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是否正成为俄罗斯与西方冲突的新战场?

俄罗斯公司捐赠农业肥料以用于马里农业部门 (路透)

国际形势的恶化以及西方与俄罗斯之间的尖锐冲突,特别是在俄罗斯与乌克兰的战争爆发之后,近东、中东和北非国家在俄罗斯外交、金融、商业和军事政策中的重要性正不断上升。

显然,莫斯科目前在非洲发挥重要作用的努力,源于其中东政策的成功。它已经能够与大多数地区权力中心建立平衡关系和伙伴关系,并且赢得了地区重大问题决策的参与权。

俄罗斯在叙利亚取得的成功、它与埃及加强伙伴关系以及增加对利比亚事务的参与,为其以更强有力的方式进入非洲大陆打开了大门。

在这里,必须指出的是,俄罗斯在中长期内面临的外部条件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地区国家在能源定价问题上的立场。此外,北约还试图将中东和北非国家“拖入”反俄罗斯的立场,而这也是俄罗斯积极行动以应对这一重大挑战、在这一战略地区寻找立足点的主要动机。

此外,预计在未来15至20年内,非洲将会决定世界人口格局,并将显著影响全球消费的需求量。

俄罗斯在该地区也存在政治利益——非洲国家在联合国拥有25%的投票权,对于莫斯科而言,拥有如此之多的国家的政治支持至关重要。

恢复苏联的作用

俄罗斯与非洲之间的关系历史悠久,而且一直是多层面的。在20世纪下半叶,苏联工程师和专家在非洲大陆各国实施了许多大型工业项目,例如发电厂、冶金和采矿厂、炼油厂、机械制造公司以及其他重要的国家经济设施。

尽管这些数字并不总是反映地缘政治运动的活力(通常是渐进的),但是,在这里指出2022年俄罗斯与非洲国家之间的贸易额约为180亿美元则可能是很有用的。在俄罗斯的供应中,约25%是粮食作物,另外22%是石油产品。但同样重要的还有“秘密产品”,其中包括武器。

俄罗斯对非洲的重视和热情还带来了经济层面的额外发展,特别是鉴于俄罗斯经济活动因西方制裁而大幅下降,从而迫使其为产品寻找新的市场。显然,如果没有非洲大陆,解决这些问题几乎是不可能的。

苏丹的门户

来自苏丹的、关于将在苏丹港建设俄罗斯后勤站点的声明,为俄罗斯在该地区的存在提供了新的推动与平衡。尽管讨论的是建立后勤支持站,但这可能是俄罗斯转型为该地区重要政治、军事和经济参与者的前奏。

无论如何,俄罗斯开始通过增加军售、缔结安全协议、为该地区国家制定军事训练计划等方式,公然扩大自身在非洲国家的军事影响力,这已不再是什么秘密。而苏丹正是这个过程中新的候选国家之一。

据非洲战略研究中心称,俄罗斯在中非共和国、马里、苏丹和津巴布韦的影响​​力正在增强。英国《金融时报》指出,俄罗斯影响力的增强在萨赫勒地区国家中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体现:中非共和国、马里、苏丹和布基纳法索,尤其是在向该地区国家提供军事援助方面。

在经济层面上,在非洲经营的俄罗斯大型公司的作用也在不断增加,例如大型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卢克石油公司、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和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此外还有俄罗斯地质公司、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其业务版图目前覆盖阿尔及利亚、安哥拉、刚果、埃及、南非、尼日利亚以及利比亚。

相互需要

这种相互需要的逻辑将会成为俄罗斯和非洲国家之间发展关系的强大动力,因为这些国家希望平衡其国际关系,并将其政治、军事和经济关系转变为新的形式,以不同于殖民主义和西方霸权对非洲大陆强加的旧有形式。

例如,从中期来看,非洲生产商将无法满足非洲大陆对基本商品不断增长的需求,更不用说满足新兴中产阶级对高质量产品的需求了。土地的广泛使用、环境问题和农业技术的获取有限,也为农产品供应创造了广泛的机会,而俄罗斯可以凭借其在该领域内的巨大潜力来确保抓住这个机会。

从中长期来看,非洲最有前景的出口市场将是基础设施项目(主要是电力和交通)、食品、农业原材料、化肥,以及教育、医疗保健和公共部门数字化服务。非洲市场​​对俄罗斯能源产品非常重要,包括煤炭、石油产品和天然气。

随着泛非一体化进程的深入,非洲市场容量将进一步扩大。在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启动后,其对俄罗斯出口商的吸引力将会大幅增加。

与此同时,不应将俄罗斯与非洲国家的“亲近”进程,与西方集体的预期反应分开来看——西方不会接受非洲进入俄罗斯的怀抱,因此,这一进程可能会面临许多重大的障碍。

在这样的背景下,不能排除西方国家选择引发内战和地区战争的可能性,及其不时支持非洲各地军事政变的可能性。这一点在西方对发生在2023年7月圣彼得堡举行俄罗斯-非洲国家峰会期间的尼日尔政变的反应中显而易见——此次峰会揭示了非洲未来将在俄罗斯与西方的对抗中发挥的作用。西方也因这场政变失去了尼日尔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铀出口国之一。

但是要应对非洲发生的这些变革并不容易,也不能保证会产生结果,因为排斥单极霸权的局面正在当今世界逐渐扩大,并且许多国家都宣布加入了这一趋势。

因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们正在见证一个时代结束的开端——在这个时代内,西方数十年来一直将自身视为国际政治的终极控制者,并且利用其武力、影响力、战争、政变以及制裁和施压政策来对弱小国家实施监管。

这正是西方统治秩序崩溃的开端,尤其是在道德层面。首先崩溃的是其异常的国际价值观和政策体系——这种体系面临的挑战开始不断出现,甚至是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社会内部,尤其是在处理加沙的巴勒斯坦人所遭受的种族灭绝问题时。西方道德的这种堕落,使其很难重获它在国际舞台上逐渐失去的地位,其中也包括非洲。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