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也纳谈判中的突出症结: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的法规会否阻碍伊朗收回其冻结资金?

莱希政府坚持将解除制裁和解冻伊朗资金,作为维也纳谈判的两个关键点 (阿纳多卢通讯社)

鉴于维也纳核谈判频繁传出即将宣布达成伊朗核协议的消息,伊朗观察员建议将批准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的国际协议,列入伊朗权宜委员会的工作议程。

伊朗在维也纳的谈判代表团强调,要将取消美国实施的所有制裁,和释放伊朗被冻结在国外的资产,作为达成任何可能协议的必要条件,在这样的情况下,伊朗各界舆论对收回这些资金的可能性提出了质疑,背景是伊朗由于被列入了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的黑名单而受到金融制裁。

黑名单

反洗钱及恐怖主义融资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在与六方集团(1+5)签署伊核协议之后,于2016年暂停了针对德黑兰实施的制裁,并将德黑兰接受国际工作组现行的所有法律和决议,作为最终取消这些制裁的条件。

然而,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于2018年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并恢复对德黑兰实施制裁,这导致伊朗人出于与规避美国制裁相关的考虑,而没有批准金融透明度法案。

在伊朗被有条件地撤出黑名单3年多之后,反洗钱与恐怖主义融资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又于2020年2月再次将伊朗列入该黑名单,从而导致伊朗与国际银行之间的金融业务受到阻碍,尤其是欧洲人在美国退出核协议之后,为与伊朗进行贸易往来而建立的INSTEX系统。

随着伊朗保守派势力的上台,严厉批评与西方国家之间采取外交选项或为恢复核协议而进行谈判的声音有所降低,从而导致了一种乐观情绪的出现,认为伊朗权宜委员会这一次将会批准该国际工作组的法规。

突出的症结

沙希德·贝赫什蒂大学国际关系教授阿里·贝克德利认为,释放伊朗被冻结在国外的资金,是维也纳谈判中最突出的症结之一,对此,他解释称,来自瑞士首都维也纳的消息表明,伊朗和美国两方在很快达成协议的问题上都表现出了相对的灵活性。

他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解释称,伊朗在准备释放美国囚犯方面的配合,换来了美国促成解冻伊朗被冻结在韩国、伊拉克和日本的一小部分资金,从而为在伊朗加入反洗钱与恐怖主义融资的国际协议后,解冻更多的伊朗资产(高达1000亿美元)作好了铺垫。

贝克德利预计,伊朗执行该国际工作组的法律措施大约需要6个月的时间,他还解释称,在接受该国际工作组现行的所有法律和决定,并被从该工作组的黑名单上除名之前,伊朗可能无法收回其被冻结在国外的全部资产。

阶段性谈判

贝克德利指出,美国对伊朗实施的制裁并不仅仅限于其核计划,他还解释称,华盛顿拒绝在当前的会谈中,就导弹制裁以及所谓的“伊朗干预地区局势并支持恐怖主义”的问题进行谈判。

他总结称,当前的主要症结是解除对德黑兰的制裁,对此,他还解释称,“在保守派势力的压力之下,伊朗莱希政府希望一次性地解除所有制裁——保守派势力曾是上届政府达成的核协议的坚定反对者。但是华盛顿方面却建议随后对解除其他的制裁举行谈判。”

相对的灵活性

关于伊朗相关部门是否准备好了接受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的法律,伊朗外交官员、前任驻英国大使贾拉勒·萨达蒂安预计,“权宜委员会最终将同意德黑兰加入国际工作组的决定,以恢复伊朗在国外的资产。”

他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的采访时表示,一些伊朗势力反对加入反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的国际协议的原因在于美国的制裁,因为这些制裁在不断紧扼伊朗的喉咙。

据他透露,“美方同意释放伊朗被冻结在国外的约100亿美元资金,以示其在达成协议问题上的诚意,旨在恢复2015年的伊核协议”,他还强调,“德黑兰也将通过释放4名西方双重国籍的囚犯作为回报。”

萨达蒂安解释称,伊朗从国外收回资金的问题,不仅仅限于释放被冻结的伊朗资产,还“包括返还伊朗的出口收入,尤其是石油的出口收入,以及解除其他的银行和金融制裁,例如解除伊朗使用SWIFT国际结算系统进行交易的禁令。”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