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金砖国家联盟:土耳其如何重新制定外交政策?

金砖国家会议由五个国家开始,为包括土耳其在内的其他国家加入开辟了道路(路透)

在15个受邀国家中,土耳其参加了在俄罗斯举行的金砖国家集团外长会议。

土耳其外交部长哈坎·菲丹率领土耳其代表团出席会议,他在此次访问之前曾在今年 6 月初访华期间宣布,土耳其希望加入这个重要的经济集团,以便能够重新讨论所有地缘战略、经济和安全方面的问题。

土耳其最近对金砖国家的态度重燃了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在 2018 年宣布但当时被遗忘的旧愿望。

土耳其外交政策的这一新定位,与菲丹访华期间有关双边关系以及希望中国在构建世界新秩序中发挥作用的言论密不可分。

经济动机和地缘政治原则之间的这种相关性,为我们提供了更多空间来理解土耳其的新定位,除此之外,其他国家也先于土耳其加入了该集团,该集团经济总价值超过 28.5 万亿美元,约占全球经济的 28%。

重塑世界秩序

土耳其认为,当前的世界秩序已经没有理由继续存在,多年来,埃尔多安一直呼吁改革以联合国安理会为核心的国际机构,增加常任理事国数量,并提出“世界大于五个(国家)”的口号。

他还强调,在新冠疫情危机期间,在危机结束后、俄乌战争和以色列对加沙的侵略危机解决之前,世界将见证新的世界秩序的诞生。

在北京,菲丹重申了同样的意思:“全球南方国家,包括具有不同政府和历史背景的国家,在全球体系中没有得到应有的代表权。”

因此,土耳其希望中国在新秩序制度化方面发挥切实作用,摆脱美国霸权造成的明显混乱。

因此,我们听到菲丹对这种霸权的含蓄批评——“没有提到美国”——强调需要维护中国的稳定、统一和领土完整,他还拒绝了美国针对中国采取的特殊经济措施,强调“阻止中国经济发展是不对的”。

华盛顿和安卡拉之间的联盟关系并没有阻止后者认识到自苏联解体以来,一极已经主宰了世界,这导致了多重而深刻的损失,现在是推动世界多极化的时候了。

因此,金砖国家是土耳其与中俄轴心开展集体经济活动的重要门户,具有巨大的增长潜力,特别是在能源领域。

此外,安卡拉认识到,最大限度地扩大与北京的双边合作首先要从经济开始,菲丹透露,需要在“中间走廊”项目和“一带一路”倡议中采取具体步骤,与其他交通走廊的进展同步,例如与伊拉克合作实施的发展道路。

他还呼吁中国企业——特别是先进技术领域的企业——到土耳其开展业务,利用其进入欧洲和中东市场的优势。

谈及巴勒斯坦问题

加沙战争对外交政策重新定位的影响,在安卡拉在伊斯兰合作组织中的动向或其与美国的关系中显而易见,甚至在对以色列采取的经济惩罚措施中都很明显。

因此,菲丹访华期间谈及了巴勒斯坦问题,他在访问中国时强调,“中国对巴勒斯坦的敏感性非常重要,安卡拉赞赏北京对巴勒斯坦人的声援以及对中东两国方案的大力支持。”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还呼吁“召开一次全面、专业、有效的国际和平会议,以达成巴勒斯坦问题的解决方案。”

为乌克兰战争的发展做好准备

俄乌战争爆发以来,土耳其对双方均采取温和政策,拒绝对俄罗斯实施制裁,但拒绝对乌克兰采取军事行动,并以众多国防工业支持乌克兰军队。

这一政策使土耳其发挥了积极作用,与冲突双方和联合国合作,于2022年7月成功开通了粮食走廊。

土耳其还促使俄罗斯和乌克兰签署了结束战争的协议,之后,基辅在美英压力下放弃了该协议。

但随着北约更广泛地参与这场战斗,战争还有重要的进展。

近日在捷克首都布拉格举行的北约外长非正式会议透露,北约国家有意在数量和质量上增加对乌克兰的军事支持,这使该联盟与俄罗斯形成直接对抗。

菲丹在会议结束后对这种情况发出警告,强调土耳其不希望北约和俄罗斯之间发生任何对抗,因为安卡拉意识到,这种对抗可能会使其与俄罗斯发生直接冲突,而这是它一直避免的状况。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6月4日报道,该联盟正在努力提供陆地走廊,以便在俄罗斯与欧洲发生地面对抗时将美国军队和装备运送到东欧。

报告指出,筹备工作已完成对五个走廊的命名,其中包括一条从土耳其出发的走廊,途径保加利亚,一直到罗马尼亚,这意味着更广泛地陷入战争,而这是土耳其所不希望的。

因此,菲丹在访华期间重申了土耳其应对危机战略的决定因素: “尽管两国正在放弃对俄罗斯的制裁政策,但他们强调两国(俄罗斯和乌克兰)的主权和领土完整。”

换句话说,土耳其不会对俄罗斯实施制裁,也不会采取任何损害其主权或领土完整的行动。

但实现这一平衡战略并不容易,因为土耳其这样拥有北约第二大地面部队的国家,有望为即将到来的与俄罗斯的对抗做出更大的贡献。

因此,如果危机发展为俄罗斯与北约之间的直接对抗,安卡拉对金砖国家和中国的新定位可能会减轻俄罗斯对土耳其的反应。

最后,赋予土耳其巨大战略优势的地理位置,也给它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因为它位于燃烧和危机地区的中心,这需要对其外交政策进行长期和认真的审查。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