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基米尔·普京与新世界未来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欧洲通讯社)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在20多年前犯了一个战略错误,当时,他通过多种途径将俄罗斯变成“在美国领导下”的西方盟友,包括“2001年9月11日事件后打击恐怖主义”,从而强化了“单极”的统治地位。

但经过多年的历练,在多次评论俄乌危机事件背景下,他开始承认这个错误,“所以他坦率地说,他在向西方提供自由信任方面犯了一个错误,它加强了美国的渗透,尤其是在世界问题中。”

俄罗斯对西方议程的屈服导致世界失去了必要的平衡,俄罗斯忽视了掌控国际大节奏、为全球利益创造平衡路径的关键作用。俄罗斯盲目信任的“二十年”(从公元2000年到2020年),期间俄罗斯损失惨重,它手中握有国际问题,与地理上“远近”的各方都有共同利益,还失去了发展中国家的战略信心,失去了在国际机构中的威信。

如今,俄罗斯正在做很多事情来重新获得“威望、地位和信心”,还有一些领导力,考虑到共同利益,其对自己的态度就像鬣狗一样沉重地缠绕着自己,而不是像一只难以捉摸的狐狸那样优雅。

俄罗斯近二十年来对西方的偏见,其主要缺陷是忽视了一个重要的内部问题,即“俄罗斯精英”和传统社会普遍接受西方自由主义规则的程度,与“传统公民”社会的本质完全矛盾。

普京对西方开放所追求的实用主义,这并没有给他计划在俄罗斯社会注入更多自由主义趋势的西方伙伴的信心,他渴望推动普京加速采取措施,废除政治领导层的个人权力,并通过建立其利益和目标与俄罗斯社会相抵触的独立民间社会机构来瓦解社会的集体构成,并通过将赋予俄罗斯权力的国民经济组成部分私有化,支持资本主义制度的渗透并耗尽国家力量。

开始的错误

如果有些书的介绍比其内容更重要,那么就是卡内基基金会资助的莉莉娅·舍夫佐娃所著的《普京的俄罗斯》一书中的介绍,因为该书提到了为普京带来权力的政治过渡的情况,作为“新年礼物”,此前,总统鲍里斯·叶利钦受疾病折磨,他试图将两个相互矛盾的角色结合起来:“民主领袖和克里姆林宫沙皇”,他从一个精通争取权力、统治和对抗对手的艺术的人,变成了无法应对俄罗斯面临的挑战,也无法克服建设现代国家的障碍,这就需要建立“新的民族团结”,他从权力上退下来,成为一个默默无闻的人物。

因此,普京继承了叶利钦留给他的内部矛盾遗产,加上“俄罗斯撤退”时期积累的外部挑战,俄罗斯花了大约24年的时间,在摆脱西方世界及其政治、经济和价值背景的影响和诱惑,实现民族自我及其要求方面达到成熟。

凡是关注普京新六年总统任期(至公元2030年)就职典礼的人都会意识到,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在争夺控制权和维护俄罗斯利益的斗争中,正在向美国及其盟友迈出不可逆转的一步,并努力塑造全球未来,世界将必须谨慎对待这条线。

在这次讲话中,他强调了“稳定”的概念,这并不意味着“停滞”,相反,按照俄罗斯的利益行事,意味着以俄罗斯作为“统一文明、多民族文化”国家的愿景来应对时代变迁。

他在讲话中表示:“为了我们的未来,我们将努力自己决定我们的命运,与我们的伙伴合作,我们将努力形成一个多极的全球体系,这是一个具有重大后果的承诺。”最后,他在讲话中提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我们对与所有将俄罗斯视为可靠伙伴的国家进行合作持开放态度),这证实俄罗斯正在继续其新方针,并在此基础上确定其国际政治、安全和经济联盟。

此次就职典礼同时发生了两件重要事件:

  • 第一件事件:反纳粹胜利日庆祝活动(5月9日),在此期间,俄罗斯通常会动员其常规军事力量,但今年只展示了一辆T-34坦克,分析人士认为,这是俄罗斯正在调动全部力量参与自2022年2月以来一直持续的乌克兰战争的象征性迹象。
  • 第二件事件: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公元2024年5月16日至17日),重点讨论中俄合作三个问题:(乌克兰-中东-亚洲),其中除乌克兰外,它们都是“全球南方”和所谓“东方轴心”及其政治工具和经济能力的新运动的空间,因此,这次访问激怒了西方媒体,西方媒体对此发出了警告。

新方法挑战

在实现新方针目标的过程中,俄罗斯总统面临着许多挑战:

  • 乌克兰问题:

这对全球稳定很重要,因为它是“俄罗斯与西方”冲突的焦点,预示着巨大的全球风险,联合国和安理会对此无能为力,北约对此的决策也不稳定,如果没有成员国的共识,战争的持续将对全球经济产生负面而深远的影响。

面对这个问题,普京概述了他不会放弃的方案特点,他表示,“当我们实现我们不变的目标时,就会有和平:乌克兰的去纳粹化、裁军和保持中立,”他强调,“特别行动(在乌克兰)的所有任务都将完成”,俄罗斯被迫执行这次行动,“这很困难,但却是被迫的、必要的,并且是基于《联合国宪章》来捍卫我们的安全。” 这些内容要求俄罗斯政治和军事领导层在其公民面前完成其已开始的工作,无论后果如何。

  • 俄罗斯和中东:

俄罗斯的地缘战略领域一方面与伊朗密切相关,另一方面又与中东局势密切相关,这意味着它必须与在中东有影响力的伊朗保持关系,并与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该地区的对手和受伊朗影响的国家打交道。那么,它如何平衡这种局势,特别是在涉及阿拉伯国家安全的问题:例如伊拉克稳定、叙利亚回归、也门调解、黎巴嫩、苏丹问题等等?

  • 俄罗斯和独立于苏联的国家:

出于对边界和共同历史(积极和消极)的考虑,从沙皇俄罗斯到 20 世纪 90 年代初苏联解体,这些国家代表了俄罗斯的重要领域,此外,这些国家还有共同的文化、语言、联盟、利益以及共同的战略风险。

在这个矛盾的空间中,俄罗斯能否取得成果并克服中国邻国、西方利益、以色列的渗透以及伊朗在加深与中东甚至俄罗斯逊尼派人口的宗派矛盾方面所施加的负面影响?

面对这些矛盾,我们不禁要问:普京是否有取得胜利并和平领导新世界未来的战略眼光?俄罗斯限制西方影响力的趋势是否代表了一个有用的全球选择?如果以俄罗斯和中国为首的“全球南方”成功地中和了“美元”及其金融体系,它们能否承担起国际经济的负担? “国际机构”将如何与俄罗斯主导的变革互动? 最后:在这些转变中,阿拉伯海湾将处于何种立场?其会成为追随者、适应者还是实干者?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