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中东地区的袭击不会改变拜登的连任命运

2024年2月2日,美国总统乔·拜登在特拉华州多佛空军基地等候3名在驻约旦美军基地遇袭期间死亡的士兵的遗体回国 (路透社)

美国在上周五对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据称隶属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及其附属民兵组织的据点进行了一系列的袭击。此些空袭是为了报复所谓的伊拉克伊斯兰抵抗组织在今年1月28日对美国驻约旦的军事基地所发动的袭击——这场袭击造成3名美国士兵死亡、超过40人受伤。

美国总统乔·拜登在当天发表的声明中表示,美军的回应不会止于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目标。在上周六,美国和英国的军队又轰炸了也门境内的胡塞武装基地,其目的明显是要继续削弱胡塞武装扰乱红海海上运输的能力。在未来几天内可能还会发生更多的袭击,但显然,美国并未直接打击伊朗,尽管它指责伊朗在向伊拉克伊斯兰抵抗组织提供武器。

对于拜登政府而言,军事回应在政治上是不可避免的。正如选举年通常会发生的情况一样,任何涉及美国利益或者威望的严重国内事态发展或国际事件,都会成为现任政府面临的决定性时刻——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领导下的政府。

谨慎的报复反映出这样一个事实:美国总统在国内看法和他所试图影响的选民态度,以及他所在政党的选民的巨大变化方面,面临着很多令他担忧的事情。

来自特朗普的压力

自去年10月7日以来,以色列政府一直试图将哈马斯的袭击描述为伊朗的侵略行为。在今年1月28日的约旦袭击事件发生后,美国国会的一些共和党议员也表达了这一立场。

南卡罗来纳州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直言不讳地鼓动美国对伊朗发动直接打击。其共和党同僚、阿肯色州的汤姆·科顿和德克萨斯州的约翰·科宁也在附和他的呼吁。

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可能会是参与今年11月份的美国总统选举的共和党提名候选人,而他采取了相当孤立主义的立场,并坚称如果由他掌权,那么约旦袭击事件就根本不会发生。

像格雷厄姆、科宁和科顿这样的建制派共和党人,可能无法再反映支持特朗普的普通民众的情绪——他们现在构成了特朗普的坚实基础,并且试图改变该党在外交政策上的立场。事实上,支持“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民众并不愿将美国的问题扩展到海外,而是更愿意看到财政资源被用在其国内,例如,用于加强美国的南部边境并阻止移民和寻求庇护者的涌入。

但是支持这种反升级立场的不仅仅是特朗普的核心选民。鉴于绝大多数美国人担心自己的国家被拖入战争(根据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这一比例约达84%),特朗普的孤立主义言论具有广泛的吸引力。

也许是感受到了越来越大的压力,美国国会内的民主党人对约旦袭击作出了回应,并呼吁采取强有力但“相称”的回应措施,这是对亲伊朗的民兵组织目标进行有计划的打击,但却不直接打击伊朗的委婉说法。这些立场是由纽约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查克·舒默、马里兰州参议员本·卡丁和罗德岛州参议员杰克·里德提出的。

事实上,拜登政府对约旦袭击事件的反应实际上标志着鹰派共和党人呼吁直接打击伊朗的立场与民主党人呼吁作出有限反应的立场之间的折衷点。据五角大楼透露,其袭击范围包括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及其附属民兵组织在叙利亚、伊拉克和也门境内的指挥与控制中心,及其无人机和情报能力。

对拜登竞选连任的影响

美国的外交政策决定与行动很少会影响其总统选举的结果,而对国会选举结果的影响就更为有限了。然而,在这一次,拜登的选择却可能会决定他连任的机会,甚至可能会毁掉他的连任机会。

在拜登政府对约旦袭击的回应中,他必须调和他所宣称的两种观点,即对扩大中东冲突不感兴趣,与有必要对美军在该地区遭遇的侵略行为作出回应。但是他所下令予以的回应,仍然是可能导致可怕的冲突扩大的紧张局势升级。

拜登作出这一回应,可能是考虑到了他的连任竞选策略。拜登知道自己不太可能说服许多铁杆共和党支持者将其选票从假定的提名人特朗普转向他自己,因此,他寻求在今年11月获得大多数独立人士和一些温和派共和党人的支持。新罕布什尔州初选后的新闻报道表明,拜登或许可以依靠这两个群体的部分人员来支持其竞选活动。

许多独立人士和温和派共和党人通常会支持美国外交政策中保护美国利益及威望的温和立场,因此,他们可能会赞同拜登对约旦袭击事件的回应。

虽然拜登可能会获得他们的支持,但他可能也会因此失去其他人的支持。事实上,对他来说,最重要的问题可能存在于他自己的民主党内——该党的情绪正在发生缓慢而明显的转变,即远离对海外军事行动和以色列的传统支持。

总体而言,对拜登在2020年获胜至关重要的年轻选民,以及年轻的民主党人对拜登总统的政策选择——尤其是与以色列和中东相关的政策选择——感到不满。他们指责拜登非常虚伪,因为他在俄罗斯对乌克兰战争上的立场,与他在以色列对加沙战争上的立场相互矛盾。

至关重要的是,拜登总统的命运可能会取决于美国穆斯林以及阿拉伯裔的美国人是否会在今年11月投票给他。目前,这两个群体对他的支持率都受到质疑,因为拜登继续无视他们要求加沙停火的呼吁,并且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阻止以色列的屠杀——这已导致超过27000巴勒斯坦人遇害。

虽然他对约旦袭击事件实施的报复,可能是美国外交政策所要求的正确的地缘政治举措,但是这不太可能恢复年轻民主党人以及穆斯林、阿拉伯裔美国人对他的支持。

为了获得他们的支持,拜登需要做的就是让自己和他的政府与以色列的种族灭绝战争、种族隔离制度及其对巴勒斯坦土地的占领划清界限。事实上,如果美国在中东的外交政策没有新的、在道德上站得住脚的方向,那么,他连任的可能性就仍将处于不确定的状态。

 

本文仅表达作者个人观点,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