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克萨洪水”行动:战略转折点

“阿克萨洪水”行动使巴勒斯坦问题回归其正常状态——这是一个民族解放问题 (半岛电视台)

众所周知,任何事件的战略维度都包含客观内容,但也包含主观内容。就权力平衡、随后产生的影响以及在之前的沉默中引发的震动而言,去年10月7日发生的事件本身就被认为具有战略意义,这是实际发生的事情,并且在之后漫长的几个月内得到了证实。但是如果没有抵抗运动在战壕和政治谈判桌上表现出来的坚定,仅凭这一点并不会引起人们对战略层面的讨论。有多少实地胜利是用颤抖无力的双手赢得的,最后却被白白浪费了,沦为了可怕的失败。

民族解放问题

而使正在发生的事情变得更加重要的是,巴勒斯坦抵抗运动现在参加的战争不仅是针对以色列侵略军,还如同我们从一些电视图像中看到的那样,打击欧洲-大西洋的补给线——这些补给线向以色列运送数千吨武器和弹药,甚至提供情报信息并为其作战行动带来直接的贡献。

在此之前和之后,他们通过提供政治掩护而试图以一种充满道德色彩的方式,以捍卫人性免于遭受所谓的巴勒斯坦人野蛮行径之名,而将对这些无权反抗占领当局的巴勒斯坦人实施的大屠杀合理化。“阿克萨洪水”行动确立的战略层面和转折,将从多个层面上对巴勒斯坦局势产生深远的影响,具体情况如下:

2023年10月7日事件开启的第一个战略转折点是,它使巴勒斯坦问题恢复至正常状态——这是一个民族解放问题,只有消除占领、抹除其影响并建立一个独立的巴勒斯坦国,才能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现在从官方和民间的国际团结运动中所看到的内容,已经超越了在占领军的屠杀面前的人道主义同情,以及对其不人道行径的谴责,而达到了表达支持巴勒斯坦人民建立独立国家和执行联合国决议的权利的水平,其中包括回归权。

所发生的事情代表了一个战略转折点;因为巴勒斯坦人民此前曾遭受过以达成各类协议的名义而规避其不可剥夺的权利的企图,以及由此引发的在该地区兜售正常化进程的运动。没有独立的巴勒斯坦国,没有神圣的伊斯兰圣地,也没有回归的权利;相反,他们甚至剥夺了该问题的人道主义层面,正如对近东救济工程处和其他人道主义组织施加限制的情况那样。帝国主义思想及其追随者还认为,巴勒斯坦问题是该地区一些国家获得繁荣的障碍,因此需要逃避对巴勒斯坦问题的任何历史和道义责任。

为了让我们完整地了解2023年10月7日的事件所创建的战略曲线的力量,我们就必须特别记住该地区的特殊情况,以及在该事件发生之前,针对该地区的计划和议程。然后我们再仔细研究在此之后发生的事情——国际政策试图弥补其失败,以挽救其剩余的利益。

抵抗运动和巴勒斯坦人民的坚定不移粉碎了占领者的主张与傲慢,即只有物质和军事力量才能将既成事实强加于巴勒斯坦人。然而,如果不是为了捍卫正义的权利,物质力量也只不过是一种破坏和腐败的力量,同时还被视为肆意的暴力和野蛮的侵略。力量无法创造权利,而且旨在剥夺权利的力量就丧失了可以捍卫自身的道德理由。

动摇对国际秩序的信心

第二个战略转折点是对西方列强斥巨资打造和规避的国际秩序的信心的动摇。西方国家政府在没有任何道德理由的情况下参与对暴力的捍卫,这并没有成功抹杀占领军野蛮行径的外露真相,反而与巴勒斯坦人及其抵抗力量的可贵坚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没有人能为消灭加沙社会的企图提供道义上的理由,迄今为止,加沙社会已有超过2%的子民成为了此次侵略的受害者,此外还有近5%的人员受伤,其造成的全面破坏程度甚至可与同盟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对柏林进行的破坏相提并论。

正义的权利能够凭借自身的力量战胜不公正的暴力,尽管如此,它仍在国际决议的走廊中得到了政治支持。事实上,一直以在国际层面上捍卫所有人的平等人权为豪的自由民主意识形态,已经失去了它的官方象征,而这将促使精英阶层和民众进行深刻的理论修正,同时也会阻断西方大国尽力铺设来与阿拉伯世界、伊斯兰世界建立信任和沟通的桥梁。

该地区针对自由主义原则及其在现实中得以体现的模式的民众热情,将会不可避免地下滑,而新的自由主义思想将会诞生,并将自由和社会正义置于国家框架之内(意指价值而非范围)。针对自由主义秩序的批判性审视绝不会仅仅停留在思想层面上,而是会让西方国家付出高昂的地缘政治代价——它们将不得不面对自身同阿拉伯世界、伊斯兰世界之间持续多年的紧张关系,其规模正如今天发生在加沙的系统性破坏与可怕的屠杀。

恢复士气

去年10月7日事件造成的第三个战略转折点及其随后产生的影响是,巴勒斯坦人的坚定和抵抗,使这个民族摆脱了从四个方面包围他们的心理崩溃状态。鉴于地区人民在“阿拉伯之春”衰落后所面临的悲惨处境,巴勒斯坦人所表现出来的坚定不移,为使该民族摆脱当前的停滞状态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也许公众和媒体对追踪加沙战争的细节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尤其是抵抗运动的行动,从而揭示了人们普遍渴望了解战场动态的角度,以恢复士气并重建集体心理免疫。尽管破坏和杀戮的画面会激起人们的愤怒,但是有关战斗节点和具体行动的消息仍会对我们的人民产生积极的心理影响。

此次事件无疑将动员全民族的力量以挽回局面、重建队伍,并为增强社会效能感而奠定积极的心理和文化基础。也许广泛的阶层会建立思想和政治项目,并将之转化为普遍的民众情绪,同时响应恢复自由、尊严和国家决策独立性的民族愿景。

自20世纪90年代至今,在巴勒斯坦民族斗争的各个阶段内,我们都有空间反思这场斗争在动员阿拉伯民族和伊斯兰民族克服再次夺回主动权的障碍方面所发挥的作用。正如巴勒斯坦的抵抗方针能从其阿拉伯和伊斯兰的孵化器中受益那样,这种抵抗在很多节点上也可转变为一种民众愤怒状态,并在地区和国际上产生有效的影响。

2023年10月7日事件及其后果所带来的三个战略转折点,涉及该地区的三大主要问题:巴勒斯坦问题、西方与伊斯兰世界的关系,以及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内部可能发生的转变。但是如果我们谈论的是战略层面的变化,那么我们只能等待时间来见证其现实效果。国家的历史并不是以小时或天数来计算的,而是以其人民为决定未来的转型方向而付出的牺牲规模来计算的。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