去十年的仓库扩建需求。

展开调查

另一方面,议会能源委员会发言人穆斯塔法·纳卡伊(Mustafa Nakha’i)解释说,委员会收到了有关 2020 年以低价出售石油衍生品的报告,这导致议员们要求对这个问题展开调查。

波斯语媒体援引纳卡伊说法报道称,出口到国外的汽油价格已低于其生产价格,并补充说,“前政府显然不惜一切代价寻求增加汽油出口量,这导致了国家石油工业受损。”

伊朗政府在 2019 年将汽油价格提高了 50%,达到每月 60 升的配额,超过国家补贴的每月配额的汽油价格300%,这在伊朗最大的城市引发了广泛的民众抗议。

拉蒂菲:伊朗在过去的一年中,我们每天以每升 38 美分的价格出口 530 万升汽油 (半岛电视台)

官方统计

伊朗海关发言人赛义德·鲁霍拉·拉蒂菲(Seyed Ruhollah Latifi)宣布,他的国家在去年(3 月 20 日结束)以每升 38 美分的价格每天出口 530万升汽油。

拉蒂菲向半岛电视台解释说,过去一年的汽油出口量为1934567吨,价值732066638美元,与此同时,伊朗2019年的汽油出口量超过780万吨,价值超过29亿美元。

拉蒂菲补充说,伊朗出口的实际数量和价值超过公布的统计数据的 20%,这是由于美国对伊朗石油及其衍生品出口实施制裁,德黑兰为运输货物支付了高昂的成本。

伊朗海关统计数据显示,俄罗斯与乌克兰危机之后,3 月份汽油出口量增加至 630878839 升(或33%),与2 月相比,价格上涨了约 10%。

美国制裁

拉蒂菲指出,美国制裁目的是在 2019 年将伊朗石油出口归零,并表示,政府有义务将石油转化为汽油等理想衍生物,并在国外市场销售,尽管德黑兰在出口原油方面面临困难,但它并没有停下来。

拉蒂菲补充说,过去几年,伊朗已经从汽油进口国转变为这种战略物质的出口国,2019 年,汽油出口约占该国非石油出口的 9%。

在美国政府于 2018 年退出伊朗核协议后,制裁导致伊朗石油出口大幅下降,但伊朗当局认为,全球有关其出口下降至每天约 500 桶的报道是虚假新闻,它拒绝透露其出口量,理由是披露这些数字不符合伊朗利益。

伊朗观察人士认为,美国制裁迫使德黑兰在黑市上以极低的价格出售石油及其衍生品,以挫败极限施压政策,规避石油制裁。

错误的政策

另一方面,伊朗经济学家巴赫曼·阿尔曼(Bahman Arman)则指出,以低价向一些外国出售国家财富背后是一项可疑政策,并解释说,他的国家多年来一直在石油部门奉行错误的政策,阻碍了石油行业的扩张,并推迟了海湾国家石油工业所见证的发展运动。

阿尔曼在对半岛电视台的讲话中表示,他的国家依靠一些中间商出售其石油及其衍生品,以规避美国制裁,并解释说,公布的数字不一定是出口汽油的价格,而是从中间方收到的价格。

阿尔曼否认伊朗对硬通货的需求是以低于国内消费价格销售汽油的原因,并强调,民粹主义在过去几年一直鼓励燃料走私,这是造成国家财富浪费的主要原因,原因是石油部门未能发展,以及已经启动的一些开发项目遭到破坏。

据伊朗石油部长助理贾利勒·萨拉里称,也许以低价出售伊朗石油的原因之一是,石油部门在过去几年中在装备现代储存设备方面遭受的赤字,这促使国家石油衍生品炼油和分销公司迅速出售其盈余。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