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变企图:玻利维亚会为断绝与以色列的关系付出代价吗?

玻利维亚当局逮捕了对阿尔塞总统发动政变未遂的苏尼加将军

本月26日发生在玻利维亚拉巴斯总统府附近的事件引发了许多的疑问。这起事件最初被认为是一场政变,后来又被纠正为“政变企图”,并且伴随着一些颇具争议的细节,从而使很多解读合法化。

对于谁应当承担从幕后破坏玻利维亚统治的责任,外界的指控一方面落在玻利维亚的执政党“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内部的冲突派别及其在军事机构内的支持者身上,另一方面则落在以美国和以色列为代表的外部势力身上,并认为这些势力通过它们在玻利维亚军事机构内的盟友来开展行动,而鉴于我们稍后将作出的解释,这种说法并未夸大事实。

可疑行动

当我们通过电视画面关注有关这场政变的新闻时,我们发现报道始于26日中午出现在拉巴斯市穆里略广场上的坦克和全副武装的士兵的画面——一辆装甲车和一队士兵朝着广场旁边的总统府大门推进。就在几分钟前,玻利维亚现任总统阿尔塞与前总统、左翼领导人莫拉莱斯分别发布推文,前者在推文中指出了一支武装部队在总统府附近的可疑行动,并呼吁尊重民主。而莫拉莱斯则在推文中明确警告称,一支武装部队可能会发动政变,并呼吁人民保护国家的民主进程。

随后,我们看到一辆装甲车开始冲击总统府大门,广场上的武装人员开始投掷催泪瓦斯弹,并使周围陷入瘫痪。然而,引人注目的是,这一切都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并且动作缓慢,丝毫没有我们所知的军事政变中的军事行为的残酷性。

此外,这一事件并未伴随发生在议会或者政府电视频道附近的任何平行运动。更让观察人士感到震惊的是,根据玻利维亚国家电视台发布的视频内容,总统阿尔塞竟然手无寸铁地出来与这场叛乱的领导人、前陆军司令苏尼加对峙,并命令后者撤军,但苏尼加告诉他:“不”。

然后该媒体的报道转向了该国外交部长的讲话,随后是阿尔塞总统的讲话——他在讲话中宣布为军事机构任命新的官员,以取代叛军部队及其他一些人员。在此之后,这次“政变企图”被视为失败,并通过拍摄苏尼加被捕并被带上警车的视频而得到了证实——当时他正在向一些直播的媒体发表煽动性的言论。

这些言论主要是苏尼加指责现任总统阿尔塞“授意”他采取这一举措,目的是提高他的支持率,并成为一位挫败政变的英雄,从而为2025年总统选举做好准备。尽管这种说法得到了玻利维亚和地区的部分舆论的认可,但是这位将军未能讲完这段话,从而引起了部分人的轻视,并指责他过于天真——他同意上演这出“戏剧”,阿尔塞总统因此实现了自己的目标,而他却只能让自己受到最为严厉的惩罚。

政变威胁

同样奇怪的是,苏尼加被视为前总统莫拉莱斯的死敌,此前,他曾多次发表声明,以敦促将后者从政治舞台上除名,因为一旦他能够在明年获得提名,那么他赢得总统职位的机会就会很大。阿尔塞总统在本周二决定将苏尼加解职,因为后者在前一天发表了措辞强硬的声明:“我绝不会允许他再次参选”,并提出武装部队是该国的武装力量,而这也是一种军事行动威胁。

在针对领导人莫拉莱斯的敌意中,苏尼加与阿尔塞站在同一阵营。阿尔塞被认为是莫拉莱斯第二任期内的得力助手,被任命为经济部长,然后在他的祝福下参加了2021年大选,并在其中当选。但自那时起,他们便开始积累分歧,并发展为该地区所有左翼领导人都无法解决的问题,并最终导致他们所在的政党“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及其选举基础的分裂——其中大多数人站在领导人莫拉莱斯一边,但是该党在2025年选举提名人选上的问题仍然存在,尽管阿尔塞总统成功地积累了司法权力以剥夺莫拉莱斯的参选资格。

然而,尽管阿尔塞和莫拉莱斯的关系已经走上了不归路,但天花板仍有可能落到所有人身上。阿尔塞总统在最重要的国际问题上的立场仍然不容置疑。他在以色列对加沙战争期间对以色列做出的决定,符合他自青年时代以来的政治倾向,同时也是他的同志莫拉莱斯立场的延伸——首先是将以色列对加沙的侵略定性为犯罪,然后再断绝与以色列之间的关系,最后还支持南非向国际法院提起的、针对以色列的诉讼。随着左翼领导人莫拉莱斯的上台,这些立场使玻利维亚自2006年以来便成为了华盛顿眼中难以对付的国家之一。

美国印记

一些人认为,玻利维亚所采取的政治方针——无论是来自莫拉莱斯还是阿尔塞(尽管他们之间爆发了“领导权之争”),都足以让人怀疑美国在玻利维亚发生的任何政变企图背后的存在。也许2019年的那场政变就是最好的证明——当时,以色列是最早祝贺珍妮娜·阿涅斯被任命为玻利维亚临时总统的国家之一,而阿涅斯也宣布恢复与以色列之间的关系,尽管两国关系在前总统莫拉莱斯的决定之下中断了10年时间。

让这部分舆论更加怀疑美国在幕后支持苏尼加将军的是,苏尼加要求阿尔塞总统自本周开始对政府成员进行全面变革,并释放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的上一届临时总统珍妮娜·阿涅斯。

另一方面,美国并没有隐藏其最近对玻利维亚与俄罗斯和解的关注,以及玻俄两国就锂金属开采项目进行的磋商进展情况。玻利维亚拥有这种贵金属在全球24%的储量,而这种物质对制造电池至关重要,并且代表着南美未来地下财富三角中的一角——该三角还包括阿根廷和智利,三国共同拥有锂和淡水资源。

美国方面通过哈维尔·米莱总统最近取得的胜利,而重新得到了阿根廷的效忠,并期望在明年年底翻开加布里埃尔·博里奇及其政府的那一页后,朝着盟友重返智利权利中心的方向迈进,但是玻利维亚的左派势力,仍将是它在南美大陆财富三角中赢得最大份额的野心面前的最大障碍。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