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在以色列无法实现其官宣目标之后的立场

美国总统乔·拜登 (路透社)

自去年10月7日以来,美国急忙声援、支持甚至参与以色列在加沙地带的血腥战争,并且毫不犹豫地为其提供一切所需的政治和军事支持手段。

尽管这场战斗持续的时间较长,而且以色列也无法实现其宣称的目标,即消灭哈马斯运动并瓦解其结构、从抵抗组织手中解救人质并确保类似“阿克萨洪水”的行动不会再从加沙地带重演,尽管世界各地公众对占领罪行和美国对占领的支持态度的愤怒在与日俱增,尽管许多国家(其中一些还是西方国家)的立场发生了转变,但是,美国支持这场以种族灭绝形式进行的战争的立场却没有丝毫动摇。

2023年2月20日,美国在联合国安理会对阿尔及利亚提出的决议草案动用了否决权。由此,自去年10月7日、加沙地带的野蛮战争开始以来,美国已经三度阻止安理会通过决议而在加沙地带“立即实施人道主义休战”的努力。美国还于2023年10月18日对巴西提出的一项决议草案动用了否决权,此外还于2023年12月8日对阿联酋提出的一项决议草案动用了否决权。

美国似乎找到了一个额外的机会,以服务于其国际霸权的方式恢复并激活它在该地区的领导地位,并重新塑造其“世界警察”的角色——该角色负责应对世界各地出现的国际挑战,而且它将毫不犹豫地使用武力、实施压迫和犯罪,只为达到维护这种角色和霸权的目的。

与此同时,美国向以色列提供了继续在加沙地带开展种族灭绝战争所需的全部军事装备和弹药,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自去年10月7日以来,美国已经秘密批准并向以色列交付了100项武器交易。在2023年12月25日,以色列在公告中宣布,已有230架美国军机和20艘美国舰艇向以色列运送了超过1万吨弹药,其中包括BLU-109等类型的具有高破坏力和攻防能力的智能导弹。

除此之外,美国还在东地中海和红海水域部署了两艘航母,并有大量军舰和其他战舰伴航,以直接参与战争,无论是为以色列占领军提供后勤和情报支持,还是通过挫败和攻击也门、叙利亚、伊拉克境内的军事目标,因为它们支持巴勒斯坦抵抗运动,并且对以色列实体构成了威胁。

美国从一开始就对以色列这个实体采取了绝对偏袒的立场,并且完全采纳了以色列的观点,而这也是这种绝对支持所导致的结果。也许两者之间的历史关系本质并不需要澄清,但是让观察者感到非常迷惑的是,美国在最近几个月内的行为。

与此同时,美国不断通过其总统、国务卿、白宫发言人和国家安全发言人等官员,来谈论人道主义层面以及在战争期间遵守国际法和国际人道主义法的必要性,并敦促加快人道主义救援的速度和数量,而其颇受争议和质疑的决定最终促成开辟一条通往加沙地带北部的海上线路,以便向该地带运送人道主义援助物资,但是与此同时,它仍将继续向以色列提供军事、经济和政治支持。

在以色列对加沙地带手无寸铁的平民犯下人道主义罪行的规模和恐怖程度被揭露之后,美国采取了遵循两条平行线的双重政策:第一部分基于对以色列的军事和战争努力提供全力支持和参与,第二部分则基于兼顾国际和美国舆论对这些罪行所感到的愤怒与拒绝,将重点放在谈论法律和人道主义问题,并试图达成人道主义休战以减轻这些罪行的严重性和罪恶性。需要指出的是,迄今为止,以色列的罪行已经夺去了3万多名巴勒斯坦人的生命,而且其中大多数是妇女与儿童,此外还有7千多人失踪和超过7.1万人受伤,并且民用基础设施和住房也遭到了大规模的破坏。

在媒体上的言论和在外交和政治上的逃避,与其实际参与加沙地带灭绝战争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而这种参与以及美国在采取军事行动时的仓促,尽管造成了犯罪后果并损害了美国在世界上的形象和声誉,但它仍需要解释,而这也为讨论美国在这场战争中的目标敞开了大门。

美国方面认为,在去年10月7日发生的事情对美国的地区政策,甚至其在国际层面上的一些安排构成了严重打击。在去年10月7日之前,美国已经通过一系列的安排而成功地为该地区的政治稳定铺平了道路,以使以色列成为该地区的核心参与者,并处于该地区未来结构的中心。

美国为这些安排付出了巨大的努力,而这些安排也有助于平息紧张地区的局势,就像发生在黎巴嫩的情况那样——该国签署了划定海上边界的协议。此外,还平息了也门局势并实现了停火,降低了沙特阿拉伯和伊朗之间的紧张局势和分歧程度,并为激活该地区众多国家之间的政治与经济关系而开辟了新的道路。

这些安排以及关系的开放性,再加上与克服“阿拉伯之春”时代相关的其他因素,为美国和以色列带来了两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第一:与沙特关系正常化的道路及其快速发展。

第二:连接印度和欧洲之间并途经多个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的一条商业经济路线。

美国希望通过这条战略经济线路来应对多股重要的国际经济力量,其中最重要的当属中国,此外,它还希望通过这条线路来加强它所“溺爱”的盟友以色列在地区和全球层面的作用与地位。

综上所述,在美国看来,去年10月7日的行动不仅是针对以色列实体的,还是针对美国本身的。而通过直接参与这场战争,以及为以色列提供无限的支持,美国正试图投资这场具有国际性质的危机,并致力于在地区和全球层面上解决一些战略问题。

美国正在尽一切努力防止其在该地区的安排受到干扰,并消除其面前的全部障碍,以及向多方发出这样一个信息:它有能力打击所有阻挠这些努力和安排的力量。

此外,美国还努力重申,它仍然是有关巴勒斯坦问题和以色列实体的国际核心参与者——即使不是唯一的参与者,并将继续在国际上垄断巴勒斯坦问题,为有关以色列实体的问题重新划定红线——美国将以色列视为其“溺爱的儿子”,或者是像某些人所说的那样,将以色列看作美国的“第51个州”。为此,它将不惜采取一切必要手段,即使这会对它的形象造成很大的损害,即使这会使公众对它的行为和立场产生与日俱增的排斥与愤怒,即使这会给巴勒斯坦人制造大量的困难与悲剧——加沙地带当前这场罪恶战争似乎绝不会是最后一场。

最后,美国似乎找到了一个额外的机会,以服务于其国际霸权的方式恢复并激活它在该地区的领导地位,并重新塑造其“世界警察”的角色——该角色负责应对世界各地出现的国际挑战,而且它将毫不犹豫地使用武力、实施压迫和犯罪,只为达到维护这种角色和霸权的目的。

美国此举向所有渴望获得新的国际角色和地位、试图重新划定力量平衡与国际影响力的国际和地区大国发出了一个信号,从而使得许多参与这场危机的国际和地区大国的行为和作用变得至关重要,以塑造国际秩序的未来轮廓以及新的力量平衡和影响力。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