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哈马斯的下一场战争

以色列政府会议 (法国媒体)

犹太复国主义-美国对加沙地带猖狂的灭绝战争的立场日趋复杂,我曾在上周的文章中解释了造成这种复杂性的原因,以及这个联盟正在走向一条死胡同,而且它前面的选择也开始变得非常有限,从而强化了美国和犹太复国主义者这两大盟友之间的完全共识,尽管双方有时会出现表面上的分歧,但是这种分歧很快就会消失,以证明在这场战争中占据上风的并不是美国政府,而是犹太复国主义实体的政府以及美国境内的犹太复国主义游说集团——它们控制着有关这场战争的行政和立法决定,及其表面及深层的目标。那么,在所有这些可能性中,最突出的是什么?哈马斯和抵抗派别又将如何应对这一切?

犹太复国主义-美国联盟之间的完全共识说明,在加沙的种族灭绝战争中占据上风的并不是美国政府,而是犹太复国主义实体政府以及美国境内的犹太游说集团。

理想的可能性

当前的实地数据显示:犹太复国主义实体总理内塔尼亚胡对加沙以及后哈马斯时代的立场仍不明确,犹太复国主义军队在加沙和拉法两座城市内遭受了惨重的损失,其在边缘地带和内扎里姆走廊上的后勤行动仍在继续,浮动码头已经开始发挥作用,而在占领实体内部,要求战争继续下去直至彻底消灭哈马斯和抵抗运动的极右翼势力也越来越受欢迎。

综上所述,对下一阶段的战争进展的可能性预期仍然有限,而在没有出现当地、区域和国际层面上的突然进展的情况下,我们可将其中最突出的可能性总结如下:

第一种可能性:取得彻底胜利

这是内塔尼亚胡及其政府自应对“阿克萨洪水”袭击的第一天起就已采取的策略,而且迄今没有透露相关细节,只是一再申明以军不会在消灭哈马斯和武装抵抗运动并完全救回被绑架的人质之前停止这场战争。

在这种可能性之下,犹太复国主义实体的军队可能会再次入侵加沙地带的所有地区,其依据如下:

  • 新的军事战术旨在通过前所未有的毁灭性攻击来摧毁抵抗组织的基础设施,包括使用犹太复国主义实体最近从美国那里接收的、具有高爆炸性和精确制导特征的导弹,此外,该实体还不排除使用贫铀导弹的可能性,就像美国在推翻萨达姆·侯赛因政权时所做的那样。
  • 重点打击持续抵抗的居民区,或者从中发射火箭弹和炮弹的居民区,以摧毁剩余的建筑物,并再次袭击已被摧毁的建筑物,旨在暴露抵抗成员的活动。
  • 继续努力于将平民强制转移至远离行动地区的新避难区内,以避免因更多平民死亡而在全球范围内引发官方和民众抗议。
  • 拒绝重返与哈马斯的间接谈判。
  • 采取严格措施,以防止水、食品、药品、燃料和弹药被送给武装抵抗派别。

目前,在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内,出现这种可能性的所有政治和军事条件都已具备,而其背后的目标是要实现以下目的:

  • 通过摧毁哈马斯和抵抗派别的军事能力并结束其在加沙地带的政治和社会影响力,来彻底战胜对方。
  • 摧毁最大数量的隧道,并切断在轰炸中幸存下来的抵抗组织之间的联系。
  • 迫使抵抗运动投降并撤出加沙地带,否则它只能接受瓦砾之下的命运。

至于解救人质和被绑架者的目标,则并不存在于这种可能性中,因为这并不是内塔尼亚胡及其政府的优先事项,并不具有像消灭哈马斯这类目标以及由此产生的行动和项目那样的高度重要性。

对于犹太复国主义-美国联盟而言,这种可能性被视为一种理想情况——该联盟正焦急地等待对哈马斯运动及抵抗派别予以致命一击,类似于1982年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失败并被驱逐出黎巴嫩,以及ISIS和基地组织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失败,似乎美国已经做好了国内外的准备以促成这种情景。

对犹太复国主义-美国联盟而言,对哈马斯和抵抗运动全面升级的前景是最理想的情况——该联盟正焦急地等待消灭抵抗力量并宣布胜利。

第二种可能性:取得部分胜利

在这样的情况下,犹太复国主义实体的军队会在新的交战规则内发起有限的攻击,以应对抵抗运动发起的攻击源头,类似于它在北部战线应对真主党的情况那样。

在这种可能性之下,犹太复国主义实体的目标将是:

  • 完成并巩固加沙地带的新地理现实,其中包含两个基本变量。第一:以为边境定居点提供更多保护为借口,将加沙地带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的北部和东部边界扩大至巴勒斯坦一侧农田的一公里纵深之处;第二:通过内扎里姆走廊将加沙地带的北部与南部地区分开——该走廊将加沙东部与其西部海岸相连,并且靠近美国建立的、最近开始接收救援船只的临时码头。
  • 这样一来,加沙、贾巴利亚和拜特哈农将与加沙地带南部的省份完全隔开。
  • 追击加沙北部地区的小规模抵抗力量,目的是在那里彻底消灭这些力量。
  • 继续向加沙北部剩余的居民施加压力,以迫使他们搬迁至新的避难中心,从而为在接下来的几年内通过临时码头将他们送往世界各国做好准备,而加沙在这样的情况下将不再适合人类居住。

与前一种可能性相比,这种可能性与内塔尼亚胡本人对消灭哈马斯和抵抗运动后的阶段的不明确性更有关联,以及内塔尼亚胡的计划是否旨在几乎完全清空加沙地带北部地区后吞并这里,并为在下一阶段吞并其南部地区做好准备。

尽管如此,对于内塔尼亚胡而言,这种可能性并不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它可能会产生很多的后果,其中最重要的包括:

  • 如果无法取得彻底、全面的胜利,内塔尼亚胡和乔·拜登将会失去其在下一阶段内巩固自身政治地位的机会。
  • 未能带回人质和被绑架者——尽管该实体的军队拥有全部的威望和能力,但它迄今仍未能找到他们的下落。
  • 这种情况将使抵抗派别得以重建,并加强其对南部地区的控制,从而得以继续从那里袭击北部的犹太复国主义-美国联盟。

第三种可能性:发动有限升级以改善谈判条件

在这种情形下,针对拉法和加沙地带其他地区抵抗派别的袭击仍在继续,旨在迫使它们在达成临时停火协议的谈判中做出让步,以释放人质和被绑架者,并使加沙居民所需的人道主义援助更多地进入该地带,以应对国际社会、人道主义组织、街头以及即将到来的美国和以色列选举中的压力。出现这种情形的可能性不大,其中的原因如下:

  • 这将强化犹太复国主义-美国联盟在消灭哈马斯和抵抗派别过程中的失败,并使该联盟显得败给了对方。
  • 哈马斯和抵抗派别将会取得胜利,并将从境内外的各个层面上加强他们的地位,同时还能使他们喘口气,以重新调整队伍,弥补他们的不足、治疗他们的伤员,从而为下一阶段的战斗做好准备。
  • 这种情形可能会导致犹太复国主义实体政府联盟的崩溃以及内塔尼亚胡的下台。

从犹太复国主义-美国联盟的角度来看,第一种可能性仍然是上述这三种可能性中最强势的存在。那么,哈马斯和抵抗运动又准备采取怎样的措施来应对这种可能性?

愿我们能在下一篇文章中讨论这个问题。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