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与以色列错过了许多与哈马斯实现和平的机会

2023年10月18日,美国总统乔·拜登在以色列特拉维夫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会晤,以讨论以色列与哈马斯之间持续的冲突

拜登政府未能确保加沙全面持久停火,这可能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最可怕、最致命的一场外交灾难。这些原则已经实施了数周时间,而哈马斯也同意了总体条款,并且认可了联合国安理会在6月10日通过的停火决议。然而,美国对以色列顽固态度的维护——无论后者如何固执地指责哈马斯,正在导致数以千计的巴勒斯坦人丧生。

任何密切关注美以关系的人员可能都已经预见到了这一点。过去30年来,美国一直默许以色列对加沙发动前所未有的攻击,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种默许从1993年奥斯陆“和平进程”开始就已存在。美国不愿与其盟友对抗,不愿拯救其自身,不愿坚持走富有远见的和解之路,而这让我们陷入了最新的困境。

例如,让我们回顾2006年6月的情况——当时,一位名叫杰罗姆·西格尔的美国公民离开加沙地带,并带着一封信前往华盛顿。这封信来自当时和现在的哈马斯领导人伊斯梅尔·哈尼亚。西格尔是马里兰大学犹太和平游说团的创始人,他将前往美国国务院,并在那里提出一项令人意外的提议。

当时,巴勒斯坦人对由法塔赫领导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腐败感到厌倦和愤怒,于是投票支持变革,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哈马斯被巴勒斯坦人选举上台。长期以来,哈尼亚一直是巴勒斯坦伊斯兰主义反对派的领导人,在哈马斯上台后,他突然面临着解决人道主义和经济危机的现实前景,此外还有以色列持续的军事压力和对加沙迫在眉睫的经济封锁。在这样的情况下,哈尼亚在这封秘密信件中寻求妥协。

尽管哈马斯的宪章呼吁消灭以色列,但是哈尼亚写给时任美国总统的小布什的信却带有和解的意味。哈尼亚在其中写道:“我们非常关心该地区的稳定和安全,因此,我们并不介意在1967年的边界建立一个巴勒斯坦国,并愿意停战多年。”这实际上是对以色列的事实上的承认,并承诺停止敌对行动——这是美国和以色列对哈马斯提出的两个关键要求。哈尼亚预言性地补充道:“当前状况的持续,将激发整个地区的暴力与混乱。”

那么哈马斯是认真的吗?当时,哈马斯正在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谈判以组建联合政府——这表明这封秘信并不是什么诡计。哈尼亚现在似乎接受了两国方案的概念。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这的确是一个惊人的让步。

一个被美国视为“恐怖组织”的激进革命组织来到谈判桌上,这并不是什么前所未有的情况。毕竟,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前身巴解组织,长期以来也被贴有“恐怖组织”的标签,由纳尔逊·曼德拉领导的非洲人国民大会亦是如此。事实上,在1948年之前为以色列独立而战的犹太民兵也被英国当局贴上了“恐怖组织”的标签,而其中两人——伊扎克·沙米尔与梅纳赫姆·贝京——后来还成为了以色列的总理。然而,他们都找到了一条和解之路,尽管目标和成功程度截然不同。

以色列安全机构中的一些人支持与哈马斯接触。前以色列军队加沙师指挥官、准将什穆埃尔·扎卡伊敦促以色列“利用平静的局势改善而不是明显恶化加沙地带巴勒斯坦人的经济困境……你不能只是发动打击,让加沙的巴勒斯坦人陷入经济困境,并指望哈马斯对此坐视不管、无所作为”。

另一位对话倡导者则是前摩萨德局长埃弗拉伊姆·哈勒维,“我相信,昔日的恶魔哈马斯今天有可能成为理性之人”,“我们不应该让他们成为问题,而是应该努力让他们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但是我们永远不会知道哈马斯是否真的想帮助达成解决方案。美国没有回应哈尼亚的秘信。相反,它在2007年发起了一场煽动巴勒斯坦内战的秘密行动,以试图推翻哈马斯,但却未能成功。在街头巷战中,哈马斯与受美国支持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武装分子展开了激战。哈马斯在加沙战役中获胜,并且一直统治至今。正如哈尼亚所预言的那样,暴力和混乱接踵而至,几乎没有停歇。以色列在一场又一场的战争中承诺要摧毁哈马斯,但却都以失败告终。

