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塔尼亚胡的模糊性背后有什么?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 (半岛电视台)

自去年10月7日的“阿克萨洪水”行动以来,犹太复国主义实体总理内塔尼亚胡的立场就一直笼罩着一股模糊色彩,而且各界都已经清楚地发现了这种模糊性,尤其是他关于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发动战争的目标,以及他的军队对平民实施的种族灭绝战争行为,这不仅给犹太复国主义实体的形象及其在世界上的声誉造成了暴力的负面影响,还引发了外界对其动机、疯狂及可持续性的诸多质疑。

内塔尼亚胡这种模糊性的最新表现是其针对拉法的袭击,所有人——政治人士、军事人员、官员及观察员——都很清楚,这场战斗不可能消灭抵抗运动,也无法释放人质,那么,到底是什么让内塔尼亚胡及其政府如此狂热地坚持要对拉法发动战争呢?

内塔尼亚胡为什么坚持要以消灭哈马斯领导层和释放人质为理由来对拉法发动袭击,而事实上他完全清楚这是他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错失良机

毫无疑问,“阿克萨洪水”行动被认为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并且直到最后,它也仍将是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和巴勒斯坦事业历史上的一个分水岭。然而,这场战斗对内塔尼亚胡及其极右翼政府来说,也是一个应当最大限度地加以利用的绝佳机会,以实现内塔尼亚胡及其极右翼政党一直梦想的目标,其中最主要的包括:

  • 在美国和西方殖民列强的支持下,在历史上的整个巴勒斯坦领土上建立犹太国家,并迫使全世界基于既成事实而承认它。
  • 对巴勒斯坦人实施报复,继续亵渎他们的鲜血和神圣性,并让他们承受最丑恶形式的酷刑、残暴和虐待,不加区分地使用这一切来对待巴勒斯坦的男女老少,乃至其土地、树木与各个机构。
  • 迫使巴勒斯坦人对抵抗感到绝望并屈服于既成事实,迫使他们寻找替代的、更安全和更稳定的家园。

这一点清楚地体现在内塔尼亚胡本人及其政府官员,以及以色列各类官方与非官方机构所发布的诸多计划和声明当中,也许最能突出证明这一点的就是,内塔尼亚胡在去年9月出席联合国大会会议期间所展示的一幅犹太复国主义实体的国家地图——其中根本没有加沙地带和约旦河西岸的存在。

然而,内塔尼亚胡及其极端主义政府的盘算却因加沙内部的因素而落空,而这种因素主要包括军事和民众这两大层面。

在军事层面上:从犹太复国主义-美国联盟的军事行动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他们对于巴勒斯坦抵抗运动的规模、实力及其军事和后勤准备的预估存在偏差——尽管他们已经在加沙发动了野蛮、残暴的全面种族灭绝战争,但迄今为止他们仍然无法实现其宣称的任何目标,而且抵抗运动仍继续控制局势,从而让内塔尼亚胡成为了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内部的政治和社会力量的笑柄,同时还使美国及其西方盟友在其政治对手和民众基础面前陷入了极为艰难的困境。

在民众层面上:犹太复国主义-美国联盟受到的打击不亚于其在军事层面受到的打击——加沙的巴勒斯坦人用他们的坚定震惊了全世界,尽管他们承受着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全面种族灭绝行径。这一点在许多现象中都得到了体现,其中包括:

  • 加沙北部至少10%的人口拒绝离开他们的家园以前往加沙地带中部和南部地区,尽管他们生活在恐怖之中并且遭受了巨大的破坏。
  • 尽管其家园和社区遭到了巨大的破坏,但是在逃往加沙中部和南部地区的流离失所者中,至少有20%已经返回了北部地区,哪怕他们不再拥有任何鼓励他们返回的生活必需品。
  • 聚集在拉法市的流离失所者不愿为了逃避地狱般的痛苦而去冲破将他们与埃及隔开的边境围栏,尽管他们在流离失所地区无法获得任何维持基本生活所必须的物资。

这种传奇般的民众坚定是由多个因素造成的,其中最重要和最突出的就是:加沙地带三分之二以上的人口都是在过去三十年内以抵抗、英雄主义和殉难为背景而成长起来的,他们基本上都是武装抵抗运动的家属、亲戚和兄弟。

犹太复国主义-美国联盟在民众层面上受到的打击不亚于其在军事层面受到的打击——加沙的巴勒斯坦人用他们的坚定震惊了全世界,尽管他们承受着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全面种族灭绝行径。

模糊性尚未消除!

拉法之战重新引发了人们对内塔尼亚胡立场的模糊性的讨论,而这在许多事件中都得到了明显的体现,其中包括:

  1. 内塔尼亚胡在发动战争时没有提出任何明确具体的战争计划,尽管政界人士和军事人员均要求他提出具体计划,但他迄今还没有这样做。
  2. 阻碍针对2023年10月7日“阿克萨洪水”行动当天发生的事件负有责任的机构和官员开展调查。
  3. 尽管控制了人道主义援助的检查并能确保其安全,尽管批准了人道主义援助通过空中和海上通道进入加沙,但他仍然阻碍人道主义援助的流动。
  4. 袭击避难场所内的流离失所者,而后者是根据犹太复国主义占领军的指示才前往这些场所内避难的。
  5. 通过“内察里姆走廊”将加沙的北部与南部分隔开来,而该走廊与美国建立的浮动码头相交。
  6. 由美国提供资金并得到内塔尼亚胡批准,而由美军在加沙沿海建设的浮动港口项目,其背后的人道主义理由非常牵强,无论是从理性、逻辑还是现实上,都无法令人接受。
  7. 阻止联合国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近东救济工程处)的工作,袭击“世界中央厨房”,攻击并摧毁加沙的各大医院。
  8. 内塔尼亚胡坚持要达成人质交换协议,但又不承诺永久停止战争或者从加沙撤军。

也许最后的事实之一是:内塔尼亚胡坚持要对拉法发动袭击,理由是要消灭哈马斯领导层并释放人质,而实际上他完全清楚,这些理由是站不住脚的,而且根本无法通过这场袭击来实现。

这样的模糊性让我们一次又一次地质疑内塔尼亚胡所策划的真相到底是什么?以色列的极右翼政党是否与他共同参与了这些计划?美国总统拜登所领导的政府是否在其中发挥了作用?甚至我们可能走得更远,以追问是否还有其他的地区势力与之共谋?

而如果我们无法破除这种模糊性,那么这就将给以哈马斯运动为首的巴勒斯坦抵抗力量在积极参与可持续的停火谈判时,照亮一些他们应当考虑到的问题。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