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没有能力结束红海危机,而美国有能力这样做”

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左)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于 2024 年 2 月 16 日在德国慕尼黑安全会议期间会面(路透)

在以色列对加沙发动毁灭性战争之初,在重大问题上,中国似乎与其地区伙伴沙特阿拉伯和伊朗意见一致。三个国家都谴责以色列的侵略,呼吁通过谈判解决巴勒斯坦人的不满,并共同举行会议和峰会,表达对冲突的集体反对。

但胡塞武装对红海航线的袭击打破了这一共识,尽管伊朗与胡塞武装关系无疑密切,但伊朗官方否认有任何直接参与,在与胡塞武装旷日持久且代价高昂的冲突结束后,沙特阿拉伯在战略上保持沉默,北京发现自己处于尴尬的境地。

中国事关重大,并毫不掩饰对袭击的反对。作为全球最大的货物出口国和全球航运业的顶级参与者之一,它在维护航道安全方面拥有巨大的经济利益。

在此背景下,美国试图说服中国对伊朗施加影响,以阻止袭击,但中国外交官在这方面没有采取重大行动。这反映了这样一个现实,即北京对德黑兰的影响力有限,而美国本身更有能力通过利用其对以色列的影响力来结束红海危机。

中国影响力的局限性

红海航道对中国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为过。中国对欧洲的出口大部分通过苏伊士运河,中国企业最近刚刚在苏伊士运河经济区签署了价值80亿美元的投资协议。

尽管胡塞武装承诺不会攻击中国船只(只要它们不是开往以色列),但中国仍然因为这场危机而遭受重大经济损失。全国范围内的航运和制造业都受到了影响,供应链各个层面的许多企业都抱怨遭受了毁灭性的损失。

中国一直不愿直接谴责胡塞武装,也不愿公开将其与伊朗联系起来,但一再对此表示反对,呼吁各方尊重航行自由,“停止攻击和骚扰民用船只”。

一月份,中国《环球时报》报道称,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曾表示,“中国一直在为缓解红海紧张局势做出积极努力。”

随后路透社的一篇文章声称,中国向伊朗人传达了一个含糊但具有威胁性的声明:如果中国船只或经济利益受到胡塞武装袭击的影响,可能会损害中伊商业关系。

伊朗外交部否认了这一报道,但伊朗官方报纸《伊斯兰共和报》就此发表相关文章。

一名美国官员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有“一些迹象”表明中国正在施加压力,但其影响尚不清楚。

然后在二月份,有媒体报道称北京派遣三艘军舰前往红海。 然而,很少有人报告说此类任务是例行公事。 自2008年以来,中国已向亚丁湾派遣了150多艘军舰,其中三艘军舰是为了接替10月份驶往红海的六艘军舰,代表着中国在该地区的军事力量的降级。

这些事态发展提出了一个重要问题:中国对伊朗到底有多大影响力?乍一看,答案似乎不少。中国购买了伊朗大部分石油,也是伊朗安全部队武器和高科技监控设备的主要供应商。与此同时,中国也是伊朗最大的贸易伙伴,致力于在未来 25 年开展各种拟议项目,以加强贸易、投资和其他形式的双边合作。

然而,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更为复杂的情况。虽然中国确实购买了大部分伊朗石油,但大部分是由私人“茶壶炼厂(teapot)购买的,而不是中国国有炼油厂,后者对违反美国制裁更加谨慎。

此外,中国目前面临巨大的经济压力,石油加工公司可能不愿意放弃伊朗供应商愿意提供的大幅折扣。目前来看,伊朗向中国的石油供应已经出现中断,这不是北京造成的,而是伊朗石油供应商因要求大幅折扣而与中国炼油厂陷入“僵局”。

最后,虽然中国承诺在伊朗开展多项投资项目,但并未真正落实到位,而伊朗在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方面远远落后于其他中东国家。

总之,中国对伊朗有一定的影响力,但很难转化为影响力。

为什么是中国? 为什么不是美国?

然而,美国仍然坚持认为中国可以就红海局势向伊朗施压。一月下旬,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和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曼谷举行的一系列会议期间提出了这个话题。

华盛顿似乎确信北京不愿意对伊朗施加任何有意义的影响。一位高级官员告诉记者说,“北京表示他们正在向伊朗人提出这个问题……但我们肯定会等待,然后再进一步评论我们认为他们实际上提出这个问题的有效性。”

随着美国在该地区进行更多的军事打击,中国对潜在的升级感到更加不安。 王毅部长多次明确表达了北京方面的不安,他表示:“同时我们认为,安理会从未授权任何国家对也门使用武力,应避免给红海紧张局势火上浇油,推高地区整体安全风险。”

中国可能感受到全球航运中断带来的压力,但美国和伊朗之间更广泛的冲突有可能威胁到其在该地区的整个经济战略。北京明确表示,它认为平息局势的最佳方式是加沙停火,胡塞武装明确表示这将结束他们的袭击。

当然,美国坚持要求中国对伊朗和胡塞武装使用其不一定拥有的影响力,但它并不考虑利用自己的外交影响力来遏制以色列并结束加沙战争,这很奇怪。

华盛顿对以色列政府拥有巨大的经济、军事和政治影响力,但它拒绝使用这些影响力,相反,它在对加沙人民进行残酷集体惩罚的过程中向以色列运送武器,法律专家和国际法院称以色列的行为可能构成种族灭绝。

事实上,美国官员声称中国有“义务”向伊朗施压并限制胡塞武装,但当美国拒绝利用其对以色列(以色列是最不克制的国家)的更大影响力时,这种说法就显得空洞。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