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和平峰会为何失败?

2024 年 6 月 16 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瑞士斯坦施塔德举行的乌克兰和平峰会上露面(路透)

备受关注的乌克兰和平峰会于 6 月 15 日至 16 日在瑞士举行,其主要目的是团结全球多数派支持泽连斯基总统的“和平方案”—— 这是一个具有市场价值的品牌名称,代表了一系列要求,包括俄罗斯从乌克兰全境撤军以及成立国际法庭审判普京政府的战争罪。当然,从现实角度来看,这种绝对主义的解决方案只有通过战场上的全面胜利才能实现,而这似乎不太可能实现。尽管如此,让全球大多数国家公开支持这些要求无疑会增强泽连斯基对抗普京的力量。

最终,试图在没有挑起冲突一方参与的情况下解决武装冲突这一令人困惑的事件,其唯一的结果就是它所努力推广的“和平模式”的消亡。

峰会上 81 名与会者签署的公报甚至还没有开始勾勒出可能的解决方案的轮廓,它只涉及三个重要但次要的问题——乌克兰的粮食出口、核电站的安全以及俄罗斯从战区带走的战俘和乌克兰儿童返回俄罗斯。

但即便如此,巴西、印度和沙特阿拉伯等关键参与者仍避免签署该公报,他们认为,在俄罗斯缺席的情况下,旨在实现与俄罗斯和平的论坛毫无意义。中国断然拒绝参加。值得注意的是,就连美国总统乔·拜登也选择不支持该论坛。他没有亲自前往瑞士,而是派副总统卡玛拉·哈里斯代表他的政府。

乌克兰未能在这次峰会上获得全球南方对其战争目标的支持,这并非完全是乌克兰的错。全球多数派对峰会的冷遇反映了美国全球影响力的持续下降,鉴于加沙的人道主义灾难以及拜登总统继续支持以色列,美国全球影响力在过去八个月中显著下降,无论基辅是否喜欢,任何被视为美国附庸国的人都会受到极大的怀疑。

还有一个单独的案例,让北京加入一个明确旨在反俄的活动一直是愚蠢的差事,在与美国关系日益紧张的情况下,中国为何会对其全球盟友俄罗斯采取敌对态度?

然而,乌克兰自己的言论也导致了失败。早在 2022 年,在俄乌战争全面爆发之后,泽连斯基及其政府成员就试图通过将乌克兰描绘成俄罗斯发动的殖民战争的受害者来获得全球南方的同情。

这种论点在南非或巴西等地充其量也无人理会,因为这个说法来自一个自诩为“文明世界”堡垒的欧洲国家——泽连斯基总统在 6 月初于新加坡举行的安全会议上再次无意中使用了这个词,当时他试图说服亚洲国家参加峰会。真正的欧洲殖民主义受害者很难享受被视为“不文明”的感觉。

全球南方领导人甚至不需要知道,当彼得大帝实施俄罗斯帝国计划时,乌克兰贵族和神职人员(如大主教费奥凡·普罗科波维奇)是该计划的理论家。或者,我们所知道的乌克兰东南部的大部分地区,特别是今天战争肆虐的地区,是 18 世纪俄罗斯帝国扩张的结果,乌克兰人在其中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虽然乌克兰无疑是俄罗斯收复失地主义和极端民族主义的受害者,但乌克兰人声称自己是殖民受害者,在索韦托或萨尔瓦多巴伊亚州的人们看来,和苏格兰人一样有道理。这只是乌克兰极右翼创造的一种修辞技巧。参与乌克兰“广场革命”的新纳粹和白人至上主义团体现在已经发展到大型军队的规模,例如第三独立突击旅(亚速运动的组织之一),这一事实也无济于事。

殖民论也是一把双刃剑,因为全球南方的许多人认为美国是一个霸权的新帝国主义力量,它一直在向东不懈地扩张其“帝国”,直到遭到俄罗斯的抵抗,尤其是对北京来说,1991 年后前苏联空间的历史让人联想到 19 世纪末帝国主义“争夺中国”。

这场旨在向国际社会推销泽连斯基“和平方案”的大规模、据称非常昂贵的活动失败后,乌克兰领导层似乎终于接受了这样一个事实:他们无法用反殖民言论为他们的事业争取支持,他们将不得不与俄罗斯对话以结束战争。

甚至泽连斯基的幕僚长、瑞士峰会的策划者安德烈·叶尔马克也表示,可能会邀请俄罗斯代表参加下一次“和平峰会”,乌克兰希望在年底前在其他国家举行,当然,俄罗斯人会拒绝参加任何此类活动,使它变得毫无意义,但叶尔马克表示,可能邀请俄罗斯代表,这一点仍然意义重大。

更重要的是乌克兰驻新加坡大使卡捷琳娜·泽连科 6 月 20 日的声明,她在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表示,乌克兰可以参加中国组织的和平会议。

中国对乌克兰的和平倡议建议冻结当前前线的冲突,俄罗斯已公开支持这一倡议,并准备就此进行讨论。

然而,在瑞士峰会前夕,普京提高了赌注,要求乌克兰必须从俄罗斯于 2022 年正式宣布为自己的四个地区撤出,以确保和平。

但应该放在乌克兰极端主义立场的背景下看待这一声明,其中包括泽连斯基下令禁止与普京会谈。

当真正坐在谈判桌上时,莫斯科很可能会准备在一些对其利益并不重要的问题上妥协,即领土,以实现其残酷攻击的真正目的:乌克兰的中立、非军事化和结束旨在其领土上消灭俄罗斯语言和文化的民族主义政策。

对于普京来说,放弃领土以实现这些目标仍将是俄罗斯领导层认为与西方的冲突而非乌克兰本身的战略胜利。至于乌克兰,其领导层最终将面临一个问题:为什么它放弃了早先在更好条件下结束战争的提议——在 2022 年的伊斯坦布尔会谈中或在明斯克进程中。但即使这些机会被浪费了,任何可能真正实现的和平都会比乌克兰人民现在所忍受的更好。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