在2014年,奥巴马政府走上了与小布什政府相同的道路,并拒绝与哈马斯达成另一项协议。当时,哈马斯正在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进行新的统一谈判,并再次同意与以色列和西方国家达成协议——这项协议比哈尼亚在8年前发出的呼吁更为宽容。耶路撒冷作家、分析师内森·萨尔对此写道:新的和解努力“可能符合以色列的利益”。

“它为哈马斯的政治对手提供了在加沙的立足点;它在没有一名哈马斯成员的情况下成立;它保留了同样的拉马拉总理、副总理、财政部长和外交部长;最重要的是,它承诺遵守美国及其欧洲盟友长期以来为西方援助提出的三个条件:非暴力、遵守过去的协议并承认以色列。”

相反,美国却默许以色列针对巴勒斯坦各大派系的“分裂战略”,以及随之而来的土地本身。在“维基揭秘”网站公布的美国国务院电报中,以色列军事情报局局长曾告诉美国驻特拉维夫大使,哈马斯的胜利将使以色列“把加沙”视为一个独立的“敌对国家”,而如果巴勒斯坦权力机构领导人马哈茂德·阿巴斯“在约旦河西岸建立一个独立政权”,他会感到“很高兴”。因此,约旦河西岸基本上处于与加沙隔绝的状态,在巴勒斯坦主权领土之间建立走廊的梦想实际上已经破灭。

此外,美国还纵容以色列分裂巴勒斯坦的政策,以削弱巴勒斯坦的力量及其命运自决的梦想,并使两国方案成为几乎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在过去30年内,自《奥斯陆协议》签署以来,约旦河西岸的定居者人口增加了4倍,数百个军事检查站仍然存在,超过10个犹太人定居点现在环绕着东耶路撒冷地区,而巴勒斯坦人仍然认为东耶路撒冷是他们的首都。然而,在这30年内,没有一位美国总统愿意让以色列承担责任,或将美国的军事援助与结束以色列对约旦河西岸的持续殖民联系起来。

最后一位这样做的美国官员是1992年老布什政府第一任期内的国务卿詹姆斯·贝克。美国的不作为导致以色列扩大非法定居点,并导致数万名加沙平民被滥杀。

现在,加沙已是一片废墟,哈马斯原则上同意停火,在5月6日表示同意,而且又在6月10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后再次表示同意。有报道称,哈马斯希望确保以色列撤军并且解除对加沙地带的围困。一名哈马斯高级官员告诉路透社记者,任何要求进行的修改都“不重要”,而且哈尼亚声称哈马斯的立场“符合”协议的原则。与此同时,以色列却表现得犹豫不决,并且再次表示,除非哈马斯不复存在,否则它不会停战。然而,以色列之前有关摧毁哈马斯的承诺都未能实现。随着该组织在巴勒斯坦人之中的声望不断飙升,以色列继续坚持消灭哈马斯的说法无异于一种幻想,而其目的是为持续其屠杀寻找借口。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最近对该地区进行的访问,并没有真正激发人们的信心。他于6月10日在开罗发表的讲话中,将所有责任归咎于哈马斯,却只字未提以色列在努塞拉特解救4名人质的军事行动中杀害了274名巴勒斯坦人。

但凡拜登政府拥有一点政治远见——且不谈人性,美国都会停止对以色列的极度顺从,展示其实力并利用它拒绝行使的对以影响力。美国在国际上所保持的任何微不足道的公信力都岌岌可危。更重要的是,加沙超过200万巴勒斯坦人的生命取决于此。

但是,在当前的形势下——包括拜登所在的政党却邀请内塔尼亚胡向美国国会发表演讲以陈述“以色列政府捍卫民主的愿景”、所谓的自由世界领导人心甘情愿地成为以色列总理的应声筒、华盛顿的知识分子被亲以色列利益所俘虏并抛弃了所有的道德明辨性和政治逻辑——指望以色列的行为在短期内发生改变可能有些过分。

不过,必须要说的是,现在是让美国停止纵容以色列的流氓行径和破坏性行为的时候了,并且要坚持立即、全面和持久地停火。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