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巴嫩成为解决或扩大战争之中的关键

以色列军队在上加利利地区举行演习并模拟在黎巴嫩的地面行动 (社交网站)

以色列和真主党之间爆发大规模战争的风险正在日益升级。我使用“大规模战争”这个术语,是因为这条战线上的战争已经持续了八个多月的时间,即使它是以控制行动和反应的方式进行的,以免事态发生失控。

除了双方每天的相互攻击以及人员和物资上的损失之外,以色列还对黎以边境地带沿线纵深5公里的黎巴嫩村庄和城镇造成大规模的破坏,并已迫使当地超过95000位居民逃离,作为其强行在黎巴嫩境内建立事实上的缓冲区的军事行动战略的内容之一。此外,这些地区所遭受的巨大破坏,已经超过了2006年以色列对黎巴嫩战争所造成的破坏程度。

在实地方面,以色列已经部分成功地实施了其缓冲区战略,而其发动大规模战争的威胁,旨在通过政治解决方案或者通过不断升级的军事压力,以迫使真主党接受这项战略,并撤出利塔尼河沿线地区。

迄今为止,有两个主要原因阻止了大规模战争的爆发。第一,双方并不急于陷入这样的情况并在此时承担其高昂的代价,即使这最终似乎是不可避免的。此外,双方当前所处的局势都并不利于它们踏上这样的冒险之旅。以色列在加沙战争期间面临持续的僵局,并且遭受着严重的内部两极分化,与此同时,真主党也意识到了,在这样的战争中,它必须要付出比以往任何战争都大得多的代价。

黎巴嫩的经济崩溃及其尖锐的政治、宗派和社会两极分化,正在给该党在这场对抗中的选择制造越来越大的压力。第二个原因则在于以色列和真主党背后的主要支持者——美国和伊朗,并不希望发生这样的战争。因为这可能会将它们拖入其中,而美国现任总统拜登必然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况——他正努力限制这场在去年10月7日爆发的战争对美国的中东政策及其在今年11月份的连任机会的影响。

伊朗也不愿看到这样的情况——它正寻求以最小的损失让其在该地区最强大的盟友摆脱这场战争,它还认为,仅仅是以色列未能实现其加沙战争目标的事实,就足以让它和它在中东地区的盟友以重大的战略收益而走出这场在去年10月7日爆发的战争。此外,如果伊朗感到真主党面临生存威胁,那么以色列和伊朗之间的影子冲突的公开化,也会增加双方爆发直接战争的风险。

虽然这两个原因起到了阻止战争范围扩大的威慑作用,但是以色列在处理真主党在边境附近的军事部署等层面上为其制造的问题时所面临的战略困境,仍为以色列的选择带来了巨大压力,此外还有在说服数以千计的、从以色列北部地区流离失所的以色列人返回家园时所面临的困难。一段时间以来,美国一直主导着斡旋努力,以期达成解决方案来化解这场爆发大规模战争的风险,但它也面临着重大的障碍。当然,美国很难将自己打造为一个公正的调解方,因为它提出的正是以色列的条件。

尽管如此,美国和世界仍不必屈服于不可避免的大规模战争,至少在目前是如此。因为这会在安全层面上,直接让中东地区进入一个比去年10月7日战争爆发之后的现状危险得多的时代。鉴于以色列与真主党之间的对抗同加沙战争之间的关联,这场大规模的战争也将破坏达成解决方案以结束加沙战争的机会。

此外,黎巴嫩还遭受着严重的政治和经济危机,针对黎巴嫩的战争可能会导致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和国家剩余框架的崩溃,从而产生一个鼓励混乱蔓延的安全和社会环境,并且很快就会转变为地区和国际安全稳定面临的一个新问题。

即使真主党和以色列能够暂时避免一场“大战”,但以色列恢复对真主党威慑力的困境仍将存在。这样的战争——无论是在可预见的未来还是在遥远的未来爆发,都不会仅限于以色列建立缓冲区的目标,而是将包含摧毁或者至少削弱对方导弹能力的目标。然而,鉴于以色列的选择受到一些重大障碍的压力,达成防止战争扩大的解决方案仍然是可能发生的事情。

联合国安理会第1701号决议于2006年结束了以色列对黎巴嫩的战争。根据这项决议,真主党撤退到利塔尼河沿岸,而该决议也被认为是任何潜在解决方案的主要基础。阻碍完成这一解决方案的唯一障碍,在于加沙地带难以达成停火协议。如果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信守他在最近作出的承诺——战争将很快进入第三阶段,那么,与真主党达成前线和解的必要条件可能就会增加。

但是达成这样的解决方案的时间因素,却与战争本身的情况一样重要。内塔尼亚胡继续加沙战争的决心,表明了他希望在今年11月的美国总统选举之前维持现状的策略。

他认为特朗普重返白宫将有助于以色列实现其在加沙战争中的目标,并对真主党发起重大进攻。另一方面,真主党升级针对以色列的攻击,目的是以增加对以色列的压力,并压缩内塔尼亚胡的行动空间——后者正在竭力延长加沙和北部战线上的战争直至美国情况发生变化。

但是这种等待游戏蕴藏着很大的风险,因为它为行动和反应的误判留有余地,从而可能导致战争的扩大。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