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正在输掉战争并面临战略僵局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 (法国媒体)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将对拉法的袭击称为以色列宣布加沙战争胜利前的最后一次任务。此外,大多数以色列人对内塔尼亚胡政府失去了信心,也不再相信他关于战争的言论。随着这场战争进入第8个月的时间,以色列军队仍然无法实现其目标,反而对以色列及其与世界之间的关系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并使全球再次重视巴勒斯坦问题。显然,以色列不仅输掉了这场战争,还使自己陷入了一个难以摆脱的重大战略僵局。

如果像内塔尼亚胡声称的那样,袭击拉法的目的是消灭加沙地带剩余的4个哈马斯军事旅,那么它所造成的事实却恰恰相反。巴勒斯坦抵抗运动仍然能够继续猛烈战斗,并给以色列军队制造痛苦,甚至在以色列此前宣布取得控制并已消灭抵抗力量的地区亦是如此。

与以色列在前几个月内蓄意实施大规模杀戮和破坏作为快速取胜的手段不同,这次针对拉法的袭击主要是为了向哈马斯施加压力,以迫使其达成一项可以帮助内塔尼亚胡声称他已实现战争目标的协议,然后再继续在其内部斗争中利用这项协议,旨在以对他伤害最小的方式来摆脱这场战争。

然而,以色列与哈马斯达成全面协议的新提议是由美国总统乔·拜登宣布的,而不是由内塔尼亚胡宣布的,这首先表明了以色列所面临的战略僵局的严重程度,其次再是内塔尼亚胡。

当内塔尼亚胡决定发动战争时,他的目标是消灭哈马斯,并恢复以色列的威慑力,恢复以色列像战前那样继续管理冲突的能力。但是以色列取得的不利结果加剧了它在去年10月7日遭受的重大打击的影响。

一方面,哈马斯运动能够表明巴勒斯坦事业仍然有能力强有力地表达自身,以扭转冲突进程,并迫使世界承认给予巴勒斯坦人合法权利(建立国家并摆脱占领)的方案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并承认这是唯一能够带来和平的方案。另一方面,这场战争破坏了以色列加强其融入该地区的努力,毒害了它与西方之间的关系,并且暴露了它不断违反国际法和人道主义法的现实。

以色列陷入战略僵局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巴勒斯坦人的顽强抵抗——这使得内塔尼亚胡的任务从一场旨在将加沙从冲突力量等式中消除的战争,转变为一场以色列无法以明显的胜利而结束的战争。内塔尼亚胡的面前现在只有两个选项能够摆脱这一僵局。

这两个选项是:要么再继续战斗几个月的时间,甚至可能是几年的时间,以实现其已宣布和未宣布的目标,但是这些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实现了。要么放弃这些目标,并与哈马斯进行结束战争的谈判,以换取归还以色列人质,但它需要从加沙地带撤军。

从消灭哈马斯、解救人质和防止加沙未来对以色列安全构成威胁的这三大主要目标来看,其总体规划是要通过占领加沙、驱赶其居民并在这里重新建立定居点,来让加沙从这场冲突的力量等式中出局。这实际上才是这场战争的真正议程。

尽管内塔尼亚胡目前面临着来自内部和美国的压力,要求其接受有关战后安排的现实愿景,但是这样的愿景不再是为了管理以色列在加沙的胜利,而是为了管理它的失败,并为它找到一条摆脱战略僵局的出路。

对以色列造成的巨大损害已经无法修复,甚至无法限制。这场僵局最重要的层面不仅限于它在军事上无法实现其战争目标,而且还包含另外三重战略影响。其中第一重影响是威慑概念的崩溃——以色列几十年来一直试图避免发生这种规模的战争、避免出现这样的地区和国际影响。

以色列未来能否阻止像去年10月7日那样的袭击,或者能否以高级的军事能力打赢一场重大战争,这类想法已经被笼罩在了巨大的疑问之下。第二重影响在于,这场战争加剧了以色列内部关于去年10月7日之后以色列人对其未来的看法的严重两极分化。这种两极分化将加剧以色列组建长期稳定政府的困境。

第三重影响则是巴勒斯坦问题的复兴,并使解决巴以冲突成为了地区和国际政策中的优先事项。这种影响似乎是以色列右翼势力在这场战争后所面临的最危险的威胁。

在去年10月7日之后,以色列能够在不解决巴以冲突的情况下融入该地区环境的想法已经不再现实。美国现在为重新采纳两国方案而采取的行动可能是无法持续的,因为本届拜登政府已经接近尾声,而且民主党可能无法继续执政。

但是无论将在今年11月后入主白宫的总统是谁,美国可能都需要解决这场冲突,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使以色列成为该地区的一个正常国家,并帮助美国减轻它与中东之间的关联。

尽管内塔尼亚胡不愿承认以色列正在输掉这场战争的事实,并表现出他的决心丝毫没有动摇的样子,但他已无法再强行推进并忽视其产生的重大战略影响。在这场以色列无法取得胜利的战争中,随着时间一天天地流逝,以色列在去年10月7日后陷入的战略僵局只会进一步加深,并给它带来更加高昂的成本。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