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的停火计划中带有一定程度的绝望

美国总统乔·拜登于2024年5月31日在华盛顿白宫国宴厅就中东问题发表讲话 (路透)

周五,美国总统乔·拜登概述了加沙战争的停火方案。该计划包括三个阶段,以色列和哈马斯将就交换俘虏、最终永久停止敌对行动以及重建家园和公共设施进行谈判。

他呼吁以色列和哈马斯立即接受该协议,并迅速朝着全面解决冲突的方向迈进。他现在寻求立即实现长期停火,并将他的名字和声誉与实现这一目标联系起来。

我们该如何看待这一事件?首先,拜登称该提议是以色列向哈马斯提出的,但它很可能是美国的一项倡议,将功劳归于以色列,甚至可能是几个月前哈马斯提出的一项翻新提议,披上美国的外衣,让战争贩子们可以接受。

该计划之所以引人注目,是因为它涵盖了冲突的所有关键驱动因素,也包括了解决方案:结束战斗、释放所有被拘留者、将以色列驱逐出加沙、消除哈马斯袭击以色列的潜在动机以及重建加沙地带。

哈马斯几乎立即回应称,它对该提议持积极态度。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的政府以一贯的虚张声势和模棱两可的语气作出回应——称只有在彻底战胜哈马斯后,才会停止袭击并离开加沙,即使俘虏被释放。然而拜登表示,哈马斯的军事力量已经减弱到无法重复10月7日袭击的程度,这表明以色列已经实现了目标,现在可以离开加沙了。

为什么拜登和内塔尼亚胡这对种族灭绝兄弟直到最近还嘲笑长期停火提议,却突然改变了主意?我毫不怀疑这是他们共同的绝望。他们的声誉被拖入泥潭,他们的政治地位受到威胁。绝望是政治创新的强大动力。

拜登担心在11月的选举中落败,而内塔尼亚胡则担心因腐败被以色列法院判处监禁或因监督种族灭绝被国际刑事法院判处监禁。

拜登将试图为推动和平进程而邀功。但是,他八个月来不间断地为以色列在加沙的种族灭绝提供资金、武器和外交掩护,这是不可能实现的——公开、高兴、自豪,而且抓住一切机会。他暴露了自己的本性,因此获得了“种族灭绝乔”的绰号。

内塔尼亚胡陷入了自己制造的不可调和的压力之中,这些压力旨在让他继续掌权,不受法院的管辖。拜登的提议与政府中极右翼以色列人的战争狂热完全不相容。像所有政客一样,尤其是种族灭绝隔离的实践者,他对不同的受众做出了相互矛盾的承诺,他需要这些受众来继续掌权。拜登的提议让他轻松摆脱了困境。

无论拜登和内塔尼亚胡在镜头前表演什么舞蹈,正如美国总统所说,推进“结束这场战争,开启明天”的计划的吸引力很快就会在通往永久和平的道路上遇到严重障碍。结束以巴冲突涉及许多参与者,他们必须沿着多个轴线进行谈判,涉及多个国家的力量,而所有这些都是由不可预测的动机和相互矛盾的需求驱动的。

必须解决以下主要参与者之间的紧张关系:美国和以色列政府;拜登和内塔尼亚胡;内塔尼亚胡及其政府中的几名极右翼犹太极端民族主义者;以色列政府和早在10月7日之前就拒绝接受其意识形态的以色列公民;以色列政府和许多支持俘虏家属要求结束战争并释放他们的以色列公民;拜登及其民主党基础的大部分成员,他们要求拜登撤销对以色列在加沙种族灭绝的支持,否则他们将不会在11月投票给他;拜登和许多希望继续以色列种族灭绝的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美国领导层以及世界上大多数支持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平等权利并反对美国支持的种族灭绝的人民和政府;以色列政府和哈马斯,他们各自的核心目标在拜登的提议中几乎得到满足,但并未完全实现;美国政府和哈马斯,后者目前正在进行间接谈判,但在与巴以和美国在该地区的霸权有关的大多数问题上仍然存在对立。

如果该计划的三个阶段中的第一阶段得以实施,那么艰难的谈判将不得不解决最棘手的问题,例如巴勒斯坦最终将以何种形式接管加沙,地区和全球大国为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提供哪些安全保障,以及如何永久解决最具争议的根本问题,例如结束巴勒斯坦难民地位、遏制犹太复国主义定居者殖民主义以及作为一块土地或相邻国家的独立主权国家和平共处。

关于巴勒斯坦治理问题,拜登在周五的讲话中提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观点,他称“目前,哈马斯已经没有能力再进行一次10月7日的袭击”,意思是以色列已经实现了严重削弱哈马斯的关键目标,现在可以停止战争并离开加沙。

以色列可能会同意,也可能不会,但美国总统可能正在为战后与不同的哈马斯打交道奠定基础,就像他与塔利班打交道,以及他的前任在与越共打了几十年“恐怖分子”的交道后与越共打交道一样。战争结束后,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哈马斯,或者一个反映其在巴勒斯坦行使自决权的民族主义和激进决心的实体,必须成为巴勒斯坦新治理体系的一部分,与其他同意与以色列和平共处的巴勒斯坦派别一起。但这只有在以色列及其美国支持者明确、公开和真诚地同意巴勒斯坦人享有充分的自由和自决权,以及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在历史上的巴勒斯坦享有同等主权的情况下才会发生,这是整个等式中最重要的如果。

如果有一天美国总统决定走这条路,并怀着诚意,那么这将是实现持久和平的真正大胆举措,而这一诚意在目前的提议中很难看出。

本文所表达观点为作者自身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