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音乐厅袭击事件将如何影响普京?

俄罗斯总统普京指责乌克兰应当对莫斯科郊外音乐厅发生的袭击事件负责 (法国媒体)

武装人员在上周五袭击了莫斯科郊外的克罗库斯音乐厅,造成至少137人死亡、100多人受伤。在此一天后,俄罗斯总统普京向全国发表讲话,承诺“将查明并严惩所有行凶者和指使恐怖分子实施这项暴行的人员”。

一些观察家可能认为,这一刻象征着历史的再度循环。俄罗斯再一次陷入血腥战争,再一次面临恐怖袭击,而且普京也再一次掌权。

这位俄罗斯总统于2000年在车臣战争和莫斯科爆炸袭击之后上台。作为一位年轻而充满活力的国家领导人,他的承诺是为国家带来稳定和安全。他也做到了。

普京通过军事力量和政治策略的结合,成功结束了第二次车臣战争。他通过让宗教领袖艾哈迈德·卡德罗夫(现任车臣统治者拉姆赞·卡德罗夫的父亲)掌管该共和国,而成功地分裂了车臣部队。随着车臣叛乱受到镇压,相关的恐怖活动也随之减少。俄罗斯上一次受到重大恐怖袭击还是在2011年。

在俄罗斯“反恐战争”中的成功,是普京在统治中取得的重大成就之一,也是其长期保持政治活力的主要原因之一。普京因在苏联解体的动荡十年后为俄罗斯带来安全和表面秩序而受到广泛的赞誉。

在30年后的今天,俄罗斯人希望永远不再面临的威胁又回来了,并且引发了社会情绪的焦虑与精神低落。较过去年长得多的普京在这场危机中又做出了同样的承诺,然而却至少有一些俄罗斯人将这场危机归咎于他本人。那么,他会受到信任吗?

极端组织ISIS的“呼罗珊”分支声称对克罗库斯音乐厅袭击事件负责,而此次袭击发生在俄罗斯对乌克兰战争的背景之下。不出所料的是,在这场悲剧发生后的几个小时内,普京和他的安全机构就已经将此事与乌克兰联系起来。

他们的说法源于这样一个事实:4名嫌疑人混入逃亡人群中逃离着火地点,并在距乌克兰边境约140公里处被拘捕。普京在向全国发表的讲话中声称,这些嫌疑人在边境处获得了一个“开放的越境窗口”,据称这是乌克兰安全部门为他们提供的。

乌克兰否认与此次袭击存在任何牵连。美国官员也坚称这是ISIS“呼罗珊”分支所为,而乌克兰与此无关。美国的确曾经警告称,莫斯科可能会发生袭击,并且援引了自己的情报信息,还表示已经与俄罗斯方面分享了这些情报内容。

推动乌克兰关联论的亲克里姆林宫评论员及媒体指出,乌克兰涉嫌参与了爆炸袭击,并导致著名的亲战博主马克西姆·福明(其更为人知的名字是弗拉德伦·塔塔斯基)丧生,此外还杀死了极右翼思想家亚历山大·杜金的女儿达里亚·杜吉娜。它还通过另一场爆炸摧毁了连接俄罗斯和被占领的克里米亚半岛之间的部分桥梁。

一些亲克里姆林宫的评论员——例如战争监测组织Rybar——甚至将矛头直指美国,声称是美国在支持阿富汗的ISIS“呼罗珊”分支以达到削弱塔利班的目的。

另一方面,亲乌克兰的评论员很快就重新提出了一项长期存在的理论,即普京可能于1999年在莫斯科制造了爆炸事件以夺取权力。他们声称,克罗库斯袭击也是普京政权策划的另一次假旗行动。

俄罗斯安全部门逮捕的嫌疑人似乎是普通的塔吉克移民,似乎与在俄罗斯境内工作的130万塔吉克人并无不同。但俄罗斯独立媒体证实,被捕男子的照片与在音乐厅内发动袭击的人员的众多监控照片相符。

其中一人声称,他是由一名穆斯林传教士的助手招募过来的,并且为此次袭击提供了约5000欧元的报酬。这些证词是通过酷刑获得的,俄罗斯安全部门并不羞于在网上传播这些证词。嫌疑人被电死,其中一人的耳朵被割掉。

无论是谁招募他们来实施这场袭击,其目的都是为了瓦解俄罗斯民众的士气。

那么,俄罗斯人会指责普京未能避免这场悲剧吗?集体心理是不可预测的。有些人可能会,但这不太可能会产生任何结果。

即使没有这次袭击,俄罗斯民众也清楚地知道,普京受到称赞的稳定、安全和经济增长时期早已结束。战争的确已经迫在眉睫,乌克兰军队侵入俄罗斯领土,并派遣无人机袭击当地炼油厂,还摧毁了黑海上的俄罗斯战舰。

自2014年以来,乌克兰安全界的许多人都在宣扬将战争带入俄罗斯领土的想法,他们认为,不稳定和缺乏安全会在某种程度上动摇普京政权,并最终导致其垮台。但是这一想法一再被证明只是非理性和妄想。

与背后有西方支持的乌克兰不同,俄罗斯人没有可以取代普京的安全保证人,即使是在他们自身面临危险的情况下——就像乌克兰人在过去10年内所做的那样。无论他们如何看待普京,他们在生存上都依赖普京,因为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都认为,无论喜欢与否,西方正在对俄罗斯发动代理人战争,而不是认为俄罗斯对邻国发动了侵略。

他们目前的安全安排将是一个陷阱,人们别无选择,只能袖手旁观,并且希望乌克兰冲突能够得到和平解决,希望他们的生活能够恢复正常。

就目前乌克兰前线的情况来看,这种希望更符合现实,而不是通过试图推翻普京来实现并不明朗的“更好未来”,在当前的情况下,这很可能会引发内战。虽然充满阴郁,但人们仍以坚定的决心想要坚持到底,直至麻烦的时代以某种方式终结。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