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不与巴勒斯坦人民团结一致

2023 年 12 月 5 日,在纳尔逊·曼德拉逝世 10 周年之际,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马拉拉·优素福扎伊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举行的第21届纳尔逊·曼德拉年度和平演讲期间发表讲话 (路透社)

以色列对加沙的战争已进入第九个月。在这个被联合国描述为“人间地狱”的地方,巴勒斯坦女性遭受着外界难以想象的暴行与苦难。

在以色列军队的密集轰炸之下,妇女和儿童占到该地区死亡总人数的70%。

孕妇和哺乳期妇女面临极高的营养不良和健康风险。有报道称,剖腹产手术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进行,分娩也只能在不安全的条件下进行,流产率空前高涨。

巴勒斯坦妇女还报告了以色列士兵在拘留期间对她们实施的羞辱、酷刑和性暴力。由于以色列军队有计划地摧毁加沙地带的学校和大学,有数十万年轻女性及女孩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利。

巴勒斯坦妇女面临的暴力和虐待程度确实令人震惊。这应该引起任何关心妇女权利的人士的关注与行动。

事实上,许多妇女权利倡导者已经站出来发声。其中就包括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马拉拉·优素福扎伊——她发表了多份声明,谴责针对平民的暴力行为并呼吁停火。她还向支持巴勒斯坦人的慈善机构捐赠了30万美元。

但是对于许多人来说,当马拉拉宣布她将与希拉里·克林顿共同制作音乐剧《Suffs》时,她对巴勒斯坦人民的声援便已显得毫无意义。鉴于希拉里·克林顿对以色列的坚定支持、拒绝停火呼吁以及在该地区其他冲突中发挥的历史性作用,这一消息引起了很多人的愤怒。

许多人提起了过去对马拉拉的批评,并称她为西方的“傀儡”,是白人救世主情结叙事的载体。

在争议发生后发布的一份声明中,马拉拉坚称她对加沙人民的支持“不应引起混淆”,并谴责了以色列政府的行为。虽然她试图澄清自己与巴勒斯坦人民之间的团结,而这一点也值得称赞,但她却未能与参与加沙事件的强大人物保持距离。

通过仅仅指责以色列,她忽视了西方——尤其是美国——在这场战争中的参与。

自以色列对加沙开战以来,拜登政府签署了一项价值170亿美元的军事援助计划。此外,美国还否决了联合国安理会提出的多项停火决议,并且无视来自联合国各大机构的谴责。它拒绝了国际法院关于以色列可能在加沙实施种族灭绝的临时裁决,并批评国际刑事法院首席检察官寻求逮捕以色列官员的决定,甚至威胁要对该检察官实施制裁。美国总统拜登甚至在其演讲中声称,“正在发生的事情并非种族灭绝。”

凭借其拥有的全球影响力,马拉拉完全可以站出来挑战美国和西方对以色列的无条件支持。她完全可以站出来反对它们竭力维持的殖民统治结构——这种结构给加沙及其他全球南方国家带来了如此之多的苦难。然而,她却继续与他们保持一致。

也许对这种同谋保持沉默会对她的筹款工作有好处,但这最终会损害她的事业。这也会将她对加沙的呼吁和声明简化为一种充满表演性质的行动主义——即只在口头上致力于某项事业,而不是付诸行动。

这种敷衍了事的行动主义态度也体现在她关于联合制作一部音乐剧的决定之中——该音乐剧谈论支持女性选举权的运动,但却只是在表面上谈论了吉姆·克劳时代针对黑人女性的种族主义和排斥。

从历史上来看,西方的女权运动主要代表中产阶级的白人女性。它优先考虑了她们的担忧,并且忽视了边缘群体的经历。任何对她们斗争的承认往往都是表演性的、自私的。

我们在2022年看到了这一点,当时,西方妇女权利组织、活动人士及名人纷纷发声支持伊朗妇女的抗议活动,有些人甚至剪掉头发以示声援。但是其中的许多人——包括呼吁将伊朗从联合国妇女委员会中除名的希拉里·克林顿,现在都对巴勒斯坦妇女和女孩所处的困境保持沉默。

白人自由女权主义运动通常会疏远处于边缘化地位的女性。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像马拉拉这样一位来自有色人种的女性穆斯林,会想要加入这场运动及其叙事?她本应该要努力瓦解这种压迫制度,而不是为之屈服。

如果马拉拉放弃白人女权主义并接受交叉女权主义,那么她将能更好地服务于她声称想要帮助的、来自有色人种的妇女和女孩。交叉女权主义识别并承认那些经历重叠压迫制度(例如性别歧视和种族主义)的女性所面临的挑战。

真诚参与这一概念的活动家不能忽视全球南方和全球北方的边缘化社区内,妇女和女孩面对的殖民和种族主义统治结构所造成的影响。他们要与各种肤色、不同信仰的妇女及女孩站在一起,挑战各种形式的压迫,包括来自白人帝国主义的压迫。

如果马拉拉和其他像她一样的人真的要为巴勒斯坦妇女和女孩挺身而出,那么他们就不会和希拉里·克林顿联合制作任何音乐剧。相反,他们会挑战她的种族主义、殖民主义观点,并批评她在美国致命的殖民主义追求中所发挥的作用。

在过去,马拉拉曾因在争取女孩教育方面大胆而无畏的斗争而受到称赞。而且她也没有理由不将这一运动扩展到加沙的妇女和女孩身上。而凭借她所拥有的无与伦比的平台与影响力,她本可以做得比单纯地迎合白人女权主义要好得多。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