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机会:伊朗核谈判的收获与欧洲协调员的使命

Meeting of JCPOA Joint Commission in Vienna
有莫拉出席的维也纳伊核谈判的画面(路透社)

预计欧洲核谈判协调员恩里克·莫拉将在10日晚些时候抵达伊朗首都德黑兰,以会见伊朗首席谈判代表阿里·巴盖里·卡尼以及伊朗外交部的多名官员,旨在推动伊核协议的恢复。

由于伊朗坚持要求美国将伊朗革命卫队从其外国“恐怖组织”的名单中删除,美国和伊朗之间就伊朗核问题进行的间接谈判陷入了僵局。

伊朗外交部长阿卜杜拉希安在评论欧洲特使的此次访问时指出,伊朗和欧洲方面的专家将在德黑兰跟进此前的会谈,他还强调,核谈判正在其正常轨道内发展,这项进程仍在继续。

为理解欧洲特使出访德黑兰的使命,半岛电视台记者向伊朗研究机构的专家和研究人员提出了多个问题,以了解自今年3月11日以来停滞不前的核谈判取得的收获,以及欧洲“三驾马车”在最后一次机会中为挽救核协议所付出的努力。

欧洲核谈判协调员恩里克·莫拉(左)将在今日访问德黑兰 (盖帝图像)

去年11月重启的核谈判满足了伊朗的哪些要求?有哪些棘手的问题阻碍了恢复维也纳核协议的进程?

来自中东战略研究中心的研究员阿巴斯·阿斯拉尼将伊朗的要求归纳为两条主线,一是取消美国所有的制裁,并保障伊朗的经济利益,特别是出售石油并获得石油收入,他还补充称,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2018年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之后,对伊朗各个部门和实体实施了各种制裁,这就是使谈判复杂化的、争议最大的问题,并且仍然威胁着核协议的最终命运。

阿斯拉尼在向半岛电视台记者发表的讲话中透露,到目前为止,许多存在争议的问题——特别是技术和经济问题——已经得到了解决,但是伊朗的部分要求却没有得到满足,包括对美国实际解除制裁的核实,和获得美国不会再退出核协议的保障,以及将伊朗革命卫队从美国的“恐怖组织”名单中除名。

他还补充称,除了伊朗革命卫队问题这个谈判进程中的主要症结之外,在其他争议问题上也取得了积极的进展,他还补充称,美国方面要求讨论一些问题,例如伊朗的军事计划和德黑兰在地区的政策,但是伊朗方面完全拒绝这些要求。

莫拉的使命是什么?他会为德黑兰提供什么样的倡议?

来自中东战略研究中心的研究员阿巴斯·阿斯拉尼强调,在将伊朗革命卫队从美国恐怖组织名单中删除的问题上,莫拉带来了一项旨在让美国和伊朗达成令双方都满意的妥协方案的倡议,他还强调,没有人知道这位欧洲特使带到德黑兰的这项倡议的细节情况。

欧盟外交政策协调员何塞普·博雷尔在致英国《金融时报》的一份声明中指出,欧盟正在为挽救与伊朗之间的核协议而付出最后的努力。

博雷尔明确表示,他的提议是基于一项妥协方案,即将伊朗革命卫队从美国的恐怖组织黑名单中删除,但是隶属革命卫队的“圣城旅”将被保留在这份名单上。

阿斯拉尼认为,在今年3月通过调解人进行沟通之后,莫拉有很高的可能性去推动僵局,并让谈判回归伊朗与“4+1”集团在维也纳的直接会晤的轨道上来,他还强调,德黑兰不可能放弃将伊斯兰革命卫队从恐怖组织名单中删除的要求,因为该组织在经济中具有突出作用并且身负国防使命,而这将使莫拉的任务变得更加复杂。

这位伊朗研究员在最后指出,伊朗担心美国即将采取措施,并以美国将伊朗革命卫队认定为“恐怖组织”为借口,而限制其商业交易。

在伊朗与六方集团之间,基于“双赢”原则达成类似于2015年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协议的可能性有多大?

研究美国问题的伊朗学者阿米尔·阿里·阿布-法特哈认为,伊朗已经不再是2015年的样子,因此,在任何可能达成的伊朗核协议中,西方都无法成为绝对的赢家。

阿布-法特哈在对半岛电视台记者发表的讲话中补充称,犹太复国主义-美国轴心已经被迫要在“糟糕”和“最糟糕”之间做出选择,他还解释称,满足德黑兰的要求并恢复核协议,将会把伊朗变成一股经济和政治能力,而这对华盛顿来说,将是一个糟糕的选择,因为它会提高德黑兰在该地区的能力和影响力。

他还解释称,根据西方关于伊朗即将制造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说法,那么西方国家退出旨在恢复伊核协议的谈判,将是美国及其盟国面临的最糟糕的选择。他补充称,伊朗的核计划是和平性质的,伊朗最高领袖阿里·哈梅内伊的教令禁止该国生产和拥有核武器。

Iran nuclear talks enter day five
与伊朗核问题相关的谈判中出现了一些障碍和条件(路透社)

可能永久性地破坏维也纳谈判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阿布-法特哈认为,如果美国共和党在定于今年11月份举行的中期选举中获胜,那么就将构成一个重大的挑战,并且能够破坏核协议以及为恢复该协议而进行的持续近一年的谈判。此外,他还谈到了伊朗对潜在协议的稳定性和持续性的担忧。

美国参议院在上周三以62票赞成对33票反对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不具约束力的决议,呼吁现任总统乔·拜登领导的政府不要同意与德黑兰达成核协议,除非伊朗人接受部分严格的条件,尤其是包括阻止向中国出口石油、遏制伊朗弹道导弹计划,以及继续对伊斯兰革命卫队实施制裁。

美国参议院还以86票赞成对12票反对的投票结果,通过了共和党参议员特德·克鲁兹关于对伊朗中央银行实施与恐怖主义相关的制裁的提议。

伊朗是否认为欧洲挽救核协议的最后努力,与西方普遍寻求俄罗斯能源替代品的努力之间存在联系?

经济问题研究员格拉姆·里达·穆格达姆认为,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在伊核谈判中发挥了互相矛盾的作用,在他看来,这场战争时间的拉长成为了推动西方与德黑兰就其核计划问题达成协议的动力,而在此之前,俄罗斯的要求是停止维也纳谈判。

里达·穆格达姆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解释称,欧洲人认为,俄罗斯决定要求西方国家必须以卢布支付其出售天然气的费用,是一种“挑衅”,他还强调,莫斯科对波兰和保加利亚实施其关于削减天然气供应的威胁,推动西方搅动核谈判的局面,以使伊朗能源和其他部分海湾国家的能源,共同成为俄罗斯天然气的替代品。

穆格达姆总结称,西方对中东能源的需求使得伊朗并不急于重启核协议。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