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希遇难不会改变伊朗,但却给伊朗带来新的挑战

已故易卜拉欣·莱希是伊朗第八任总统,于 2021 年当选接替哈桑·鲁哈尼总统(欧洲通讯社)

通过克服四个半世纪以来所面临的重大挑战,伊朗政权证明,即使在总统易卜拉欣·莱希、外交部长和其他官员在直升机失事中丧生造成巨大冲击之后,它仍然足够强大,可以确保其稳定。然而,这一事件引发了人们对其具体情况的质疑,以及该事件是否给该政权带来了以前不明显的敏感印象的质疑。

由于阴谋论通常会在此类事件中找到传播的空间,尤其是在伊朗这样的国家,因此政府将事件归咎于恶劣天气的说法,即使是真的,也无法令国内外一些人信服。对直升机失事背后阴谋的怀疑论者有两个信念: 第一个:政权内部派系之间存在斗争,导致莱希“中立”,第二个:以色列可能参与了这一事件。

在一个除了当局提供的叙述之外无法提供决定性答案的国家,即使不令人信服,阴谋论的论点也缺乏具体数据,而且大多基于先入为主的观念,无法与政府的叙述相抗衡,因为政权最终能够塑造事实,即使事实并非如此。即使有阴谋论的假设,也没有理由相信该政权正在遭受重大的内部问题,或者莱希的离开会导致此类问题。这不仅是因为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是该政权的关键领导人,也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有明确的宪法机制规范从一位总统到另一位总统的过渡过程,而是因为一个更重要的事实,那就是伊朗局势削弱了危机的能力,这可能对该政权构成生存威胁。

政权内部两派斗争的情况不能被认真对待,也不能完全忽视。 但这仍然与以下事实不符:领导人在政权内享有的强有力和决定性的地位可以防止这种冲突(如果存在的话)对他构成生存威胁,此外,与其他国家的政权不同,伊朗政权目睹了内部派系的权力斗争,导致其崩溃或分裂和衰弱,伊朗政权占主导地位的宗教性质阻止了此类冲突的出现,因为竞争(如果存在的话)首先是对政权的忠诚度,然后才是权力的占有。

至于以色列参与的假设,政府的叙述迄今为止阻止了暗中或公开采用它的可能性,即使这种假设是可能的,也绝不能想象它会改变伊朗的叙述,因为此类指控将迫使伊朗做出反应,从而为其政权带来巨大的风险。

抛开这些假设不谈,现在关心的是了解政权是否会受到总统逝世的影响,过去几年、几十年来,多次反政权抗议运动并没有影响其稳定性和影响力,尽管对最近总统选举的创纪录的抵制使其合法性受到质疑。此外,伊朗人因西方制裁而遭受的巨大经济困难,并没有给其带来生存危机,原因在于,伊朗政权能够持续统治数十年,主要来源于其凝聚力、强大的控制力以及它给伊朗社会结构带来的巨大变化。

这些挑战可以被归类为无法消除的长期弱点,但其影响力仍不及政权实力的影响力,一方面,哈梅内伊的领导是维持政权稳定的保证,只要他还是政权首脑,他就会继续扮演这个角色,另一方面,从穆罕默德·哈塔米的总统任期到哈桑·鲁哈尼的总统任期,伊朗政权允许改革运动在国内政治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其目的是在战术上适应社会和政治中发生的转变,并在外交政策上进行机动。

尽管莱希不像前任那样具有超凡魅力,然而,他的总统任期旨在实现国内政策的两个主要目标:其中之一是恢复保守派的权力并遏制改良主义运动,第二:为未来继任领导人的可能性做好准备。

莱希的离开不太可能在可预见的未来产生国内政策影响或外交政策转变,但这可能会扰乱伊朗政权的未来计划。 事实上,莱希是接任最高领袖职位主要潜在候选人之一,他还有另一位潜在竞争对手,即最高领袖的儿子莫杰塔巴·哈梅内伊,这一事实表明,莱希的离开将改变现任领导人之后政权未来的竞争动态。

定于6月举行总统选举,以选出新总统,选民投票率结果将比以往选举高是不可想象的,但这绝不会对伊朗政权造成生存威胁,然而,莱希去世后,伊朗政权面临的最困难的考验是继续推进国家治理,同时又不能给人留下莱希是继现任领导人之后开创时代障碍的印象。

现在谈论该政权的未来似乎还为时过早,但莱希的去世表明这种谈论不再为时过早,因为他的离开已经给伊朗政权带来了一些关于举行总统选举的重大困境,这些选举并不是预先设计的,目的是选出特定候选人并说服伊朗人投票,为了增强政权的合法性,或者是为了让国家为当前指南之后的情况做好准备。最终,伊朗政权在国内或外交政策上的主要目标是确保其生存并维护保守派的权力和哈梅内伊的遗产。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