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承认巴勒斯坦:对以色列也是对欧盟的打击

西班牙首相佩德罗·桑切斯就西班牙承认巴勒斯坦国的决定发表声明 (阿纳多卢通讯社)

对于西班牙国内的所有人而言,其政府承认巴勒斯坦国并不令人意外,因为支持巴勒斯坦权利是该政府数十年来不变的外交政策之一,但在此时发布这项决定,却在欧盟内部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包括拒绝在这个问题上的拖延,以及部分主要国家偏向以色列的立场,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发生的这些事情就像是给欧盟的一记打击。

正如我所提到的那样,走到这一步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因为承认巴勒斯坦国是包括西班牙工人社会党和左翼苏马尔党在内的政府联盟协议的内容之一,同时也符合西班牙在最近几十年来对巴勒斯坦问题的外交政策,而且西班牙议会还在2014年投票批准了一项有关承认巴勒斯坦国的不具约束力的法律草案。

西班牙的公众舆论也普遍支持这项举措——皇家埃尔卡诺研究所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约有78%的受访者支持这项决定,并证实有71%的西班牙人认为以色列正在加沙地带实施种族灭绝。 。

大多数欧洲国家对承认巴勒斯坦国这样的象征性姿态犹豫不决,但它们在向一个被指控犯有战争罪、反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的政府给予优惠待遇的时候却无半分羞愧。

那么是什么促使西班牙在现在做出这一决定呢?

这项决定可以从两个方面被视为一种失去希望的宣言:第一方面是以色列历史上最极端的内塔尼亚胡政府——该政府一次又一次明确强调,它绝不接受在1967年后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加沙和东耶路撒冷土地上建立巴勒斯坦国。

不仅如此,这一届政府的首要任务是对约旦河和地中海之间的所有土地施加以色列的主权,而这相当于从实际上吞并被占领土。

因此,很显然,在《奥斯陆协议》签署30年后,巴勒斯坦国的建立绝对不会是“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之间的谈判结果”,而这正是许多欧洲国家一直采用的借口,以证明其拒绝采取西班牙、爱尔兰和挪威现在采取的这项步骤的合理性。

第二方面是这项决定还带有对欧盟解决这个问题失去希望的信息,因为无限期推迟对巴勒斯坦国的承认似乎已经不再合理,而在等待欧盟内部达成最终共识的这个过程中,许多成员国已经公开反对这项倡议,例如德国、法国和捷克共和国——它们不顾一切地继续支持以色列,尽管后者实施殖民和种族隔离政策。

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我们只剩下两个选择:

第一个选择是继续重复要求执行两国方案的空洞口号。或者通过有利于建立巴勒斯坦国的果断决定来打破这种恶性循环。

第二个选择则是西班牙、爱尔兰和挪威政府最终支持的做法,并通过这个做法使承认巴勒斯坦国的国家数量上升至146个,以达到联合国会员国总数量的75%。

大多数承认巴勒斯坦国的国家都属于非洲、亚洲和南美洲等所谓的“全球南方”,而在欧盟框架内,其27个成员国中只有11个承认巴勒斯坦国,而且这些承认巴勒斯坦国的国家也大多是在1988年《阿尔及利亚宣言》的框架内这样做的——当时它们还是苏联的一部分。这就是为什么这次这些西欧国家的决定会具有如此重大的影响。

此事需要西班牙方面的强烈抗议,因为直到此刻还没有任何一个欧盟成员国提出重新考虑与以色列之间的关系,或者对其实施制裁的想法。其针对加沙地带的袭击造成了3.6万人死亡,其中绝大多数是平民。

大多数欧洲国家对承认巴勒斯坦国这样的象征性姿态犹豫不决,但它们在向一个被指控犯有战争罪、反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的政府给予优惠待遇的时候却无半分羞愧。国际刑事法院首席检察官已经对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及其国防部长加兰特发出了逮捕令,而这清楚地表明欧盟在国际层面已经完全失去了任何公信力。

西班牙、挪威和爱尔兰的行动搅起了一潭死水,从现在开始,欧盟将很难证明其给予以色列的优惠待遇是合理的,也不再能够假装对以色列军队犯下的屠杀毫不知情而将目光投向别处。

如果欧洲国家继续向以色列出售武器,而后者使用这些武器来摧毁整个加沙地带,那么,它们将来可能会被指控与以色列军队犯下同谋罪行,包括种族灭绝罪、蓄意杀害平民罪或者将饥饿作为战争武器——国际刑事法院正在对这些罪行开展调查。

总而言之,西班牙政府承认巴勒斯坦国的决定仍然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它强调了未来在西岸和加沙的土地上建立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巴勒斯坦国的必要性,并且断然拒绝了以色列历届政府自1967年至今所一直遵循的既成事实政策。

诚然,这一决定在短期内不会改变被占领土的局势,也不会对巴勒斯坦人产生实际的影响,但是西班牙承认巴勒斯坦国的决定也的确暴露了以色列在国际舞台上遭受的公然孤立,并且彻底打击了欧洲在杀戮问题上给予以色列的偏袒。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