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对也门胡塞武装的影响有限

胡塞武装人员参加了为 2021 年 11 月遇害武装人员举行的葬礼游行(美联社)

胡塞武装继续对沙特阿拉伯的机场和石油设施发动袭击,但最近的新目标成为焦点。

自从阿联酋在 2019 年减少了对也门的直接军事介入以来,胡塞武装在很大程度上减少了对该国的袭击。

长期以来,忠于阿联酋的部队一直避免与胡塞武装发生直接对抗,但在 1 月初来自也门南部的阿联酋支持的武装分子将胡塞武装赶出沙布瓦市周围富含石油的地区后,情况发生了变化。

在西北约 150 公里(70 英里)处,这些士兵同时还参与了马里卜省的战斗。

对于胡塞武装来说,这些袭击是关键的挫折,因为沙布瓦和马里卜的能源和矿产资源,将使胡塞领导的也门国家在经济上可行。

分析人士认为,这些事件可能解释了为什么与伊朗结盟的胡塞武装放弃了与阿联酋未宣布的停火,并将其作为目标。

最近几周,胡塞武装对阿联酋发动了一系列无人机和导弹袭击,包括以色列总统艾萨克·赫尔佐格1 月底访问期间,三名客工在胡塞武装 1 月 17 日的袭击中丧生。

联合国安理会谴责 1 月份针对阿联酋和沙特阿拉伯的“令人发指的恐怖袭击”。

问题出现了:伊朗——过去一年与地区竞争对手进行了接触——在胡塞武装对阿联酋的袭击事件中所持立场为何?

“抵抗轴心”

伊朗曾表示,在政治上支持胡塞武装,但否认向胡塞武装运送武器。

胡塞武装于 2014 年起义反对也门政府,并引发了海湾半岛南端正在进行的内战,一年后,沙特阿拉伯领导的军事联盟加入了战斗。

伊朗认为,胡塞武装是针对以色列和美国“抵抗轴心”的一部分,它控制着黎巴嫩的真主党、伊拉克的民兵组织和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武装部队。

旧金山大学政治和国际研究教授斯蒂芬·祖内斯告诉半岛电视台说,然而,胡塞武装与伊朗的其他伙伴有所不同。

斯蒂芬·祖内斯表示,“与伊拉克和叙利亚的一些盟军民兵不同,胡塞武装从来都不是伊朗的代理人,他们拥有自己独特的历史、不满和议程。”

分析人士表示,虽然美国和其他国家指责伊朗向胡塞武装提供导弹和无人机技术,使他们能够在也门边境以外的地方发动攻击,但目前尚不清楚这些消息是否 100% 准确。

祖内斯表示,“他们的绝大多数武器都是缴获或在黑市上购买的,并非来自伊朗。”

昆西负责任治国研究所执行副总裁特里塔·帕西表示,此外,与真主党成员相比,胡塞武装与德黑兰的联系更少,他们不受伊朗指挥和控制系统的控制,并且在很大程度上自主行动。

帕西告诉半岛电视台说,“多年来,德黑兰能够加深与胡塞武装的关系,然而,伊朗对胡塞武装的影响一直有限,胡塞武装欢迎伊朗的支持,但他们不听从德黑兰的命令。”

他补充说,战争是伊朗能够首先获得影响力的唯一原因。

帕西表示,“如果沙特没有介入,德黑兰甚至无法加深与也门武装的关系。”

帕西还表示,“与沙特的说法正相反,伊朗与胡塞武装的关系是最近才出现的现象,是沙特介入也门冲突的直接后果。此外,在 2010 年之前,曾经与胡塞武装密切合作的沙特阿拉伯甚至没有将该组织称为什叶派。”

也门:冲突中的关键参与者,2015年3月,沙特阿拉伯领导的多国联军——背后是美国支持——介入也门军事冲突,帮助打击胡塞武装,以重建哈迪政府,与之正相反的是,伊朗在该地区的影响力不断增加

“几乎不是伊朗傀儡”

在伊拉克斡旋的对话之后,其中也包括沙特阿拉伯,伊朗与阿联酋的关系有所改善,尽管海湾国家最近采取行动加强与以色列的外交关系,但德黑兰和阿布扎比仍在继续和睦相处。

因此,很难想象德黑兰正在指挥胡塞袭击,甚至是开绿灯,至少在公开场合,伊朗一直主张通过外交途径解决也门问题。

祖内斯表示,“有不少对胡塞武装的合理批评,但他们几乎不是伊朗的傀儡,”他并补充说,“华盛顿主要使用这些标签来将美国支持沙特和阿联酋的种族灭绝性轰炸行动合理化。”

帕西表示,只有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结束战争”,德黑兰对胡塞武装的影响才会减弱。

也门的战斗继续肆虐,经过 11 年的激烈战争,何时能找到政治解决方案仍然不确定,这场战争造成了联合国所谓的世界上最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

祖内斯表示,如果外国人不继续进行军事干预,也门人很有能力解决他们之间的分歧。

他并表示,“(实现和平的)最佳解决方案是组建一个广泛的临时联合政府,并推进自由和公平的多党选举。”

“早在 2011 年,参与反对萨利赫政权的民主抗议活动的各个部落、地区、宗派和意识形态团体之间的团结程度令人印象深刻,其中包括群众游行、静坐和许多其他形式的非暴力公民抵抗。”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