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因俄罗斯战争陷入困境 军备竞争将在德法之间制造危机

伊曼纽尔·杜彼:北约在俄罗斯发起战争后的今天最强大 (半岛电视台)

乌克兰危机加强了国际地缘政治集团,并加速了安全和战略挑战,特别是对欧盟而言,战争正在发生其土地和边界上,欧洲国家自二战以来首次发现自己处于俄罗斯的直接军事威胁和影响其社会、政治和外交稳定的巨大经济挑战之间。

为应对这些地缘战略挑战、地区集团和安全威胁,欧盟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日前批准了安全和防务“战略指南针”文件,随着战争重返欧洲,该文件旨在加强欧盟的军事存在。

文件内容包括建立一支由多达5000名士兵组成的快速反应部队,在发生危机时可以迅速部署,并寻求到2030年加强欧盟的安全和国防政策。

关于这些挑战和防御战略安全问题以及与俄罗斯对乌克兰战争影响有关的其他几个问题,半岛电视台网采访了专门研究欧洲安全问题和国际关系的专家,他还是法国军队驻阿富汗的杰出政治顾问,以下是采访内容:

(半岛电视台)
  • 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在多大程度上对欧盟构成真正的生存威胁?

我认为威胁是存在的,尤其是在欧洲东部,但第一个直接威胁仍然是被俄罗斯入侵的乌克兰,威胁还包括与乌克兰接壤和相邻的国家,如波兰、捷克共和国、摩尔多瓦、斯洛伐克、匈牙利和罗马尼亚。

所有这些国家都受到俄罗斯对乌克兰战争的影响,随时都可能受到俄罗斯的入侵,2008年格鲁吉亚就发生了这种情况。

在同样的背景下,我们也不应该忘记欧洲的伙伴和来自高加索的邻国,例如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以及非北约成员国的欧盟国家,如芬兰和瑞典。

总之,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加深了欧洲的安全问题,重新建立了前苏联解体后欧洲国家与俄罗斯的关系。

  • 欧盟国家批准了安全和防务“战略指南针”文件后,您认为欧盟国家在应对欧洲面临的挑战时是否能保障安全?

“战略指南针”的使命不是加强欧洲的防御,而是让欧洲国家感受到欧洲统一防务议程和战略的重要性,以及解释欧洲在2030年前面临的真正安全威胁,推动欧洲完成独立于俄罗斯,并认真考虑应对这些安全挑战并制定未来的解决方案。自2013年以来,欧盟一直意识到俄罗斯的直接威胁,但它对这些威胁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也没有阻止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在这里,“战略指南针”以及为欧盟国家制定严肃国防政策的重要性便显现出来。

2022年2月17日在布鲁塞尔举行的欧盟特别峰会讨论了乌克兰危机 (阿纳多卢通讯社)
  • “战略指南针”真的能实现欧洲的安全独立吗?

不,这只是一种战略,因为没有欧洲军队,只有当欧洲国家意识到国防政策的这种延迟,并意识到建立一支实用的国防力量以应对挑战的重要性时,它才会生效,而俄罗斯则不是今天唯一的挑战。

“战略指南针”不是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回应,而是对欧盟面临的所有安全和战略挑战的回应,例如恐怖主义、移民、能源危机、网络战争和崛起的经济大国。

“战略指南针”将有助于所有欧洲国家同等地采用和创建战略身份,这在现在并不存在。

  • 对于那些认为与冷战结束以来世界所见证的国际地缘政治变化相比,这一战略安全步骤来得晚得多的人,您有何看法?

必须考虑到,“战略指南针”是几个步骤和欧洲先前政策的结果,这些政策正朝着统一的国防政策方向发展。

第一步是在2003年通过欧洲防务战略,然后制定了相应措施。2013年通过“索拉纳文件”制定了第一步;索拉纳是当时的欧盟外交政策代表哈维尔·索拉纳。

因此,我们认为“战略指南针”不是全新的,而是50年前项目的高级阶段,唯一的区别是欧洲国家没有看到建立独立防御力量以及明确安全战略的必要性,尤其是在北约存在的情况下,北约认为欧洲的任何防御战略都应该在北约内部而不是在北约外部实施。

因此,我不认为“战略指南针”来晚了,而是环境和挑战发生了变化,10年前欧盟参与的战争和今天的战争已经不一样了,所以“指南针”演变成现在的形式。

(半岛电视台)
  • 欧洲军事力量的建立是否可以被视为北约实力的增强,或者是体现马克龙总统去年宣布北约临床死亡的声明的仁慈一击?

