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当如何理解伊朗总统离世的影响?

伊朗已故总统易卜拉欣·莱希 (通讯社)

1-关于该事件究竟是暗杀还是意外的争论只不过是阴谋论。

2-在中东力量的平衡上,莱希并不具有像卡西姆·苏莱曼尼那样的影响力。莱希的政策不够激进或者具有攻击性,不足以加剧地区紧张局势。因此,他不可能成为以色列或者美国的目标。他因此而被外国暗杀的可能性是不合逻辑的。伊朗已经表示以色列与该事件无关。即使以色列涉及其中,伊朗也不会公开。

3-莱希在政治上遵循哈梅内伊的伊朗内政路线,他并不坚持变革或者改变。因此,他很可能成为未来接替哈梅内伊的人选之一。从这个角度来看,他并不是伊朗深层政府的目标,也没有必要刺杀他。

稳定的政权

4-任何声称莱希之死将导致伊朗不稳定、混乱或政权更迭的人都不太了解伊朗。哈梅内伊在莱希尸体被发现之前就预见到了这种说法,并表示“伊朗政府不会受到影响”。在伊朗官方宣布莱希去世之后,莱希的副手穆罕默德·莫赫贝尔立即被任命为该国的临时总统,并将在50天内宣布举行选举。这表明伊朗有着根深蒂固的国家传统,哈梅内伊作为该国的绝对权威而掌控着局势。

5-莱希之死似乎不会引发有关伊朗政权的讨论或是在伊朗掀起变革之风。即使是在持续一段时间的、针对玛莎·阿米尼之死的激烈抗议期间,该政权也没有出现任何的漏洞。这一事件的动力也不足以在该国引发任何变革能量。

6-国家元首在缺乏足够设备的老式直升机坠毁事件中丧生,被认为是该国威望的巨大损失。伊朗将长期遭受这种尴尬。如果其军用直升机无法运送国家元首,那么这将引发人们对伊朗军队能力和实力的质疑。

巨大的损失

7-国家元首在直升机失事中丧生固然是国家威望的巨大损失,但未能找到事故地点所造成的伤害会更大。在安全措施、装备和军事能力方面上表现出来的不足,会进一步损害该国的形象与信誉。

8-伊朗发布了慷慨激昂的演讲和宣传片,并发出威胁与政策,以在它与以色列和美国的危机中统一内部舆论。尽管它展示了大量的导弹、无人机和军事设备,但是这次事故却展现出了截然相反的情况。无法安全运送国家元首、无法确定事故发生地点或者是无法在数小时内赶到总统身边,这样的军事能力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一个争议焦点。

9-在伊朗与土耳其之间长达数百年的隐性竞争背景下,这一事件标志着一个转折点。伊朗被迫向土耳其请求一架“阿金奇”无人机和一架夜间直升机。“阿金奇”无人机确定了伊朗总统莱希的位置并且通知了伊朗当局。因此,伊朗救援队得以赶往事故现场。

威望的丧失

10-在该事件发生后,伊朗将被迫重新考虑其局势。由于西方的制裁,它无法对其现有飞机进行现代化改造,也无法找到备件、无法更新其系统。

然而,伊朗却不能与伊斯兰国家合作以满足这些需求,因为它把几乎所有逊尼派的伊斯兰国家都视为竞争对手,尤其是土耳其——后者拥有可以满足伊朗许多需求的国防工业和技术基础设施,但是伊朗却更喜欢竞争,而不是与土耳其建立关系。结果就是其声誉遭受到了巨大的损失。

11-如果伊朗想要改善与邻国及地区国家之间的关系,并减少制裁带来的损害,那么它就必须停止扩张主义政策或干涉他国内政,并结束它与武装团体和恐怖组织之间的关系,放弃波斯扩张主义的思想。

12-如果这一事件能够导致伊朗进行批评和自我评估,那么该地区就可以建立一个更为持久的体系。但是从事态发展看来,这种可能性非常的微弱。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