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亚和苏丹之间出现新升级

Deputy Prime Minister of Ethiopia Demeke Mekonnen, arrives at a meeting to brief the media on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the country, at the Prime Minister office in Addis Ababa
埃塞俄比亚外交部长德梅克·梅孔嫩指责苏丹向提格雷解放阵线开放其土地 (路透)

埃塞俄比亚外交部长德梅克·梅孔嫩升级了他对苏丹的言论,称两国关系“不好”。

梅孔嫩在提交给众议院的一份报告中指责苏丹向提格雷解放阵线战士开放其土地,以对埃塞俄比亚联邦军发动袭击,并将此视为“宣战”。

阿卜杜勒·法塔赫·布尔汉视察驻扎在与埃塞俄比亚接壤的小法沙卡地区的苏丹部队 (阿纳多卢通讯社)

苏丹与埃塞俄比亚关系紧张的原因是什么?

在苏丹和埃塞俄比亚就土地非常肥沃的法沙卡地区发生争执之后,冷漠的气氛逐渐渗透到两国的关系中,此外他们对埃塞俄比亚在靠近苏丹边境修建的复兴大坝的管理存在明显分歧。

2021年两国在边界两侧进行军事集结后,两国几乎陷入武装军事对抗。

苏丹从2020年11月开始扩大对法沙卡地区的控制,在其所谓的边界内“重新部署”部队。

另一方面,埃塞俄比亚将苏丹军队的行动描述为对埃塞俄比亚土地的占领,同时联邦军队与提格雷叛军进行了激烈的战斗。

关于复兴大坝,埃塞俄比亚拒绝苏丹和埃及关于水库蓄水和运营的要求,声称其有权建造必要的水利项目,而不诉诸于殖民时代达成的协议,喀土穆和开罗认为这是亚的斯亚贝巴试图控制尼罗河水。

(半岛电视台)

埃塞部长为何此时对苏丹诉诸升级?

埃塞俄比亚外交部长发表声明之际,一方面亚的斯亚贝巴和阿斯马拉当局与提格雷解放阵线部队之间的紧张局势日益加剧。

苏丹主权委员会主席阿卜杜勒·法塔赫·布尔汗中将及其副手穆罕默德·哈姆丹(哈米达蒂)日前收到厄立特里亚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关于两国关系的书面信函。

专门报道国际事务的记者阿里·米尔加尼说,埃塞俄比亚外交部长的声明应与厄立特里亚声明一起阅读,即提格雷阵线有控制哈姆拉地区的装备,为向厄立特里亚纵深进发做准备。

根据米尔加尼的说法,哈姆拉的重要性在于其靠近三个国家(苏丹、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的边界,便于军队移动,这促使提格雷人宣布将哈姆拉作为据点,以打破埃塞俄比亚军队对他们的包围,然后进攻与埃塞俄比亚联邦军结盟的厄立特里亚军队。

埃塞俄比亚多次指责苏丹支持以提格雷阵线为首的反对亚的斯亚贝巴的民兵 (法国媒体)

为什么埃塞俄比亚一再指责苏丹窝藏提格雷阵线战士?

自法沙卡危机爆发以来,埃塞俄比亚指控苏丹窝藏和训练提格雷阵线战士的行为成倍增加。但德梅克·梅孔嫩的指控是这方面的第一个官方声明。

苏丹外交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预计,候任部长将在定于周四下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回应埃塞俄比亚方面。

他告诉半岛电视台,回应不会与外交部就埃塞俄比亚(法纳)电台先前向苏丹政府提出类似指控发表的声明相去甚远。

喀土穆历来否认支持和窝藏提格雷解放阵线部队的指控,早些时候呼吁亚的斯亚贝巴停止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对其提出虚假指控。

同样,前大使、外交专家拉希德·阿布·沙马也排除了苏丹参与任何形式的反埃塞俄比亚活动的可能性。

然而,他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强调,有必要加强两国之间的情报工作,揭露任何旨在扰乱两国和平关系的计划。他还强调了监测埃塞俄比亚难民入境的重要性,以防止战斗人员渗入他们的队伍。

苏丹东部是数以万计逃离苏丹东部邻国战争的埃塞俄比亚难民的营地所在地。

(半岛电视台)

埃塞俄比亚部长的声明与复兴大坝的预期蓄水有任何关系吗?

记者米尔加尼指出,埃塞俄比亚外交部长发表声明时,“有报道称,尼罗河流域东部国家(苏丹、埃及和埃塞俄比亚)在阿布扎比的调解下,就复兴大坝进行了秘密谈判。”

米尔加尼表示,“需要注意阿联酋在法沙卡危机和复兴大坝中的存在”,并警告有可能以牺牲苏丹利益为代价达成有利于埃塞俄比亚和埃及的解决方案。

专门报道国际事务的米尔加尼提到了有争议的哈拉伊卜三角区进入本轮谈判的消息。

阿联酋此前曾提出一项倡议,通过使所有方(苏丹、埃塞俄比亚和投资者)受益的投资方案来解决苏丹和埃塞俄比亚之间的边界危机。

苏丹主权委员会主席阿卜杜勒·法塔赫·布尔汉(右)和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艾哈迈德 (路透)

局势是否滑向战争场面?

非洲之角事务研究员哈桑·努尔认为,埃塞俄比亚外交部长的声明给出了一个危险的迹象,即两国之间的局势可能滑入武装军事冲突。

努尔告诉半岛电视台,苏丹、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参战将通过动员公民保卫自己的国家免受外部敌人的侵害,克服高频次的内部危机。

努尔指出,促使亚的斯亚贝巴对苏丹发动战争的第二个原因,那就是失去法沙卡肥沃的农田。

研究者认为,各方应保持克制,远离外部势力的影响,使边境成为经济利益交换的场所,而不是直接和代理冲突的场所。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