首先,马克龙总统的声明和他对北约临床死亡的判断必须针对那个时期的背景,今天,历史舞台在2月24日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发生了变化。

今天,由于乌克兰危机,北约处于最强大的状态,它正在活动并提供证据表明它是一支重要的军事力量,它已在乌克兰边境部署了40000 名士兵,并有120架战机准备起飞离开航空母舰,整个欧洲领土上有100000名士兵,另外还有10000名来自美国的士兵处于高度戒备状态。

另一方面,需要注意的是,北约不是一个分离的组织,而是一群基于特定防务政策团结一致、相互支持的国家集团,因此,加强欧洲的防务政策也是北约的力量倍增器,欧洲国家和北约没有两个不同的立场,双方的立场和防务政策完全一致。

  • 欧洲计划的军事独立是否能够使其在政治上独立于美国并在外交上依赖美国?

在纸面上这是可能的,因为欧洲的目标是减少对美国武器和装备的依赖,然而欧盟实现战略独立必须通过发展联盟在武器领域的技术能力和工业能力,而这一情况尚未在实地发生。

二是欧洲国家无法满足欧洲市场的军事装备需求,大多数欧盟国家从美国购买武器,最突出的例子就是德国几天前提交了购买美国F-35飞机的订单,而它是法国和西班牙在制造战机的SCAF项目中的积极合作伙伴。

因此,无法实现防御独立导致政治和外交上缺乏独立性。当您购买美国武器时,销售合同中有一个约束性条款,要求买方只有在获得销售国批准的情况下才能使用这种武器,而且不能出口到其他国家,从而否定了政治和外交独立的条件。

伊曼纽尔·杜彼(右)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俄罗斯威胁使用核武器只是一种政治策略 (半岛电视台)
  • 您如何看待德国在军火市场的强势回归,以及德国退出自二战结束以来一直所持的中立状态?

我认为德国强大的重新武装对法国来说是一个真正的问题,因为德国今年的国防预算现在达到了520亿欧元,而法国的国防预算约为500亿欧元。

此外,德国已决定将未来两年的国防预算增加三倍,拨出1000亿欧元,这意味着它将继续以高频率囤积和购买武器,尤其是从美国购买武器,它同时也是一个武器生产国。

因此,德国武器制造商日渐成为法国在该领域的专业公司的最大竞争对手,而鉴于SCAF、“空中客车”等众多德法联合项目的存在,此次竞争未来可能会在德国和法国之间制造政治危机。

  • 美国和欧洲对乌克兰的大规模军事支持和军备支援,以及西欧战士涌入基辅,是否可以被认为是一场未宣战的第三次世界大战?

我不同意这种观点,我不认为我们正面临第三次世界大战,即使是间接的。世界大战将发生在美国和俄罗斯之间,我们在实地看不到这一点,此外,这两个国家都不想要这场战争。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今天在乌克兰领土上发生的事情不是一场毁灭性的、危险的和具有影响力的战争。

我相信,所有世界大国都在竭尽全力,以免乌克兰危机演变成乌克兰领土以外的重大世界大战。

另一方面,我们可以谈论全球冷战、地缘战略集团以及经济、外交和政治层面的对抗。

  • 乌克兰危机中的核情景今天摆在桌面上了吗?如果它发生了,它的危险和后果是什么?

我不认为乌克兰危机中的核情景如今已经摆在桌面上。即使俄罗斯说它已经将其核力量置于战备状态,它也不会冒险使用这种致命武器。

核武器是大国的战略武器,是实现地缘政治平衡的手段,而不是可以随时使用的军事武器,俄罗斯深知这一点,所以其关于核武器的说法是一种政治手段,警告其他大国不要越过俄罗斯在与乌克兰的战斗中设定的红线。

而如果使用这种核武器,简直就是宇宙末日,这种武器在一些国家已经存在了几十年,但无论国际关系多么紧张复杂,谁也不敢使用,因为谁使用它,谁便会在敌人和宇宙终结前引火自焚。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