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的关键选举将于11月举行

2024年3月17日俄罗斯莫斯科总统选举最后一天投票站关闭后,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在竞选总部发表讲话 (路透)

俄罗斯总统选举预计不会成为悬念。现任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胜利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缺乏能够真正挑战其连任的注册候选人。然而,这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标志着普京——他最激进、最具侵略性的版本——再次掌管俄罗斯六年。

克里姆林宫将现任总统的自我连任视为对乌克兰战争的公民投票,这是一场精心编排的表演,旨在让俄罗斯和西方观众相信,绝大多数俄罗斯人支持该政权击败乌克兰和破坏西方的努力。普京在周日晚间的选举后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大批民众前来投票是为了“为内部政治巩固创造条件”。

选举前夕,克里姆林宫消息人士告诉俄罗斯多家独立媒体,展示民族团结的需要促使总统政府设定了史无前例的目标,即获得80%的选票支持普京。最终结果甚至更高,超过87%。

有几个因素促成了这种超现实的结果:通过俄罗斯官方媒体进行的强烈洗脑,传播克里姆林宫的有毒宣传,在选举前夕通过扩大福利国家和各种社会福利来收买选票,并通过不透明的提前投票和电子投票系统来填塞和操纵选票。

克里姆林宫将选举制度变成了一座坚不可摧的堡垒,这一次甚至禁止最墨守成规的反对派候选人出现在选票上。自全面入侵乌克兰以来,绝大多数真正的、不墨守成规的反对派政治家和活动家已经流亡国外。

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纳瓦尔尼上个月在俄罗斯监狱中离奇死亡。值得注意的是,普京在选举后的演讲中首次提到纳瓦尔尼的名字,这是他在长达十年的激烈竞争中避免做的事情。

但如果不考虑促使俄罗斯人投票支持普京的另一个重要因素,这幅图画就不完整:对西方的历史恐惧和不信任。美国和欧盟没有采取任何措施让俄罗斯人民相信他们的良好意图,而是通过推行欢迎除俄罗斯之外的任何国家的欧洲-大西洋一体化,努力将俄罗斯与其近邻隔离开来。

这种排斥源于苏联解体后几十年里西方盲目的必胜主义,构成了普京支持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这么多俄罗斯人相信克里姆林宫关于乌克兰战争对俄罗斯来说既不可避免又事关存亡的说法。

无论哪一方对俄罗斯与西方的冲突贡献更大,普京都是主要受益者。这使他的政治寿命延长了数十年。当乌克兰的入侵威胁到他与俄罗斯人民的“社会契约”时,这甚至帮助他保持了对权力的牢固控制,即非正式协议,也就是他的领导地位不会受到挑战,以换取他提供稳定和改善的生活水平。

虽然这种情绪的范围很难衡量,但可以肯定地说,即使俄罗斯政治制度开放公平竞争,它仍然会发挥作用。

目前,克里姆林宫已成功缓解了大多数人受到战争影响的影响,只有一小部分人口(最没有发言权和最贫困的人)承受着毁灭性人员伤亡的后果。

在普京的新任期内是否会保持这种状态还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这一切都取决于乌克兰战争的结果,普京很有可能按照他的条件结束这场战争,因为现在的局势处于前线。

无论是想象还是真实,战争背后的民族团结为普京提供了加强动员的授权,以便在乌克兰取得决定性进展,从而迫使该国投降。

目前尚不清楚乌克兰是否对此有答案,其立法者并不急于通过一项不受欢迎的动员法,而与唐纳德·特朗普结盟的共和党人却在国会拖延了美国提供关键援助的计划。即使这笔钱最终能够拨付,目前的麻烦表明,无论谁赢得11月的美国总统大选,为今年之后的乌克兰战争提供资金都将更加困难。

目前的民意调查显示,乔·拜登总统的竞争对手特朗普可能是美国总统竞选的获胜者。如果当选,他可能会也可能不会改变乌克兰事态的进程。他确实承诺“24小时内”结束战争,但他的第一个任期就明确表明,他支持乌克兰的立场也可能在一定程度上与拜登的立场一致。特朗普授权向乌克兰供应致命武器(这是奥巴马政府不愿意做的)并发起了针对“北溪2”号管道的运动,该管道本应向欧洲供应俄罗斯天然气。

特朗普的选举胜利可能以不同的方式对俄罗斯产生更重要的影响。他重新掌权将意味着美国公众决定走主权主义和本土主义的道路,走国家和企业利益在任何时候都明确凌驾于价值观之上的道路。这对于世界其他地区,尤其是欧洲来说,将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在这个新世界中,普京将不再被视为流氓领导人,而更多地被视为新的全球政治范式的早期先驱,而且绝对是美国可以与之达成务实协议的人,不仅仅是在乌克兰问题上。这将证明他在数十年的孤立和排斥之后的地位是正确的,并恢复他在世界领导人俱乐部中的会员资格。

从这个意义上说,美国大选对普京和俄罗斯来说比俄罗斯自己的大选更重要。

从好的一面来看,人们迟来的认识是,俄罗斯代表了西方价值观危机的怪诞表现,而不是其固有的邪恶,这可能会帮助那些仍然珍视普世价值观的西方人开始对过去30年西方对俄罗斯的政策进行批判性的重新评估。

俄罗斯反对派对于不负责任的寡头和偏执的安全官员的邪恶联盟如何破坏民主制度和其他文明成就有很多话要说。它的经验对于形成全球联盟以反对蔓延的威权主义、维护普世价值而非地缘政治利益的过程具有重要价值。

本文所表达观点为作者自身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